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天

站在外面

今天对面楼的妈妈和儿子又开始了世纪大战。妈妈的喊声高亢而绝望,儿子的哭声歇斯底里。哭声中我听到了深深地悲伤,听到了不被理解的痛苦,听到了对自己的绝望。心也随着哭声一阵阵揪起来。这种情况在我家不是没发生过,孩子的哭声唤起了我的回忆。

为什么当自己处在这种情景时却没有听到孩子的内心呼唤?当和孩子有冲突的当下,总是被那些负面的想法打垮,愤怒和悲伤让自己没有去倾听孩子的心声。而当下,我现在情景的外面,却听到了这哭声和喊声背后的心声。情绪过后,悲观的想法一扫而空,阳光的念头会重新回到脑海中。孩子的行为又变得可爱起来。如何不陷在自己的情绪里,把悲观的念头转为正面的想法呢?

阿德勒说,情绪是可控的。我也赞同,最近的实施也验证了这一点。但是陷在当下的我,悲观的念头却很难拔除,孩子还是感受得到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