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蛮(子规啼破城楼月)李师中

      子规啼破城楼月,画船晓载笙歌发。两岸荔枝红,万家烟雨中。佳人相对泣,泪下罗衣湿。从此信音稀,岭南无雁飞。

      此词色彩艳丽,意境阔大。一位清正的地方官将要离任了,佳人们无法挽留,与词人相对而泣,滚滚热泪,湿透罗衣。这种告别场面,柳永的《雨霖铃》中也写过:“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柳词写得含蓄,让人物尽量控制自己的情感,把泪水吞进腹中。这里则让佳人们把惜别的泪水倾泻出来。

      此词精于炼字,工于炼意。首句“子规啼破城月”中的“破”字当从锻炼中得来。子规、城、月,本是三个互不相干的概念,然着一“破”字,遂连成一体,形成浑一的境界。被人称为“谢蝴蝶”的宋代词人谢逸曾在《玉春》中写过一联:“杜鹃飞破草间烟,蛱蝶惹残花底雾。”深受明人沈际飞推崇,说是“飞破”、“惹残”,极推敲之致”。其实那个“破”字,主要表现了清晰感和动态美,在艺术的提炼和概括方面,则不如这个“破”字。

      (此文转载,略有删减,原作者:徐培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