嗜爱如命,是一种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廖一梅曾经说过:

每个人都很孤独。
在我们的一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理解。

个人觉得,一句话能说到人的心坎里,往往不一定是因为其表述本身多么有道理,恰恰是因为这种表述里包含着读者们的“残缺”,对一句话最大的喜欢和尊重当是坚决不要轻易将其奉为至理或圭臬。

动不动就拎出“女权主义”的招牌,或者捧着某些情感专家的“男人若是爱你,就该怎样怎样……”的文章大张旗鼓而拒绝思考和参照实际的行为,不是懒就是蠢了。

生活里,有这么一类人,他们并不十分清楚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习惯将自己模糊的欲求定位全部命名为“爱”,然后孜孜不倦,天雷地火,自我感动,要死要活。

有一个朋友,她三十出头,伤过心失过望,分过手离过婚,本打算一辈子就这样孤独终老,可没想到命运在转角处却给了她一个大大的Surprise。

一场酒会,将她和一个男人拴在了一张床上。成年人之间最大的默契就是懂得不要给肉体关系附加太多的估值,于是便天亮说分手。没成想两人都不约而同地对这场艳遇念念不忘,到现在两个人在一起已经有五年时间。

见到这对“狗男女”,大家都还会觉得十分稀奇。总忍不住开玩笑地问,是怎么样趣味性和高段位的玩法,可以让二位这样能这样没羞没臊如胶似漆?

他们没结婚,以这样的方式继续着彼此的默契,并承诺对方,如若哪天一个人想离开的时候,提前告诉彼此,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他们遇到了爱?遇到了性?还是遇到了理解?

都不是,只是遇到了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渴求和一副肉体对另一副肉体的纯粹。所以,爱有的时候不是你侬我侬,不是相敬如宾,是一个人长期摁倒另一个人的疯狂输出。

还有个朋友,高高帅帅,哪哪都好,就是对于管束自己的下半身毫无原则并且为自己的欺骗和虚伪感动得一塌糊涂。

女孩是她同一个公司的同事,俩人被安排在同一个地方出差,住的是同一家宾馆,在这种前提下女孩子跟他喝酒吃肉,吃完回去还邀请他去她的房间多坐一会。

明眼人都知道接下来该有的剧情,这里对于限制级梗概不作过多描述。之后的情况就是,我这朋友是个有未婚妻的人,他跟这姑娘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就拔得头筹——在他结完婚老婆怀孕五个月的时候,这姑娘也查出有孕在身。

姑娘哭闹,要他离婚娶她,要么就给她十万块钱,且最最介意的就是男方要求她打胎的时候,这边的家人没有一个露面主持公道的。他没办法,打电话跟我求救,让我帮他装一回表哥,安慰下这位姑娘。

我骂他是骗炮,他意味深长地告诉我就是爱了。我给姑娘打电话的时候,她哭得撕心裂肺,我问她,在跟他发生什么之前知不知道他是准备要结婚的人呢?她说,什么都知道的,只是他口口声声告诉她,会给她一个结果,他不爱当时的未婚妻,他爸妈也不太喜欢她。

我问她,那在这段时间里,你要的结果没有给到你的时候,你为什么还执迷不悟?

她沉默。

这两位,一个在用肉体绑架爱情,一个在用爱情骗取肉体。

所有的两性关系,动机不纯,必死无疑。关系的错位,往往会带来许多的“惊喜”,比如杜十娘和李公子,比如小二姐和张导演。

做爱容易,相爱太难。很多时候,大家顶着“爱”这个词,其实干尽了人间丑事。你以为自己谈了场恋爱,最后不过是找了个炮友;有人单纯是想去约个炮,结果却收获了愿意守护彼此的天使。

还有一个姑娘因为爱情的忧伤,曾来找我做过情感的解惑。

她是属于那种大家口中常说的“容易招渣男的体质”。去年终于过尽“渣男”之千帆,终得良人之彼岸。

就在准备结婚的前不久,这个她一直以来都觉得是上帝的恩宠一样的男朋友突然跟她说了分手。他没劈腿,也没患上狗血剧里的那些绝症,就是很坦诚地想要跟她分手。

男生是个设计师,每天要加班到很晚,起初她觉得这是他在努力奋斗,后期便归咎于彼此的新鲜感和激情值在降温;

情人节的时候,他要冒着大雪走好远的路去陪客户喝酒,女孩就捧着一束玫瑰等在酒吧的门口,说即便是他不在身边也要守护他们的爱情;

男孩半夜回到家里,锅上并未有一碗热饭可以吃,女孩迷迷糊糊地会搂着他的脖子告诉他自己想吃街对面某一家店里的麻辣烫,想让他跑一趟买回来,男孩不得不重新穿上鞋子跑下楼,绕过街,去买一碗麻辣烫。

买回来的时候,女孩呼呼大睡,并没要有吃的意思,第二天早上醒来看到剩下的麻辣烫和和身而眠的男孩,女孩会满腹委屈地埋怨男孩为什么不吃麻辣烫,就是想你吃点热乎的,我才装作想吃,让你去买麻辣烫回来的……

或许吧,她是爱的。

可她爱情的剧情里,只有她自己神采奕奕。她是导演,是编剧,是主角。她没有想过在“给你幸福”之间,有一段不那么激情和热恋的时间是要分给工作;

她不明白,你在雪中手捧玫瑰,感动的可能只是你自己,而给别人的可能只是负罪和压力;

你想让他半夜回到家能吃一碗热乎乎的麻辣烫,可你是否曾想,麻辣烫根本就不是他爱吃的东西?

她哭着给我打了好长的一段文字,问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本想回她“小作怡情,大作必死”之类的话语,后来想想还是把之前送给另外一个姑娘的话送给了她:

有的时候,我们并不该把爱情当作生活的必须品,好像没它不能活,它像个鬼马精灵,它既要温柔,也要喘息,还要适当的自由,你攥得越紧,它溜得就越快。

男孩没有错,你也没有错。可我真的不建议你们继续在一起了,两个心智水平不在一条水平线上的人是不会毕竟有结果的,你或许会嫁给爱情,但最终还是会在婚姻里为其送终。至尊宝只有离开了紫霞仙子,才能成长为孙悟空。

生活里,还有这么一类人,他(她)们的确独立自主到让人心疼——孑然一身,却又芬芳而明媚。

他(她)们有自己的兴趣爱好,有自己的规划和布局,一步一个脚印地为之去执行、奋斗,这种人的灵魂是不会孤独的,在他们热爱的东西面前,爱和性都是bullshit,理解更是可有可无。

像毛姆笔下的思特里克兰德,像割掉耳朵的梵高,像小李子扮演的华尔街之狼,像武则天的无字碑歌。

刘瑜曾在《但是不是只是因为你是女人》一文中,有过这么一段表述:

别跟我说为情所困也有为情所困的美好之处,“美丽的忧伤”这个pose,摆久了累不累啊。何况有时候忧伤它也不美丽,何况有时候你其实也不忧伤所谓忧伤不过是空虚的一种形式而已。再说了,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清女人是真的被上帝陷害成这样,还是潜意识里是用爱情来逃避更大的社会责任与更浩瀚的自由。

爱,是养分,是燃料,是你活蹦乱跳的骄傲,不是一把你指向别人的同时也能戳伤自己的双刃刀。

有它,请努力成长,让自己配得上爱情;

无它,请依旧明媚芬芳,等一场绽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人性与人性的碰撞,激荡出千变万化的火花,在宇宙的各个角落里频繁地变化闪烁着,呈现出各种不同的复杂光芒。天地间又仿佛...
    豆荚士人阅读 40评论 0 7
  • 一早出门,天空飘起了小雪花,以往见到下雪就手舞足蹈的你,今天一点精神也没了,或是生病太难受的缘故吧,我们先去...
    梓浩妈妈阅读 38评论 0 2
  • “罗星中学几乎聚集着全县的读书尖子,”加之,“读初中以后,韩寒对课外书籍的涉猎越来越广”,耗费了韩寒的很多精力(需...
    夏国祥阅读 5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