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杂记

桐哥说周五学校组织春游,虽说是徒步,但只要不在学校上课,出去撒了蹶子欢,他都乐意。

他一再声明,许菇凉,不要给我做吃的带着,我在学校定了饭(告诉我学校食堂会提前做好饭菜,随校车抵达目的地,只要订餐,都有得吃),我知道这娃儿不想我辛劳,其实每次学校组织的出游,他都愿意我做点他喜欢吃的东西的带着。

星期三晚上去了趟超市,先买点鸡爪和鸭胗。桐哥就喜欢吃泡椒凤爪,泡椒鸭胗是我自创的。把鸡爪和鸭胗洗净,仔细把鸡爪剁成两半,鸭胗切成薄片,水烧开,把鸡爪和鸭胗分别放在两个锅里,再放上花椒,生姜片,八角,适量的盐,一起熬煮。第一滚,撇去一层浮沫,开小火,继续。鸭胗片儿薄,不宜久煮,一般十分钟差不多可以关火;鸡爪可以多煮会儿,用筷子戳戳脚蹼处,能戳动,也可以关火了,再焖会儿,然后出锅。把鸡爪和鸭胗分别放进准备好的微波炉盒子,超市买的野山椒,铺在鸡爪鸭胗上面,原来的生姜和八角,花椒可以一起放进去;倒入早已凉好的白开,刚好漫过食物就可以了,超市买的醪糟,每个盒子分别倒上一半,盖上盒盖,直接进冰箱,第二天就可以食用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二天,想想还是要给娃儿准备点其他干货,能抵饱的。先把饭煮上,把桐哥最不爱吃的胡萝卜切丁,黄瓜、香菇、火腿也切成丁,一起下锅,加点生抽、蚝油翻炒,盛起备用。切片面包对角切开,撕了点乳酪片,放在两片面包中间,微波炉里转个20秒,乳酪完全融化,完美的吸附在面包上,放点生菜,味道超赞。饭已煮好,盛一半出来准备做饭团,另一半留在锅里,撒点白醋,搅拌均匀;每根黄瓜切成四等份长条,火腿亦是如此,拿出一片紫菜,做成简单寿司。另一半米饭和炒好的菜放一起,搅拌至每粒饭都包裹着菜品,戴上一次性手套,细致地捏成饭团。把削好的菠萝切片,黄瓜切段,水果也准备完毕。最后装进一次性餐盒,搞定。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二天早晨,桐哥提着我准备好的食物准备出门,我问他,“今天要走那么远的路,还要提着这么多盒子,累不”,儿回我句“许菇凉,你不要担心我啦,我搞得定”。十点钟,借了同学的手机给我打电话汇报“妈妈,你给我做的都吃完啦,具体我下午回来告诉你”。

三点多钟,桐哥到家了,歪沙发上跟我聊着,“许菇凉,我今天一到学校,就跟同学说,我妈妈给我做了吃的东西,你们想吃的就来拎着,不拎的就不要想吃了,然后,这几个餐盒几乎就没在我手上呆过了”。继续跟我说“其实,昨天我同学跟我说,让我妈妈做点吃的给我带去,可是我不想你那么辛苦,就没跟你说;虽然当时我嘴上对同学说,你们干嘛不让自己妈妈做,其实我心里还是有点得瑟滴,今天到学校发现,全班同学,只有我的妈妈做了吃的给我带着的哦,其他同学带着的都是钱和超市买的成品,心里就更得瑟了,同学还让我谢谢我的妈妈”。

原来我这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儿子还有这么细致周到的一面,听了他的这些话,我也感动了。我知道他想褒奖我,却又羞于开口,觉得肉麻,故意在这跟我天上地下,插科打诨。看着儿子说起我时,他扬起的嘴角,舒展的眉目,他的骄傲和小小的满足,我很幸福。连着两个晚上在厨房忙了很久,有些腰酸背痛,但是可以这样悉心照料儿子的生活,随着他高中毕业,离家读大学,这样的日子真的越来越少,我很珍惜。

我只是一个平凡普通的母亲,丢在人群中很快就被淹没,可是对我的孩子,却是唯一的一个,妈妈。我愿意陪着他一起成长,并享受着个中喜怒哀乐。

人间烟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