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雇佣兵

狙击手!周逸瞳孔收缩,只有他们手中的枪才能达到这般效果,丫的,不就是打了几个骚扰电话吗?至于要派杀手来教训俺么?

周逸哀叹连连,却也知道除了那个宋敏,恐怕再也没有别人会找自己麻烦,宋敏,你个贱人,你够狠,竟然想到用杀手来对付道爷我,你最好求神佛保佑不要被我抓到。。。

周逸心里发着狠,眼下却毫无办法,他虽是修道之人,却也是肉体凡胎一个,要害部位挨上一枪也会玩完,只能跟普通人一样抱着脑袋当起了乌龟。

电话里梅若华还在喂喂的喊个不停,周逸没好气的回了句“丫头,哥哥现在有事,以后再聊!”便挂了电话。

活人的事还是交给活人来解决,周逸想了想,翻出肥男的电话拨了过去,“喂,喂,朱局长。。。”

“嘟嘟。。。”肥男一听他的声音竟立即挂断,再拨,传来的却是电信公司机械冰冷的声音,“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周逸哭笑不得,自作孽,不可活,这报应来得还真是快啊。

周逸把电话随手丢在地上,旋又一拍脑袋,大骂自己蠢笨如猪,现在找肥男有什么用,当务之即该找我们敬爱的警察叔叔才对,他连忙捡起电话,还好质量过硬,没摔坏,110的号码迅速拨了过去,确认外援很快就会到达后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这一夜还真是漫长啊,周逸苦笑,电视上说,不管哪里发生案件,警察叔叔五分钟之内就可赶到,也不晓得是不是真的,千万不要吹牛才好。

“砰!砰!砰!”又是三枪,应该是杀手在试探目标的方位,这车上看来也不安全,周逸给自己身上加了个金刚护身符,有这种东东护身,就是挨上尉大胡子两鞭也没有问题,什么,能不能挨上第三鞭?当然可以,后果就是道爷俺要吐几口血外加半死不活而已,只是这玩意是辟邪专用的,能不能挡住子弹就只有天知道了,毕竟从来没人试验过。

将灵觉探了出去,方圆五百米的景物尽收眼底,咦,竟然没有发现目标,继续扩大搜索范围,八百米,嗯,找到了,一座约摸二十多层的大厦天台上,一个黑衣黑裤黑皮肤的见不得人的家伙正拿着把枪朝林肯车比划着,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既然找到了袭击了方向,周逸便有了计较,也不晓得这穿墙术对这金属的车身有没有效,不管了,试了再说。

“砰!唉呀!”周逸摸着脑袋爬了起来,郁闷,竟然用力过猛一头撞到了地。小心的缩在车屁股后面,周逸感觉自己稍微有了点安全感。

“砰!砰!砰!砰!砰!”枪身再响,周逸辨认了一下位置,顿时大为光火,丫的,这杀手忒太歹毒了,竟然想打爆油箱,将俺活活烧死,幸好这车身与成一条直线,让他的难度大大增加。完了,这里也非安全之地,怎么办才好。

周逸瞄了一下林肯与街道建筑物的距离,大约相隔二十米左右,中间还隔着一道栏杆,右边就不用考虑了,那是一片空旷的广场。

拼了,周逸脱下外套,灵觉锁定杀手,趁他再次开枪的当儿,将外套往右手边一扔,人已如离弦之箭般蹿了出来,“砰!砰!”,那件外套大概已经光荣了,“砰!砰!砰!”,几朵火星在周逸脚后跟跳起,丫的,这杀手的反应真快,嘻嘻,幸好俺也不慢,几个打破奥运会记录的大幅度跳跃让周逸有惊无险的到达安全地带。

死时逃生啊,周逸摸了摸仍在剧烈跳动的心脏,后怕不已,感谢老头啊,让俺撵兔子练出一副好身手,感谢祖师爷啊,传下道法让俺撞破了头,哦,不对,让俺撞过了墙。。。

“乌~啦~乌~啦”,尖锐刺耳的警笛声隔老远便响起,周逸心中鄙视,这深更半夜的你瞎嚷嚷些什么,生怕别人不知道么,俗话说打草不惊蛇,悄悄的来多好,你在那边一显摆,什么犯罪份子都被你吓跑了。

果然,杀手把枪一拎,丢到一个吉它盒里,往背上一甩就准备潇洒的走人了,当然,他的想法是正确的,可惜道路是没有的。

周逸一边用灵觉将他锁定,一边发挥出撵兔子的热情,飞快的向那座大厦靠了过去,怎么说他也是一代宗主,无论如何也要把场子找回来的,要是真让那小子在眼皮子底下逃掉,他就真的没脸见列祖列宗了,起先吃瘪是因为距离太远,他种种手段都用不上,可只要近了身,嘿嘿,十个杀手也不够他一只手玩的。

电梯门打开,一个年约二十四五、双手插在裤兜里的年轻人走了出来,他面容英俊,脸上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有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肩上背着一个半人多高的吉它盒,颇有几分流浪歌手的味道。

“帅哥,来一首怎么样?”大厦外,周逸转过身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将手中一枚硬币弹上天空,“这是酬金!”

“好啊”,年轻人爽朗的一笑,将裤兜里的枪口对准周逸,毫不犹豫的勾动了扳手,他当了三年杀手,做案二十余起,这么蠢笨的目标还是首次得见,刚想着这次的任务恐怕比较棘手,这小子就傻傻的跑了过来,哈哈,这不等于把钱送到我口袋里么。

二十米内的目标,杀手有绝对的信心将他击杀,果然,枪中的六发子弹一发不拉的全部倾泄在了目标身上,一枪爆头,一枪击中了脖子,三枪击中了左右胸腹,最后一枪击中了目标的。。。小弟弟,咦,怎么不见血,他怎么还能对着我笑,杀手无法理解,他也不知道他所击中的目标其实只是周逸用惑心术弄出来的假象。

当然,周逸可没那么好心会告诉他,他就是要杀手即使死了也只能做个糊涂鬼,“砰!”周逸一记重拳将杀手的所有疑问揍回了肚里,杀手一个马趴摔倒在地,喉咙梗了一下,似乎什么吞了下去,紧接着嘴里吐出大口的血水,血水里还有五个白晃晃的大牙。

嘿嘿,周逸曾一拳干翻了一头大熊,虽然刻意收敛了力道,也不是一个小小的杀手能承受的,周逸紧跟上前,一脚踩在杀手的胸膛,“咔嚓”一声脆响,杀手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这一脚周逸起码踩断了他大半的肋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