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羽吟 第三章 独身

96
涅火儿
2017.09.23 19:48* 字数 307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再醒来的时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一天,一个月,一年,甚至更多。凤凰火紧贴在涅槃心脏的位置,抵御着周围的寒冷。

她一把把凤凰火抓在手里,呆呆地坐了好一会儿,看着这似乎根本没有边际的冰墙,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大声惊呼道:“不冷了诶!”

她一跃而起……

“咕噜”。

声音是从她肚子里传出来的,也不知是是声音太响还是冰墙的回声效果太好,回声不断地从墙壁的这一边传到那一边。

她轻轻垂下火红色的睫毛,缤纷的火焰紧紧缠绕在她手臂上。

“凝!”她双臂合拢,大喝道。随后,她轻轻睁开看起来火焰缭绕的双眸,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彩色的鸟,大概和一只乌鸦差不多大。那鸟盘旋了一圈,停在了涅槃的手臂上。

“什么嘛,这么小的鸟,怎么破那冰墙嘛。”她撇了撇嘴,手伸回来想要把那只火鸟收回。不料她眸色一暗,火鸟猛然冲出,直接冲向冰墙。那火鸟温度似乎很高,冰墙内冰冷的空气被烘烤得扭曲。

但,很久之后,那火鸟也没撞在冰墙上。

“啊!”一个清脆的娃娃音远远传来,“烫死本尊了!”

涅槃的眼神一下子又清澈了起来。她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全身雪白的男孩子,只有头发和衣服稍微带着些蓝色。也不知道是涅槃在这里呆得太久了眼睛出了问题,她总觉得这孩子的皮肤是透明的。那男孩子的指尖不断生出一层层冰,然后又被那火鸟融化。

“快把这妖火收回去!”他急得大吼,声音在这寒冰小地狱变得震耳欲聋。

“你是谁?”涅槃定了定心神,缓缓把凤凰火收回体内。

“本尊乃凌寒仙子,是这地狱孕育出的灵物。”这个叫做凌寒仙子的男孩子两只手交错在宽宽的袖子里,脚尖离地一尺,也不看人,仰头看着上方的冰墙,嘴角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一幅世外高人的样子。只是那相貌也就凡间十岁孩子的模样,看上去很是滑稽。

涅槃偷偷一笑,指尖一小团凤凰火急速掠出,钻进那人袖袍之内。

冰墙之外,只听见隐隐约约却不绝于耳的惨叫声。

冰墙之内,涅槃刚把那凤凰火收回去,烟雾便弥漫开来,一个浑厚的男声响起,“小丫头好胆量,竟敢对本尊不敬,”涅槃用凤凰火扫开面前的烟雾,看到了一个极其俊朗的男子,只是肤色还是惨白惨白的,“本尊已经活了一百二十万七千三百二十一……不对是……七……”

“好老。”

“你更老,你都不知道多少亿年了。”凌寒背身施法,扭头说道,脸上挂着虚伪的笑。

“嘁。”涅槃甩甩残破的袖子,走进凌寒所施的一片冰雾之内。

凌寒淡淡瞥了她一眼,低声说道:“你这身衣服,真是碍眼呐!”

当他再次把手放下的时候,涅槃的面前有一张宽大松软的雪床,而涅槃的衣服也变了个样子,残破的衣服被雪一样的东西连接起来,很柔软,而且意外的暖和。她把衣服扯来扯去,衣服也没坏。

凌寒看着她的样子轻笑出声,说道:“这就当见面礼了。”

“哈?”她目光如刀,狠狠扫过凌寒的脸,往后退了几步。

这世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她坚信着。

“别想多,”他坐在雪床上,翻身直接躺了上去,“实在是无聊而已。”

他确实是无聊,这人心,鬼心,他看过不下上亿个,哪怕被抽掉七情六欲的阴兵他也见过上万个。不过,面前这小丫头倒是和那些庸俗的东西有点区别。

他睁开一只眼睛,侧身,一只手撑着头,衣领微张,薄唇轻启:“不过还有一点,”他另一只手施法,一只冰雾凝成的手轻轻挑起涅槃的下巴:“本尊对于出生当天灭掉凤凰一族,毁坏神界方圆万里土地,受尽终身拷打和锁魂钉却能迅速愈合,甚至敢公然和昊天帝叫板……”

“咔”。

声音很微弱,但在冰墙内被放大了无数倍。

那冰手,碎了。

涅槃眼中的光亮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渐渐弥漫出来的黑气,里面满是肉眼可见的压抑,自责,还有一些凌寒看不透的东西。

“喂,小涅槃……”他轻轻挥了一下手指,一片冰雾瞬间出现又瞬间消失,此时他已经闪到涅槃面前,他刚想说怎么了,只看见涅槃猛然抬头,眼神空洞,“咚”地倒下了。

凌寒的身体莫名地抖了一下。这眼神他再熟悉不过了,那些死了很久的鬼,便是这种无欲无求的眼神。

他抬抬手,把涅槃轻轻放在松软的雪床上,轻声叹了口气,捋捋涅槃额头上的碎发,坐在地上,倚着那冰床,脑袋轻轻放在雪床边,仰着头,便睡了过去。


大概很久之后,他才感受到一股力量的牵引,他睁不开眼睛,双脚不受自己控制地随着一种听不懂的语言走着。过了或许很长,又或许很短的一段时间之后,他突然觉得眼前有一丝光亮。

他睁开眼,入目是一片杀戮和悲凉。他的身边是一片血肉模糊的尸骨,鲜血涂满了整个大地,让人看不出这大地原本的颜色,所望之处尽是寸草不生,只有骨头堆积成的高高的山,和鲜血汇聚成的一条条溪水。他一阵反胃,仿佛看见自己那群血肉模糊的兄弟,自己居然,居然……

公元前一百八十年,妖界大乱,妖界之主因不明原因消失。

“说!”一个面色灰白的魁梧男子突然将两把石斧架在他的颈部,那魁梧男子脸上的血一直滴到他黑色的羽毛上,“你是谁派来的?”

“咕咚”他吞了口口水,思绪被拉了回来。他虽对这妖界不熟,但这种情况他也是明白的,“我……我才来这个地方,这……这是哪。”他的声音一直在抖。

“哦?”那男子上下瞟了他一眼,突然松开斧子,倒退了两步,摇头叹道:“算了,你走吧。”然后放下了双手,瘫倒在地上,两把斧子丢在地上,发出“哐啷”的声音。

他跌坐在地上,回头看向那个魁梧男子。那人浑身是血,身上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肚子被破开一个大洞,真不知道那男人刚刚是怎么威胁他的。

“你没事吧。”他跌跌撞撞地一边跑一边爬,终于到了那男子身边。那男子十分痛苦地笑了一下,头轻轻一偏,望向远方。

“这妖界可不能有丁点同情心啊,不然便会像我一样。这乱世之中,倒真不如死了。”男子的声音越来越微弱,说到最后只能动嘴唇,却发不出声音。男子伸手按住他的肩膀,一道白色的光从男子身上蔓延到他身上,“你我倒也有缘,这点妖力,便给你吧。”男子闭上眼睛,他也闭上眼睛。

光芒消散,待他再睁开眼睛时,面前只有一堆高高的石头。

他恭恭敬敬地朝那堆石头鞠了个躬,然后飞快地逃离了这个危险的地方。

身后,一道剑光猛地打散了那堆碎石,石头被击散。他听到了石头破裂的声音,但他没敢回头。

他跑到一个水洼边,看向水里的自己。那张脸上有很多血迹,脏兮兮的,看起来自己大概是凡人十岁多的样子。他吃惊地摸摸自己的脸,又拿水洗了几遍,刚准备直起身来,突然看见倒影中有一个白色的影子。

他本能地张开翅膀向前一跃,飞出去大概五百多尺,迅速转身,狠狠瞪着那白色的东西。

那是一只白色羽毛的鸟,羽衣整洁,他的身后有个羽毛黑白相间的女子,大抵也是鸟,面色很苍白,一幅柔弱的样子,也不敢露出头,只在那白羽毛的身后,也不知道能活几天。

“你想干嘛?”他嘶哑着喉咙对着那白羽毛喊,他喊得很大声,但在一片烧杀抢掠之声的掩盖下,声音显得是那样的微弱。

“吾名慈羽,是一只乌鸦。”

“你骗谁呢,乌鸦是黑的!”

“呵,妖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乌鸦化为妖时羽毛会由黑色变为白色。”他眯起眼睛笑了笑,很虚伪,皮笑肉不笑。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那白乌鸦轻轻动了动嘴唇,却没出声。

我们会再见的。

那白乌鸦挥了挥手,搂着身边的女子走了。

那女子怯生生的,娇滴滴的声音很是惹人怜爱:“羽,你为什么要和那孩子搭话呀。”

“因为他和你一样特殊,让他到我们这里,你在这乌鸦一族中,便有个伴了。”慈羽笑得很好看,眼角眉梢都是那种十分柔和的笑意,仿佛自己搂住的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那女子抿着嘴抬头看看慈羽的眼睛,俏皮的眨眨眼,樱唇微张:“泫雅只要有羽就好了,不需要别人的。”

慈羽轻吻泫雅的额头,目光却不是柔和,而是一种异样的坚定。

泫雅,那黑乌鸦的心脏,我定要取来给你熬药,这样你便不用再受嘲笑了。

他把泫雅搂得更紧了,泫雅紧靠在他的胸膛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欢迎大家来提点建议啦


其他作品

残羽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