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第九章

平常遇到这种事他肯定是肯定是直接装没看见,任他们去闹腾。萧逸从下到大没少找他麻烦,自然是不乐意自己管的,况且还有萧铎呢。至于另一个话都没说过几次的三弟就更加没自己的事了。但此时正好被小太监堵了个正着,好歹是名义上的大哥,他没有直接抽身离开的道理。

屋顶上萧游一边晃悠一边还在咿咿呀呀不知道在唱些什么,唱完了转身扯着在一边躺尸的萧逸昵昵喃喃:“好男儿...就应该把酒当歌......且歌且醉!你知道么......知道吗!”萧逸已经醉的意识全无,懒得理他,被他这么骚扰也只是虚晃了晃手就翻了个身脸朝下继续睡了。

没人理,萧游也不嫌无趣,依旧咿咿呀呀地继续哼着不知道从哪听来的小调,”游山水/游四方......烟波江头人断肠......人断肠/未还乡......温香暖怀不能忘......”一边唱还一边晃,下面的小奴才看他这样连连着急地直叫祖宗祖宗哟,萧游没看他,眼看着要晃悠到屋檐边了,突然传来一个低沉威严的声音:“萧游,停在那里不要动。”

萧游一怔,不知道是不是被这声音震慑住了,竟真的摇摇摆摆一阵,然后勉强定在那里不动了。

回来不久就听说了宫里多了个和萧逸一样能闹腾的主儿,萧桓宇还没多在意,反正在宫里留不久,井水不犯河水就行。

得,今儿这井水自己冲撞上来了,躲都躲不开。萧桓宇看着还呆站在上面的少年,脸色不由得沉下来。

上面那位见他这样,还皱着眉头,不知死活的问候着:“你怎么这么...这么...凶......啊!都不笑的!!!”

萧桓宇不理他,吩咐着身边人去搬梯子,准备把他们弄下来。

那厢却又不安分了,直起身又要往前走。萧桓宇忙厉声喝了一句:“站住!”

他声音原本是那种低沉醇厚的音色,这提高音量一吼气势逼人的很,直接把萧游吓的坐在了上面,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萧桓宇以为他是吓老实了,便也柔声下来:“你待在上面不要动,等我上来接你。”

萧游原本盯着他的脸发愣来着,这时却嘿嘿一笑,”我认出来了,你是...大哥,传说中很...厉害的...大哥!”少年的脸上是那种酒后的晕红,一双眼睛却是黑亮黑亮的,此时正亮晶晶地看着他。

萧桓宇闻言一愣,他知道外面的那些传言,也听说过不少别人对他或好或坏的评价,但这样当面的被别人叫做‘很厉害的大哥’,他还是第一次。

萧游直直地盯着他,眼睛一动不动:“你为什么...从来都不...笑呢?”他打了一个酒嗝,咧开嘴笑着说,“你长得这么...好看,笑起来肯定...更好看。”说罢还咧着嘴呆呆地看着他。

萧桓宇也不在意,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先把他们俩稳在上面,等着梯子来。萧逸已经不用怎么操心了,他现在和一个麻袋没什么两样。要操心的那位现在正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看来暂时也不用担心,于是便耐心地等在下面和他大眼瞪小眼。

但上面那位始终不是安分的主儿,安静了一会儿又开始闹腾:“大哥,你笑一个咯。”

萧桓宇不理他,装没听见,真不知道这家伙是真醉假醉。

那头却不依不挠:“笑一个好不好,好不好,大哥。”他酒醉后的声音软绵绵的,带着少年人的一点沙哑,听着竟有点撒娇的味道。

萧桓宇不知怎么的,竟鬼使神差的抬头,真的扯起嘴角朝他笑了一下。

萧游顿时失了声,看着他呆愣了好一会儿,反应过来了又马上开始嚎:“怎么一下就没了??!就没了!”

萧桓宇简直想转身就走。笑就笑了,难不成我还得给你定着笑几个时辰?

萧游见他不理会,瞬间就急了。他本来就坐在靠近屋檐边的位置,这一着急起身直接就从边上滑了下来!

萧桓宇待下面正埋着头呢,,只听到一声惊呼,一抬头就见一团黑影朝着他坠了下来,还没来得及反应,立马就被压了个结结实实。

底下等着的小太监一声哀嚎,赶忙上前想把萧游扶起来。萧游倒是没有伤到哪里,毕竟下面还有个人肉沙垫挡着呢。下面那位就没那么幸运了,虽然说行军打仗的身体结实的很,平常大大小小的刀伤剑伤也受过,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没一点准备的被这喝醉酒的人重重一压,脑袋直接地磕在了地上,‘咚’的一声,还挺响,一阵头晕目眩,萧桓宇还是瘫在地上好一会儿都没能起来。

萧游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还压在别人身上呢,看着对方紧皱着的眉头,他竟然伸出手帮他揉了揉。萧桓宇并不习惯于别人这种陌生的触碰,不自觉地抬手挥开。萧游却是又直接凑了上去,在他额头上”整套动作做得流畅自然,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时间。

旁边的小太监这回连哀嚎的声儿都不敢出了,生怕恼羞成怒的王爷把他直接剁巴剁巴喂狗。

萧桓宇也愣在了地上,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才尝试着起身,把身上这位掀下去。奈何身上一阵疼痛的厉害,他使不上力,只能低声喝了一句:“还愣着干什么!”

小太监被他这一声差点吓得跪在了地上,立马手忙脚乱地把萧游从王爷身上扶了起来。等萧游好不容易站直了,小太监又站战兢兢地想帮忙把还在地上这位搀起来,被萧桓宇摆摆手制止了:“你扶着他。”

萧桓宇头上那一撞着实撞得不轻,等那阵头晕目眩过去,他才艰难地站起身来看着面前这位始作俑者。

面前这位倒好,也不闹了,也不笑了,折腾够了直接睡了过去,人事不省。

算了。

萧桓宇被折腾了一晚上实在是累了,看着倚着小太监闭着眼睛安安分分的这位主儿,心里也是无可奈何,希望他醒了什么都不要记得吧。

这位解决了屋顶上还摊大饼似的晾着一位呢,总不能让他在上边晒一晚上月光吧。小太监又求救地看着青阳王。

青阳王头也不回:“找萧铎去!”

“哎,王爷!王爷......”好像这王爷,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嘛。他还以为今晚主仆两个都得被剁巴剁巴喂狗才算完呢。

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可怕的青阳王心情很是复杂

回到青阳王府的时候卫驰还在练剑,萧桓宇当即抽出配剑和他交上了手。

说是青阳王府,其实也就是门外看起来气派些,里面奴才婢女根本就没有几个。现在人都睡下了,周围更是一片寂静,只剩下兵器铿锵交锋的声音。院子里两人你来我往,谁都没手下留情,衣袂纷飞,剑气凌厉逼人,仿佛下一秒就要你死我亡似的。

然而下一秒卫驰主动退后,收了剑:“不打了。”

萧桓宇也及时收回剑势,也没问他为什么,只是堪堪住了手。

“又和她见面了?”卫驰问道。

“没。”他皱了皱眉头,有些心不在焉。

卫驰疑惑,“那你今天怎么......”怎么这么力不从心的样子,我再认真点都能直接把你剑挑下来,心里想什么呢。

萧桓宇抬眼懒懒看他:“这么明显?”

废话。“一般明显。”

“呵,不告诉你。”他转身进了正厅,随手倒了一杯酒。

“不说拉倒,我还不愿意听呢。”卫驰也毫不在意,随即又换了个话题,“我说,那好歹是你的亲叔叔,到时候你真舍得让我杀了他?”

萧桓宇却像听到什么笑话似的,当即冷笑一声,“你不动手,留给我亲手杀也成。”

“我当然会亲手杀了他。”得了这句话,卫驰心里有底多了,“就算你拦着,他也一定会死在我手里。”

“放心,我绝对不拦着。”两人相视一笑,笑容里都有说不出的冰冷与恨意。

两人闲坐着灌了几杯酒,萧桓宇主动又开了腔:“今天在宫里遇见个小孩儿。”

“这两年刚进宫的三皇子?”卫驰笑着问他,就知道他得憋不住自己说出来。

“嗯。”

“和萧逸一样难缠?”卫驰这段时间虽说没怎么刻意打听,但抵不过这位三皇子的声名远扬,想不知道都不行。

萧桓宇想到那双带着红色酒晕的脸,一动不动直盯着人的眼神,以及眉头那个莫名其妙的吻,苦笑了一声:“比萧逸难缠多了。”顿了一会儿,他又补了一句,“不过挺有意思的。”

“怎么个有意思法?”卫驰一听这话就来劲了,不知道这新鲜皇子做了什么事儿能得这样的评价。

萧桓宇看他这兴致勃勃的样子就乐了,故意吊他胃口:“一般有意思。”随即起了身往外走,“睡觉去。”

“唉你这样就没意思了,桓宇,萧桓宇,青阳王!!!”

青阳王头也不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