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班的坏小子(之八)

    话说四大天王,因为老师最近封了许多人的官。不知道是不是皮痒痒了,总想去做一点大事,好,让老师同学们刮目相看。

  一些,他们四个要去找适合自己的秘密基地。唐其因为经常到一家叫“绿野公园”里去买零食。所以,便用他超级恶心的方式强行让小伙伴们到哪里。约定时间是星期天早上8.点。公交车站集合

  公交车上到处人山人海,挤得不像话。别说唐其,就连刘凯都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上车。

车上太拥挤啦,恐怕小偷也不少。只见一个身着黑色卫衣,戴着黑色帆布包的人走进公交车,他把自己裹得很严实,生怕见着人似的――遮眉挡眼。

  聪明的刘凯怀疑他是小偷。

  “哗――”

  一个刹车声飞过。全车人都不由自主的向前倾又向后倾。

  黑衣男子偷偷摸摸的走向老奶奶。佯装很熟悉的说:“老大妈啊!我是你儿子的朋友啊!你还记得么?”老大妈年龄大了。记性不好,但又不失礼貌的回复一句:“哦。小伙子真俊啊!”。

  “……”

  他们聊天聊的很开心,只有小伙子时不时的往老奶奶的兜里看着。就这有人要下车的时候,他借着别人让道的时机,一把用聂子把钱包给夹了出来。塞到自己的大衣口袋里。

见义勇为的唐琪实在看不下去了。对刘凯说道:要不我们去抓住小偷吧,好让老师对我们刮目相看,也让人门对我们刮目相看我相信我们四大天王一定会成为好学生的。

  而刘凯则很镇定的说道:先不要惊慌,小心打草惊蛇,我们一定要想个办法把小偷给抓出来。说着便打了一个手势,让小伙伴们悄悄的跟上去。

  眼看那小偷的鬼主意得逞,就快要下公交车时,胡深,王真一个翻身,把门拦住了,假装在那里玩耍的样子。小偷无路可走,无可奈何之下只好等到下一站。

  “下一站的路还很远。可是怎么抓小偷呢?”王真急切地小声地问刘凯

  “别着急,我有办法!”刘凯带着一丝微笑。

  “还是大哥的鬼点子多,真是服了你了。”王真赞叹到。他们几个已经猜到,刘凯有办法了!‘‘

  “这样我们兵分两路。胡深和王真你们去守门,别让小偷好逃走。我去假装借老奶奶钱包换零钱。必须要说明来路,别乱说话!我盯着小偷!”

  “行动”

  计划很成功,老奶奶翻找钱包时突然发现钱包不见了,周围的人都向他望过来,他门知道,老奶奶一定是遇到小偷了。

  这时刘凯走过来对老奶奶说:“奶奶奶奶您打打电话不就行了吗?你借我的电话打一下你的手机号吧,这时候小偷应该还没有走远,所以该还有希望。!”

  “滴度――滴度度……”一串手机铃声响起。这下小偷被抓住了。

  只见那小偷还想逃。刘凯他们追上去,那小偷跑的可真快,他们追得气喘吁吁。

  “站住别动”。胡深和王真拦截住他。“看你还往哪里逃!!”

      今天是星期六,四大天王决定去体育场打乒乓球,并约定下午一点半在金城小区集合。

        由于唐其心急,还没到一点半就打电话叫刘凯、胡深、王真去集合了 。

        唐其站在金城小区门口等了很久,很久,一分钟、两分钟、四分钟…… 

        终于唐其耐不住了,往地上使劲一剁,气呼呼的说:“这三个懒猪怎么还不来!”“我觉得,等一会儿肯定胡深会先来吧!”刘凯消了消气,自言自语的说道。

        说曹操曹操到,王真飞奔而来,像一阵风似的吹过,刘凯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他。但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原来王真跑过头了。刘凯对渐渐跑远的胡深大叫到:“胡深你跑过头了。快回来,快回来。你跑过头了!”

      王真这时才反应了过来,刹住了“车”。往回跑,可。

        唐其和胡深又继续等四大天王的其他两位。过了一会儿,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原来是刘凯。

        唐其看了看表 ,才一点零八分。“Ye,时间还早,我们有空等王真!”

        “我不明白什么叫做我们还有空等王真?”刘凯好奇的问道。

        “你忘了吗上次王真是来的最晚的。”唐其懒洋洋地回答道。

        不知过了多久,王真就来了。只见他左手搓着眼睛,右手拿着的乒乓板。唐其看了看手表,走过去说:“你怎么才来,我们大家都在等你呢。”

        王真没有去管对他说话的唐其反而对胡深和刘凯说:“咱们不是要去打乒乓球吗我们往商场那边走吧。”

        唐其走在他们三人的背后,用愤怒的眼光看着王真,好像要用眼光杀死他。

二:偶遇精品店

        大家都听取了王真的意见,往商场里走。

        王真看到一些商品后到处去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突然唐其大吼一声:“你有完没完! ”

        王真听唐其吼那么大声,王真既和他反正着干又来个“狮子功”说道:“没完!”

        唐其听了差点都气到地上去了。

        大家都不管王真,他们聊自己的天,走自己的路;而王真他又在看商品。

      “啊!”王真突然大叫。

      “怎么了王真。”胡深问道。

        王真指了指商店橱窗中的一个商品,胡深他们仨顺着王珍的手指看去,原来是一件贝尔球服,四大天王都投以喜爱的眼光。

        刘凯看了看价钱,“啊!”又是一阵尖叫。这时其余三个人也同时看到了价钱,胡深愁着眉说道:“2000多,2000多!我们小孩儿哪儿来的2000多块钱。”

        “就算是就算是大人也不会给我们买这么贵的贝尔求服吧!这个了老板,还不如去抢银行得了。”王真气愤的说道。

        “这到底是个什么店啊?”唐其又关心起店铺的问题。

        四人仰起头一看——哦原来是一家精品店啊!

        “我们进去瞧瞧呗!”刘凯提议道。

        “好啊!”三人一致同意。

        四大天王走入精品店,他们左瞧瞧,右看看。这里的商品让他们看的眼花缭乱。

  三:初遇小男孩儿

      刘凯拿起一个望远镜,东望望,西望望。忽然他看见精品店的对面,有一个小男孩儿坐在地上哭。

        刘凯忙把望远镜放下,把这个消息告诉三人。于是四人决定,去问问那个小男孩儿是怎么回事儿,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助他的。

        四大天王走出店门,直奔那个男孩儿那儿去。

        小男孩儿看到了四个大哥哥,哭的更大声了。王真跑过去问那个小男孩儿说:“你怎么啦,小弟弟?”

        小男孩儿抹着眼泪说:“我……我找不到爸爸了!”

        唐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跟着小男孩儿嚎啕大哭。胡深问他:“你怎么了?”唐其用纸巾擦了擦眼泪说到:“好可怜啊,帮帮他吧!”

      胡深动了动眉毛说:“呃……”

      王真拍了拍他的肩说:“你的爸爸有什么特点呢?”

      小男孩儿低着头想了一会儿,说:“脸上有雀斑,穿有白有蓝的衣服。”

        “这就没了?”刘凯好奇的问道。“没了。”小男孩儿爽快的回答道。

        “哦!我们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叫什么?”胡深问道。“我叫涛涛。”

四: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

        四人开始帮涛涛找爸爸,并把找到相似对象带到涛涛面前认领。

        涛涛在原地等了很久,终于刘凯带着一个大人来了。

        涛涛看见他面前的是一位模样凶,样子丑,的一个大人,涛涛正要哭的时候,刘凯一把抓住这个叔叔说:“涛涛啊你可看好了,这叔叔穿的是有白有蓝的衣服!”

      涛涛看也不看刘凯一眼,背对着刘凯,说:“雀斑,雀斑。”

      “唉,我怎么把雀斑给忘了。”刘凯愁眉苦脸的站在涛涛的一旁说着。

        第二个来的是胡深,他也找来了一个大人。涛涛瞟了一眼就说:“不是。”胡深连忙回答道:“怎么个不是?”

        刘凯装着样子双手抱在一起,帮涛涛回答道:“看样子就不是嘛,他们俩长的一点儿也不像。”

        胡深只好灰溜溜地跟刘凯站在一旁,等着另两位把涛涛的爸爸带来。

        第三个是王真,他先指给涛涛说:“看啊,有白有蓝的衣服,脸上那么多雀斑,这回是了吧!”王真说着不知道心里有多自豪。

        刘凯和胡深开始只是愣了一下,之后便躺在地上哈哈大笑。王真脸上是一脸懵然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

        对着大笑的胡深和刘凯说:“怎……怎么回事你们在笑什么?”只有涛涛一时对着王珍说:“是男的,不是女的。”

        王真这时才抬头一望,原来他找的是阿姨不是叔叔。连声对阿姨说:“对不起,对不起,阿姨我不是故意的。”阿姨对王真笑了笑说:“没关系小弟弟以后注意就是了。”王真这时真的是脸红到耳根子。

        最后一个是唐其他也带着一位大人过来了,这时一个发传单的过来了。涛涛眼前一亮连忙跑过去抱住他叫:“爸爸!”

        “哦原来他是涛涛的爸爸呀,刚才我们怎么没找着?”胡深说。

        这时涛涛的爸爸走来了对四大天王说:“谢谢你们刚才帮我照顾涛涛,我刚才听他说了是你们帮他在找我吧!”是啊天王都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这样吧,为了感谢你们帮我照顾陶陶,你们有什么请求我都答应。”涛涛的爸爸说着。

        四大天王有些都很不好意思,谁都没有开口。涛涛的爸爸好像看出了什么苗头,对他们四个说:“你们是要去体育场吧,刚好我也去那里我送送你们。”

        这样一来四大天王都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了连深声对涛涛的爸爸说:“谢谢,谢谢叔叔啦。”

        对于这次使四大天王有很深的印象,因为他们学会了,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王真,刘凯,唐其约好去公园玩。

正好今天是周日,许多家长都带着自己的孩子来公园划船。在去检票的时候,有一个男子鬼鬼祟祟的靠近孩子,跟着上了船,靠岸了。

孩子吵要 着要吃冰激凌,妈妈就带着孩子去买,男子开始偷偷靠近孩子,直接把孩子抢了就跑。

        妈妈边跑边哭哭啼啼的说:“抢孩子,抢孩子,那个没良心的家伙把我的孩子抢走了”唐其留了下来安慰那位母亲。

        老大刘凯上线。跑的快,飞毛腿王真也不甘示弱。吝啬鬼胡深有条不紊地紧跟在后。唐其安慰了一会儿孩子的妈妈,他们三人拼命地追,刘凯看见了一辆自行车,骑着自行车去追人犯子。胡深跑的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

        王真说:“那人贩子怎么跑的那么快

        呀!”害的我把上辈子,上上辈子,上上上辈子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

        刘凯骑着自行车跑的非常的快。就差一点点,就追上了,但是自行车的轮胎爆了。刘凯直接把自行车丢到一边,继续去追人贩子。

人贩子看了看那后面,那女的没有追来,人贩子歇了一会,再跑。人贩子看见有三个男生追来,人贩子的力气已经降到%0。

唐其拿起手机,直接拨打110。胡深把孩子抢了过来,刘凯压着人贩子。

孩子的妈妈跑了过来,说:“谢谢你们,好人有好报。”

警察急着赶了过来,把人贩子压到公安局去问人贩子的为什么要抢孩子,有手有脚,不知道去找一份工作来做。

到最后,妈妈一家人决定要给刘凯,王真,唐其每人发一个奖状。

    时值初夏,刘凯也放了暑假,整天在家又闷又慌,真是孙猴子做凌霄殿------毛手毛脚,便整日到民心花园遍山游,好逍遥自在。

    这一天,他神神秘秘地拿起电话筒,只小声对里面的人小声地低估了两句,便操起金箍棒,便冲了出去,像什么妖怪拐走了唐僧似的。

  “俺老孙去也!”说完便大吼一声,惊得楼上楼下人心惶惶,还以为要地震了呢!不一会儿他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只见它在街上舞着金箍棒,驾起筋斗云“朝民心花园”驶去,民心花园里他家不远,一个跟斗还不到,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

    “胡深,王真,唐其。”刘凯扯大嗓门大喊,说着三步并做两步跑了过去。

      “大哥!”三大天王激动地喊。

只见他们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亲热地嘘寒问暖。

刘凯将他们团在一起,说“弟兄们,今日游民心花园,我请客办招待。”

唐其将眼一挑,手一搭,说道“这是什么话,兄弟们,我也算一个。”

“废话,快走呀!”王真不耐烦地说。他们几个手搭背亲热得不得了。

刘凯给他们一人两袋火腿肠,正准备去大吃一斤时,只见前方好一番激烈的场面,一个老太太哭哭啼啼地抱着一个中年男人的小腿,还一边大喊:“各位好心人纳!你们帮帮我,这是一个丧心病狂的拐卖儿童的不法分子啊,他要抢走我的孙子啦!”刘凯又看那个中年男子,眼戴一架墨镜,手抱一个小孩,那孩子惊恐不安的大哭了起来。那中年男子还假惺惺地安抚小孩,一边想挣脱出那老太婆。

刘凯恍然大悟,对唐其,王真,胡深说了两句,唐其立刻掏出手机,在一旁悄悄地打电话,打通了马上给了刘凯,王振见状,开动飞毛腿,朝那男子跑去,一把将他的墨镜拿走说“帅哥别戴墨镜有损形象呀“男子气急败坏地朝王真骂去“他妈的”,刘凯抓住这个机会趁机给他闪了几张,那男子又朝吹胡子瞪眼,刘凯视而不管,只见埋伏在草丛中的胡深窜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哭啼的孩子一把抱走,然后轻轻的甩给王真,王真又跑得无影无踪。那男子见手上没了孩子,一把就推开那老太太,转身就走,准备上一辆面包车 。          正在这危急的时候,刘凯便操起金箍棒,撵了过去,又喊道‘‘别跑’’说是快那时快,正当这个歹徒要开车跑时,只听见警笛声传入耳边,又听见警察刚强有力的声音‘‘不许动’’那男子乖乖的下了车,举起了手,本来是板上钉钉的事,正当他们戴手铐时,那男子却将身一扭,朝树林里跑了,刘凯一个扫堂腿便把他绊倒在地,又对一字一顿唐其说‘‘泰山压顶’’唐其领悟其用意,便笑嘻嘻地向他走来,又一屁股压在了犯罪份子的身上,只传来一阵凄凉的叫声‘‘啊,啊,哎哟喂!’’警察给他来了个瓮中捉鳖。              不一会儿,一位长发飘飘的,头戴一顶警帽的大姐姐走了过来,笑容满面的走了过来,她问唐其‘‘你就是刚才打电话的男孩吧?”她微笑着说道。

      唐其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地说“的确,是我打的,但总指挥是他”他过,说便指着刘凯    “他就是我们的大哥----刘凯!”

      那位女察警朝向他激动地说“真的是你吗?”

      刘凯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迂---只见胡深,王真跑了过来,喊“大哥!”刘凯将已熟睡的小孩小心翼翼地递给了她。

      “呃!的确是我,不过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就应该为社会做一点贡献吧!”

        那位女警察激动地说:“你不知道,几个月前,有三个老太太来报案:都在民心花园被有一个中年男子趁她们、聊天时,将她们孙子抱走了。我们破案小组苦苦寻觅了,调查了几个月,连一点头绪都没有,经过了几个月的调查,我们呕心沥血,今天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刘凯试探地问“莫不是我们给你们破案小组立了大功喽!”

          女警察感激的说“那当然!”

          “那你们是不是要去我们学校汇报一下我们的丰功伟绩呢?随时都不忘出风头的刘凯又问到。

          “至于这个吗,肯定是要的,你简单地给我汇报一下你的学校,班级是什么?这样我才好去汇报呀!”

          “民主小学,六6班刘凯,胡深,王真,唐其。”

            那女警察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又将帽子一扬,爽快地说了声“再会!”

            刘凯他们几个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都“欢喜而散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