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搞怪的人一本正经地唱情歌时真是要命。

作为一部青春爱情题材的商业电影,在视听效果上,我给它打五星。


《路过》的导演张一白,被称作中国的第六代导演,以大都市生活为创作背景,是中国较新“商业艺术电影”的艺术风格。张是一位非常善于商业元素包装文艺题材,且将故事主题发挥到极致的导演。

作为一个60后的大叔,他是《将爱情进行到底》剧集+电影的导演,他的电影有着MV化的情节和画面,镜头平实且暧昧,柔和中流光溢彩,恰到好处的煽情。

在《开往春天的地铁》也是如此,我还记得地铁里,那段经典的钢琴曲配乐响起,高圆圆饰演的天爱走到聋哑的大明身边问大明:“你为什么没有来。”

“她用手指拨过一个个拉环,她走到他跟前,她故作镇定、大方、无谓、洒脱地捉住他躲闪的视线,她问道:你为什么没来?她以为试探了,得先手,棋胜一招,看他怎么下台。”

我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的高圆圆,清纯美丽,不可方物。

在《路过》中也有一个天爱,张天爱,饰演作为女主角之一的幺鸡。

幺鸡人如其名,作为麻将牌里最小的一张,胆小,内向但是痴情。跟所有在大城市奋斗的女孩一样,幺鸡住着小小的出租房,拿着微薄的工资,在一个人的夜晚听着陈末的电台入睡。

因为一个意外遇见陈末,爱上陈末。

在幺鸡和陈末也有一场在列车内的戏,总感觉导演是在回忆《春天》。

在列车中,陈末给幺鸡培训电台节目中接听来访电话的技巧。其中有一个场景,幺鸡不安地紧紧抓着拉环,低着头,眼神闪躲,籍着来访者的身份,小心地问陈末:

“陈末老师,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子?”

“小姑娘,我看你是恋爱了啊。”

心事被击中,幺鸡一下子抬起头,深情地望着一边玩闹中的陈末,眼中含泪。

伍迪·艾伦说:

“被爱跟被爱慕不同,因为一个人可以远远被爱慕,然而要真正爱一个人,最根本的,是要蹲在窗帘后面,和那人待在同一间屋子里。”

幺鸡就是这样,幺鸡说自己对陈末的感情,是“孤独对孤独的守护”。她为他考电台,为他跟听众发飙,为他帮他跟小容和好,最后为他离开这座城市。

相守白头的爱情才是最美好的吗?《路过》给我们传递了一种不一样的美好,三段故事,四种路过。人生是一场无返程的车票,而爱情是有终点的相遇。看完电影后,有一种微妙的哀伤,体会到各种失望后终于明白,这就是生命中最美好的爱情。

今天,你路过了谁?

谁又丢失了你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