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贵客“别咕咕”

图片发自简书App


周末下午,一家人在卫生间忙着给外孙隆隆洗澡,女婿眼尖,发现半开的窗子与墙的夹角处,两只“野鸽子”衔了一些树枝在做窝。窗玻是磨砂的,我们能模糊看到鸟的身影,鸟却看不到我们。外孙隆隆喜欢冲浪,“哗啦啦”发出了很大的声响,”野鸽”惊恐不安,唧唧咕咕了一会,扑啦啦飞走了。两只鸟说了什么,我听不懂,猜想一定是窝的选址靠人家太近,不安全。没料,第二天中午,“野鸽”又飞回来了,继续衔料搭窝。树枝草屑被风吹到浴缸里,妻子有些埋怨。我说,鸟择佳而巢,”贵客”造访,可遇不可求,这是我们家的福报,千万要善待。“野鸽”,我们老家叫“别咕咕”,学名叫斑鸠。它是一种候鸟,栖居于非洲北部,喜食虫子,是庄稼的好帮手。

自从“别咕咕”窗台筑巢,这下可受罪了,为了不惊动“贵客”,我们讲话轻声细语,走路也蹑手蹑脚,夜里如厕只开走廊的灯。鸟为何临家而巢?是在别的地方找不到理想之地,还是缺乏安全感?是鸟亲近人类还是向人类渲泄不满?或许是或许都不是。雌雄鸟是有分工的,总有一只鸟守巢,一只在外觅食衔枝,很少空巢。鸟睡的姿势也不尽相同。有时头埋在窝里,只看到身子和尾巴;有时尾首不见,只有弓起的身子;有时身首下潜,把尾巴翘着;有时头尾拉成一线,像一块木匠刨平略显粗糙的木板。

晨起,鸟伸长颈项,用鸟喙梳理羽翼,发出咕咕咕咕的叫声,高低音配合,悅耳动听,好像在催我们起床。被憋久了家人难免发出声响,斑鸠举头回望,一副惊悚的样子。那日下午,风大,妻怕隆隆沐浴受凉,乘鸟不在巢,将窗关紧了些,我下班一看窗子夹角变小了,盘状的鸟巢变了形,有些责怪妻子不通鸟情。妻子说,鸟又没跑,急什么急?

百度说,斑鸠一般一窝下两蛋,我不知道下了没有?但愿它能顺利产蛋,培育出健康的小宝宝。

出差在外,老念着这对鸟朋友。妻子接电话故意问我有事?我说当然,看看外孙隆隆。妻子说,骗鬼,你是放不下那“别咕咕”!

仔细观察,斑鸠夫妇各自做着各自的事,尽着那份天经地义的责任,雌的在家暖窝孵卵,雄的在外觅食,每到下午定时为雌鸟送食,嘴对嘴喂,唧唧咕咕,好不亲热。偶尔,雄鸟还会衔些草枝回来,用以加固鸟巢。雌鸟也会空巢离去,时间很短。它不放心下在窝里的蛋,妈妈的责任重于山,万一有什么不测,如何向鸟公交待?

那日,隆隆出生百日,举家带着外孙回老家。在家呆了8天。回来后,先去看鸟,鸟叫得很响,咕咕咕一一,一声比一声高,且有韵调,如同乐谱中的咪伐嗦。叫时,鸟脖底下有个鼓起的气囊,一张一驰。那叫声传得很远,像是在呼唤雄鸟,不要忘了送食,不要忘了这里有个家。果真叫了不久,雄鸟飞来了,衔着食物。第二天,发现雌鸟身底下伸出个毛绒绒的头来,张大嘴巴接受鸟妈妈的喂养。鸟宝宝出生了,是个独生子,它悄悄地来到了世间。

过了十天,鸟飞走了。好长时间都没回来。我爬上浴缸沿,透过磨砂玻璃努力朝窝里瞅,什么也没有。大鸟不见,小鸟呢?住了这么长时间,说走就走了,连招呼也不打?咦,什么鸟东西!

半天过去,只听扑嗾嗾一阵响,斑鸠回了,小鸟还在它的怀抱里。原来是鸟妈妈带着小鸟练翅去了,等小鸟羽翼丰满了,它们将一去不复返。想到这不免怅惘和失落。

又一日。晨练归来,鸟妈妈飞走了,留下了小鸟,隔窗看,小鸟呈圆形卧着不动,像个馒头。孤单得很,不知鸟妈何时归? 小鸟被带走了,又被送回来。鸟妈妈如何带着它飞?妻子说用爪抓着,我说用翅膀夹着吧。我担心夹不住摔下来,妻子说俺杞人忧天。

一个风雨交加的早晨,鸟麻麻一夜未归,鸟宝宝独守空巢。鸟麻麻难道遇上麻烦了?没了麻麻鸟宝宝还能存活吗?晨练归来,只听咕咕咕一阵叫唤,麻麻回来了!小鸟起身相迎,扑扇翅膀,小咀对着大咀,足足喂了两分钟,鸟麻麻又飞走了。鸟麻麻不再孵窝了,鸟宝宝开始独处。生命开始一轮新的循环。

那天,鸟宝宝一直守家,伏在窝里不动。晌午,鸟麻麻飞回喂食,鸟宝宝激动得咕咕直叫唤。它的块头越来越大,有点像鸟麻麻了。鸟宝宝很快要单飞了。像是要告别了,鸟麻麻鸟爸爸和鸟宝宝,开了很长的家庭会,对着我们唧唧咕咕,咕咕唧唧,好像在说,对不起,打搅了,明年我们还回来。

会毕,一家子真的远走高飞,再也没有回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原创:陆令寿 周末下午,一家人在卫生间忙着给外孙隆隆洗澡,女婿眼尖,发现半开的窗子与墙的夹角处,两只“野鸽子”衔了...
    陆令寿阅读 512评论 3 4
  • 点击这里查看视频 我是Wind, 以前是字幕组组长. 我每天早上听写1分钟电影, 已经坚持3个月了. 我猜你喜欢看...
    Wind教口语阅读 46评论 0 0
  • 一味索取的爱情是贪婪吗?多数的人回答了,是的,这就是贪婪;少数的人也回答了,这不是贪婪,只是一个人的爱情。为什么会...
    半糖半苦阅读 153评论 0 0
  • 无缘无故 天空的云,悄然散了 好像我们的青春 了无痕了 我看到一个卖茶叶的妇女 背上背着个娃娃 叫卖着:上好的茶叶...
    陈白羽阅读 30评论 0 0
  • 你有了那个他。我知道,你不再需要我了。 你应该和他手牵着手,在昏暗的路灯下并肩行走。你抬头笑着看他的眼睛,他用手轻...
    嗳喵子阅读 3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