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当下的修行——瑜伽脉轮

活在当下需要持续的修炼,现在从瑜伽脉轮的观点来看活在当下的修行。

脉轮是人体身心能量的运作中心,位于身体的中轴线上,共有七个脉轮。脉轮的感受反映身体和心理当下的状态。位于身体底部的三个脉轮主要反映本能部分,身体顶端附近的几个脉轮则反映我们的思想部分。

脉轮有不同的活跃程度。当它们呈现"活跃"状态时,表示这些脉轮在正常运作状态中。在理想状态下,所有脉轮通畅意味我们情绪和感觉发挥的顺利。但实际上,有些脉轮会不够活跃以致于无法发挥作用,或部分脉轮过度活跃。

如果一个人长期持有不正确或不合时宜的信念,将会影响他情绪状态和身体感觉,最后会导致对应脉轮呈现不活跃甚至封闭状态,又或者是过度跃的状态。Anodea Judith在他的书“Eastern Body, Western Mind”中将不活跃的脉轮称为身体中“魔”,这些“恶魔”让身体原本的“权利”丧失了作用,这也是我们熟称的“心魔”。理想状态是所有的脉轮呈现平衡状态。

目前存在有许多开发脉轮能量的方式,大部分都是以打开某脉轮为主。由于部分的脉轮过度活跃,因此不适合降低活跃脉轮的活跃程度,因为他们本身的能量已经用于补充其他不活跃的脉轮。恢复能量平衡的方式,建议开启不活跃的脉轮,使各个脉轮达到能量平衡。其中最关键是打破阻碍各脉轮情绪和感觉的信念模式。

1.海底轮(Root Chakra)

海底轮的能量主管与肉体的联系,使人感觉安全放心。如果海底轮处于活跃状态,会觉得有种"植根大地"的感觉,感到稳定,不会不必要地怀疑他人,很有安全感。自我与身体紧密联结,拥有充分的领域感。这个脉轮的活跃是活在当下的根本,自我有活着的感受,可以存在于世界上。

如果容易觉得恐惧或不安,很容易感觉不受欢迎,被人怀疑,说明海底轮可能并未开启。

如果海底轮过度活跃,自我会很贪心,有很强烈物欲,可能会过分追求安定的物质生活,拒绝改变。

当一个人有恐惧的情绪时,说明自我的生存受到威胁,不信任当下的环境。如果一个人长期有恐惧的心魔时,则他没有正确运用海底轮的能量,有失去生存权的感觉。当中很重要的原因是过度将自我的生存等同于自己的物质财富、情绪情感、心智观点和自我形象。也就说一个物质化的人很容易因为别人动了或者借用自己的财物而感到别人的威胁,对失去物质支持环境的不信任。一个情绪化的人很容易因为别人情绪的否定或失去一段感情而感到威胁,有心死的现象。一个过分理智的人很容易别人的批评,而经常与他人争辩,从而获得“心智正确”的生存环境。一个太好面子的人,因为别人不符合自己所想的特征或习性,从而感到被攻击。

真正生存环境受到威胁的时候是自己的肉身没有客观环境支持的时候,例如几分钟没呼吸,几天没喝水,几个星期没吃东西,这些情况才会真正说明肉身生存环境受到威胁。每个人都要面对死亡的,有的人早点死,有的人迟点死,但所有人都在死亡的过程当中,个人可以通过对死亡的学习,从而获得对生存和活着的真正体悟。那些大难不死的人,能直接面对死亡,从而有勇气面对活着的人生,这就是一种福气。我们很多人活了太久,而忘记每个生命都会死亡这个不可抗拒的事实,基本所有的社会都在打压死亡,令死亡成为一种禁忌。理性启蒙时代之前,社会通过创造不朽的神的形象不逃避死亡,理性启蒙时代之后,社会运用心智头脑,建立生物学的知识来逃避死亡。

个人可以通过直接或者间接地面对死亡,获得这一事实的感悟,不再恐惧这个世界。真正的信念是,“活着就是安全。”,而去死则是错误。

2.本我轮(Sacral Chakra)

本我轮主管性欲和情感。当本我轮打开时,能感受别人的情绪,个人情感表达自如,并且表达不会流于过度情绪化。对于亲密关系采取开放态度,一对一关系感觉充满热情和活力,而且对于性方面没有任何障碍。

如果个人表情比较僵硬,缺乏情感流露,或是常常面无表情,不敢放声大哭大笑,对于他人采取封闭态度,则本我轮尚未开启。

如果本我轮过度活跃,容易眷恋过去,个人表现总是过度情绪化,又或者在情绪表达上过度依附于性感或者喜欢的人身上。

当一个人有罪恶感时,说明自我的感受遭到否定与破坏,无得到愉悦的感受。如果一个人长期感到自己存在是一个错误的时候,则他没有正确运用本我轮的能量,有失去感受的权利。如果一个人过度地将情绪感受等同于财物、推理观点或自我形象时,就会因为情绪以外的东西感到干扰。当一个人情绪感受过度物化时,很容易在现实世界妥协,表现懒惰,因为利益做出各种让步,甚至做性交易。当一个人情绪感受过度理性的时候,很容易感到焦虑,会后悔过去担心未来,极度不安,无法让情绪感受呈现本然的状态。当一个人情绪感受过度依附于面子和已认同的身份角色时,生活很容易一起停留在自我形象制造的舒适区,外表看起来很有阿Q精神,而人生很难有领悟或突破。

现在很多社会除了压抑死亡之外,还压抑性,甚至是一些痛苦的情绪,例如哭泣。本我的欲望有三种,一是睡眠欲,二是食欲,三是性欲,其中食欲很容易被物化,个人就很贪吃,身体很可能出现三高的问题。性欲本是身体自然的事情,但性欲在中国压抑了很久,早在先秦时期,中国人的性观念是很自然的,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很开放,《诗经》里面就很多篇描述男欢女爱的诗篇,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关雎》,汉民族在庆祝丰收的晚上,村里男男女女,都会在开阔地方自然地跳起舞来,当场谁看上了谁,无论哪一方做主动,晚上就可以直接“奔”了(中国古代平民百姓的结婚叫做奔),直到宋代开始有外族入侵,元代有蒙古族,清代有满族,汉族人才将自己民族的女性收入到闺房时,然后性活动也越来越压抑,到近现代中国,接过西方理性启蒙的火炬,也因为文明理性的原因,继续压抑性,还有痛苦的情绪。西在启蒙运动之前,一个男子在大街上因为想到父亲或母亲的死亡而有感触,痛苦地哭了,自己不会觉得丢脸,旁人也不会特别地去注意他。现代社会的理性令到感性丧失。

另外,在遭到性侵害时,如果一个人如果在成长过程获得“性是不好,哭是错误。”的信念时很难释怀,从此不再相信亲密关系。如果没有这个信念的障碍,则被侵害会当场就会痛苦地哭泣,事后会告诉关心自己的人,然后诉诸法律,这样的回应则是合情合理的。

还有,如果有“多吃是错的,会影响外形。”的信念,则会因为减肥的行为而导致情绪的压抑,以及亲密关系的排拒。

真正的信念是,“情绪和本我欲望没有对错之分。”,但有好坏之别。

3.脐轮(Navel Chakra)

脐轮主管个人的好恶,在群体中的感觉。当脐轮活跃时,自我感觉在掌控中,而且有足够的自信心去行动。

当脐轮不活跃时,个人被动,难下决定,无法给出承诺,可能变成惟惟诺诺的人,无法在群体中得到控制,而且无法取得想要的。

如果脐轮过度活跃,则个人容易愤怒,会有强烈控制欲和侵略性,无法与人保持友好关系。

当一个人感到羞耻的时候,说明自我的选择没有得到认可,行为受到挫折,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如果一个人长期有自卑的感受,觉得自己不完美,不能成为所有人心目中的“好人”时,则他没有正确运用脐轮的能量,有失去行动的权利。如果一个人的行为很容易被异化,其中最危险的是将自己的行为等同于自我,则这类人比较自卑,没有目标感,很难在团队中担当。如果一个人的行为过度物质化时,则他很会阿谀奉承,拍马屁,为了目标而做行为和选择上的妥协。如果一个人的行为过度情绪化时,则他不敢下长远或重要的决定,并且很难理会他人的感受。如果一个人的行为依赖于语言观点的时,那么他说话会很主观,而且会被自己所说的话限制,很容易感到舆论的压力。

如果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选择和喜好没有得到父母的支持,脐轮的能量被父母干扰,此时行为是无力的。在中国有很多父母都没有将孩子当成是独立的个体,做不到纪伯伦所说的“孩子并不是你们的孩子,他们借你而生,却非因你而来。你能给予他们是爱,而非自己的想法。”父母拿自己了孩子同其他的孩子进行比较,代替孩子做决定,而不遵循他们的天性,只是狭隘地认为孩子的路只能是自己选择的路。但事实上父母的父母也是这么做的因为中国的家庭在中央集权的专制制度下统治了几千年,这样的经济政治制度无法鼓励每个人都将自己的行为意志表达出来,不然天下就会大乱。当孩子在发挥天赋获得荣耀时,只要这个桂冠不是父母想要的,他们依然认为这是羞耻,因为这显得自己会有教好孩子。例如,在中国就没有出色的游戏开发者,因为孩子沉迷游戏之后父母一定会阻止他。

中国走了改革开放的道路之后,个人的行为意志和个性得到了彰显,80后90后组合成的时代意志也开始出现。但作为父母的60后70后都不断评判他们的好坏,而事实上无论最后怎么评判,孩子的行为也只是他们的行为,也只是他们在面对事情当下的选择,没有好坏之别,也无论他们头脑当中是恐惧或贪婪。例如,在马路上有一个被车撞倒的老人,无论是否扶他到医院都是对的。因为他们可以避免冤枉的风险,可以上班不迟到,他们也可以避免良心的谴责,可以救活一个人,他们无论怎么做都会认为自己是对的。

当选择好坏的问题被超越,所有的选择都是好的,而有些人是自大的、有些人是温暖的。

真正的信念是,“选择和行动没有好坏之分。”,但有善恶之别。

4.心轮(Heart Chakra)

心轮主管爱与善良等良好情感。当心轮打开时,个人表现友善,会有同情心,对别人的悲伤能体谅别,对别人的快乐能感同身受,并且能与他人建立和谐的人际关系,感到爱与被爱。

当心轮不活跃时,自己与他人保持距离,冷漠,不关心其他人。

如果此脉轮过度活跃时,会过度溺爱,令他人窒息,并且通常在爱的背后有相当自私的理由。

当一个人封闭与他人的联结,长期孤立自己,不与其他人进行互动时,说明他内心存在悲伤、分离、背叛的心魔,则他没有正确运用心轮的能量,有失去爱与被爱的能力。当一个人的心轮没有安全感支持时,则他很容易在关系当中挑衅对方的包容,使用进攻的态度面对和谐的关系。当一个人的心轮过度情绪化时,则他比较懦弱,容易贪吃,难以得到满足,无论对方给予多少都感觉不够。当一个人的心轮依赖于语言观点时,那么他只会说好听的话,不会讲出事实,对人的关系不容易达到真诚。当一个人的心轮过度依赖于自我形象时,则他爱慕虚荣,喜好表面的华美,而不懂得人的内在价值。

心轮是第一个非身体物质的脉轮,又可以称为良心。很多富人赚很多钱,而没有良心,那么他们的财富是掠夺而来,有良心的人赚的钱都是创造出来的。因为他们可以感受与他人的联系,懂得他们的共同点,可以共享,通过联结的创意,创造出财富来。很多人都认为资源是有限的,钱也是有限的,用完就没有了,而这些人都是被理性的经济学毒害的,因为研究经济学的人都假设要用一种合理的经济制度去分配资源。例如,经济学当中的公共资源,如果没有所有权的界定,只会产生强欺弱,或者两败俱伤的结果。他们认为物品会有所有者,而且空气、水、树林也应该有所有者,这些都是自我边界的延伸。那么是不是富人在物质世界的所占有的边界就更多呢。我们都知道人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生前占有再多也没用,这也只是逃避死亡的一种方式,美国的钢铁大王安德鲁·卡内基也说过一个人在巨富中死去是可耻的。心轮关闭的人是不会想到将自己的物质分享,也不让会陪伴别人。

一般人与分享一些人事物都是有条件的,例如要是我们的亲人、是感动的事,是爱好的东西。而心轮无条件打开的人是慈悲的人,许多人会以为只有观音菩萨才能做到,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评判人事物的标准各不一样,所谓亲人,也有众叛亲离、六亲不认的时候,想想我们的另一半和父母,他们都是最亲的人,却不是每个人都能以最慈悲的心去爱这些最亲密的人。因为在人们的头脑里或多或少都会对这些亲密的人投射出期望,或者回想起过去感觉不好的情景,当别人没以我们设想的方式来回应时会感到愤怒和不满,头脑的期望落空,觉得自我的边界受到侵犯,却没有在当下选择与对话联结、共享、分享、沟通。

头脑永远是孤独的,而心却随时可以与他人有联结。印度电影《巴菲先生》的男主角巴菲是个哑巴而且智商不高,而女主角是个自闭症的患者,两人经过曲折的故事最后相爱结婚。当中爱意的表达不是依赖于甜言蜜语,两人的联结不是说“我爱你”,而是一次又一次的牵手,无论是在平淡的生活当中还是在意外遭遇之时。爱的能力与心智头脑无关,心轮的联结要用“开心”的心来感受。当人愿意给出一份接纳,说:“我允许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与你分享这些事情,并完成这份关系的承诺。”是心轮的爱,而另一个愿意接纳对方,说:“我接纳你,并与你共同经历这些事情,并完成这份关系的承诺。”是心轮的被爱。巴菲先生在整个电影做了不少坏事,作弄别人,破坏公物,抢劫银行,但我们依然可以感到他行为背后的爱,与亲友的联结,而不觉得他行为的恶。原来觉得他是恶人的警官也因为他时刻给出联结,而最后接纳了他。

真正的信念是,“爱与被爱没有善恶之分”,但有真假之别。

5.喉轮(Throat Chakra)

喉轮主管自我表达,包括语言表达和非语言表达。当喉轮活跃时,能自如地表达自己,可以因此而成为作家或艺术家。

当喉轮不活跃时,个人倾向不说话,不做任何手势,个性倾向内向害羞。不说真心话可能会使此脉轮封闭。

如果喉轮过度活跃,容易太过多话,通常喜欢掌控谈话以致于使人们无法接近你,常处于焦虑的状态,因此不是一个好的倾听者。

如果个人在成长过程中没有听到父母足够的实话,自己没有说出真言来,那么喉轮的能量没有得到发挥,需要用谎言来充塞个人的语言,则他没有真挚的表达能力。当一个人的喉轮过度依赖于观点评论或自我形象时,那么很容易变得唠叨,语言没有深度,说话很有攻击性,头脑经常焦虑,很难接纳他人的意见,并真诚的表达内心。当一个人的喉轮过度情绪化或物质化时,则个人的表达比较受限,要在情绪或物质的安全建立之后才能聆听与表达。

小时候,父母对我们说小孩子不可以说谎,如果我们看到是父母双方都在互相欺骗,没有完成口头和文字上的承诺,或者为了某些好处做了言行不一的行为,那么我们听到的父母的那些话都是谎言,所以日后也学会为了某些利益说谎。父母对我们说小孩子要听话,但父母不真诚,我们听到的是谎言,那么我内心为什么要听,所以也不愿意去聆听。

人是有两双耳朵,却只有一张嘴巴,人就是要多听,在一个场合下要听不同人的观点,然后说出符合中心的观点。聆听是为了理解别人,然后才能争取到别人的理解。很多人都是带着期望或先前印象地去听,对别人有各种批判,那不是真正地听。人们即使说出同样的话语,但因表达的语音、语调、语气、手势、姿势和情景的不同,真正说的话可能是“我是人群的中心,所有都要注意我。”“这是我的,那是我的,你们不要拿。”“我好惨,好可怜,受伤的总是我。”“我是上帝,我要拯救你们。”“你入侵了我的领域,我要反击,我要伤害你。”“我在关心你,与你联结,分享我的人生。”很多人都听不到这些语言背后的意思,是因为自己都没有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例如,一个人在看电视连续剧时,内心可能会说这很无聊不如去做点其他有意义的事情,头脑会想反正我都在看了,无聊的时候我就是这样做的,懒得去做其他,这时候内心的想寻找生活意义,而头脑是想打发时间。如果不作任何评论地去听这些声音时,可能会听到很多头脑与内心相互矛盾的杂音,而且重复不断。只有真的追寻内心的声音时,杂音才会停止干扰,这时内心的平静让人有聆听的能力。

如果一个人在表达时期望别人有“恰当”的回应,那么他不是真正地说。如果一个人真诚表达的同时,期望别人也有真诚的回应,那么这个人的表达能力是有条件的,不能做到流畅自如。 当一个人真的追随内心,不再理会自己头脑的杂音和他人的评论观点,也不再期望别人真诚或虚伪的回应时,他所有的声音都可以由心而发,表达能力会突飞猛进,最好的听者会成为最好的歌者。

如果人们为了完成承诺或给出一份接纳可以讲出善意的谎言,这样的话是对喉轮没有负面作用,谎言虽然与事实不符,但仍然可以成为真诚的谎言。为什么会有真诚的谎言?因为谎言说得多了自己会相信,自己也按谎言所说的做了之后,别人了会相信,那么谎言也成为真言。一个说话是真诚的并且相信它,无论现在是否真实,那么这个人都完成这个语言承诺,并让它成为现实。

真正的信念是,“语言没有真假之分”,只看是否符合信念。

6.三眼轮(Third Eye Chakra)

三眼轮主要掌管洞察力和视觉化能力。当此脉轮活跃时,自我会有很好的直觉和想象能力,懂得反省自己的行为。

如果三眼轮不活跃,个人倾向于依赖权威而非自己的独立思考,陷入到集体偶像崇拜当中。另外会过于依赖旧有思维模式,而无法做出反省批判。甚至可能会陷入迷惑,对未来产生担忧。

如果三眼轮过于活跃,个人可能活在幻想的世界中,在极端的情况下,有可能会产生幻觉。

如果个人在成长过程中没有真诚地回看自己的人生或衷心地想象自己的未来时,只看到很少的真相,那么他三眼轮的能量没有得到发挥,要用其他人的幻象来补充自己的人生剧本,不能随心所欲地演绎自己,无法发挥心想事成的能力。另外,如果一个人的三眼轮过于活跃,并产生异化,那么会过多进入其他人的人生剧本当中,并想成为其他剧本的主角,干扰其他人的信念,而没有活出自己想要的人生。

通过回看与反省,我们开始省察到什么是自己想的状态和人生,并开始推翻成长过程中父母和其他人赋予的不合时宜的旧有的思维模式,并开始形成一系列的信念,以及内在原则。苏格拉底的智慧是认识我们自己,禅宗的参话头一句是“我是谁?”自我认识是找到自己人生剧本的基础。内省是一条少有人走的路,因为选择了这条路就开始了解自己事业与感情成败得失的缘由,并理解我们自己是生命一切的源头,成长过程中的一些信念是要改掉,并通过实践的行动,修炼这些人生的功课。别人在个人生命中发生的一切可能只是别人的实相,对自己来说只是一些幻象。内省之后是无法基于幻象而活的,只有自己信念的人生才是精彩。

“我是我人生剧本的主角。”没有人可以替代我们对剧本的编写和演绎。剧本会有一定的配角,而他们都是基于我们的信念而出现的,陪我们走长短不一的路程,修炼不同的功课,并帮我们完成对人生剧本的诠释;剧本会有无数的路人,虽然我们不一定知道他们的名字,但与他们相遇也是剧本设定的,虽然与他们的沟通与互动不多,但这都让我们领悟到人与人之间是有联结的,而当中接触的一切意义可以由我们自己来赋予。

面对命运带来的一切我们都可以自由地选择。谁说面对愤怒时,一定要怒目相向,以牙还牙,为何不微笑相对,一笑泯恩仇。谁说面对分别与悲伤时,一定要涕泪不止,为何不歌声送别。谁说面对伤痛,一定要报复对方,或自怨自艾,为何不原谅和感谢对方,让自己更坚强。一开始这样做也许很难,旧有的声音希望你回到原有思维模式的牢笼当中,人的头脑不希望自由,而想有熟悉的神经链路可以走,于是相似的人生剧情再度上演,就像《What the Bleep Do We.Know》提到的,头脑的胜肽控制了我们某些行为习惯,使得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成为占有者、伤害者、受害者、拯救者的角色。跳出头脑的链路时,才会发现面对各种事实,内心对事情选择的可以是多种多样、自由的,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态度、解决的方法、寻求的帮助,而不必强行控制他人。

真正的信念是,“我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的信念,形成自己的人生剧本”,最后只要看它是否符合神性的智慧。

7.顶轮(Crown Chakra)

顶轮主要掌管智慧,以及与世界合一体的感觉。当此脉轮活跃时,自我没有偏见,随时感到到身心的经验,并且容易意识到此世界和你同时存在。

如果此脉轮不活跃,自己不会察觉到精神世界的存在,思考十分受限,不会经验智慧,很领悟自然简单的真理。

如果此脉轮过度活跃,自我过度思考事物,执著于智慧,对于精神世界追求过度热中会解忽略身体的需要。

顶轮无法通过信念来打通,开悟不是一种信仰。正如我们不能信佛,只能成为佛,不能信一位觉者,只能成为一位觉者。

很少人知道自己是谁,想活出怎样的人生,演绎怎样的剧本,更不要说打通顶轮成为开悟的人。即使能做到心想事情,演绎精彩全然人生的境界,仍有一些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都很超越而不能通过情绪感受或头脑推理来解决。这些问题只能过内省得来的直觉,直接去经验问题解决后的那种状态,这就是悟道的智慧。文章之前也陆续提到过的:生死、超越对错好坏的平常、头脑的有限、当下真实、孤独、自由。

最后只剩下人生意义的问题。在演绎人生剧本时,一切的意义都可以自己赋予的,但为什么我们要演绎自己的人生,别人为什么演绎别人的人生,众生为什么要演绎这样的世界,什么是人生意义背后的意义。这些问题,我在过去直觉不到答案,未来也直觉不到答案。过去和未来事情的意义,我们自己都可以自由地赋予,而当下的意义一切皆为空。于是,人生意义之后的意义是空的,既是有意义的,也是没有意义。

原文链接:活在当下的修行--瑜伽脉轮 - 清心涟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