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在痛苦中成长

字数 2688阅读 92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是一个个关于伤痛,关于成长的故事。

01

小的时候,以为现实是温柔的,和蔼的,就像爷爷那宽大、温和的手掌一般。那时候,爷爷总会用他那大手掌一边抚摸我的头,一边笑。

笑时,脸上那远超实际年龄数目的皱纹就会拧在一起如同皱着的手提塑料袋,凹凸不平。那时,我就该知道,现实若温柔,怎会在爷爷的脸上刻下沟壑般的年轮。 

记忆触动了感情,便无法被忘却。

那天,天气格外阴沉,乌云被倒挂在天上。枯败的落叶缠绕着风,在中途却被无情的抛弃,缓缓滑落,在土中终归死寂。

在家门不远处,我看见白色的布在门楣飘舞,如同幽灵,张牙舞爪的赖着不走。

我跑到门口,望穿庭院,看见了一生都无法忘却的一幕:爸妈身穿素衣,满脸悲伤;姑姑边抽泣边安慰在角落里抹眼泪的奶奶;爷爷则安详的躺在散发着刺鼻气味的大红木匣子里。

当时,对“死”,已经有了最基本的概念:活着的人睡着了,然后被埋起来,永久不会出现了。

我又哭又闹,哭哑了嗓子,闹得精疲力尽,躺在了床上,梦里我又看见了爷爷,“爷爷还活着。”我对自己说。而外面此起彼伏的哀乐把我从梦中拉了回来,不停的告诉我:这是现实!无尽的悲伤涌上心头,眼泪又流了下来。

现实总会给安逸的人们警醒并告诉人们:若沉溺在生活的温柔中,迟早会感受到更深的痛苦。但以这种方式来让我领略名为现实残忍,这对一个孩子来说有点过于残酷了。

打开了爷爷的衣柜,失去了主人的衣服有气无力的垂在那里。而我必须接受一个现实,那个爱摸我头,给我糖吃,给我零花钱的爷爷不在了,已经入土为安了。爷爷的遗像挂在了大厅,供奉着他的香从他的脸颊穿过,环绕在他的发梢之间……

至亲的人已经走了,留下了一群缅怀他的人。他离开带给我们的伤痛却永远让我们牢记——始终善待那些将走之人。

03

中学认为朋友就是一切。

那时的我们认为伤了谁都不能伤害同学,委屈了谁都不能委屈朋友。哪怕伤的是你的爸爸,委屈的是你的妈妈,担心的是你的家人。

我不记得同学聚会下的有多大,雷打的有多响。但我依然清晰的记得那天我手机上的29个未接电话和数十条消息!

原来的班长组织同学聚会,我当时是一片热忱,现在看来:同学聚会不过是以一个正当的借口去见那几个想见的人。

爸妈不同意,理由很简单:今晚有暴风雨,不安全。同学的电话打了过来,暴风雨怎能熄灭我那焦躁的内心,抓起了雨伞,走了。

在 KTV里,我已经在和那几个朋友叙说着同学情。我们三两成群,各占一方,班长在小群体间来回奔跑,麦霸在台上喊麦,还有两三个独自一人在旁边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手机响了,撇了一眼,是妈妈的,嘈杂的音乐盖过了可以通话的声音,浮躁的人心消磨了可以平静对谈的资本,我给挂了,顺便把手机关机。

雨已经开始下了,由天边滑落的雨丝慢慢的汇集成一颗颗大雨珠,急不可耐的从天上坠下,拍击在公路上。碎裂的水珠急于各行其道,冲向远方。夜幕也悄悄来临了,低温逐渐冷却了KTV内的气氛,直至班长送走最后一个人,这场聚会到此结束了。

我出门,

拿出手机,

开机,

呼吸灯闪烁,

亮屏,

39个未接电话!

一道闪电划过天空,暂时将夜间的天地分开,接踵而至的是翻腾的雷声。我的心瞬时提到了嗓子眼,不敢给爸妈回电话,随手拦辆出租车,带我冲回了家。

楼梯口的窗子紧闭着,地面上却有一层积水。我拿出钥匙,颤抖着插入钥匙孔,还没扭动门就开了。妈妈不知怎的一身已经湿透了,衣服紧绷在身上,衣角和头发处还有颤颤巍巍的水珠准备从上面滴落。

妈妈看了我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兴奋,接着厉声道:“你跑哪去了,打你电话也不接,看看衣服都湿了一半了,快进来换衣服。”进屋看见爸爸浑身湿透,但正在点着一支烟,悠闲的吸着。

我暗自庆幸逃过了一劫。

要睡之际,姐姐打过来一通电话。捎带着爸妈的那一份把我臭骂了一顿。她道:“你晚上跑哪去了,爸妈听说有一家KTV附近出了车祸,就打你电话,打不通你的就打我的,我又发短信,发微信给你,你也不回,真是不懂事。”

我知道,爸妈为什么衣服都是湿的了,我也知道为什么门前有积水了——他们冒着暴风雨出去找我了!

脑中闪过那39个电话,数十条消息,隔着手机屏幕都能感受到家人那焦灼的内心。我总是把父母对我的爱,变成我肆无忌惮的资本。也永远把笑脸留给朋友,把焦灼留给家人。那时我真想抽自己一巴掌,抽醒那个不懂事的自己。

躺在床上,我明白了。

何为母亲:

母亲就是自己全身湿透也要不停的催促半湿的你换衣服。

何为父亲:

父亲就是只要看见你回来才能忘却身上的冰冷悠闲的点开一支烟。

何为家人:

家人就是有关于你安全的消息,就算不知真假,也愿意义无反顾的在暴风雨里寻觅你的身影。

我将此事埋在内心,时刻警醒自己,不要让家人再担心。

03

上大学之前,我姐就对我说:“在大学里你要好好和别人搞好关系,多认识人,不要不合群,这样以后对你有帮助。”

开始,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最后,我还是让她失望了。

“去吃饭吧!”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向室友喊了。可他们还是在游戏中战斗着,无动于衷。

我一个人走在前往食堂的路上,熟悉的同时竟如此陌生。微风吹起杨柳,树影倒映在河面上,形单影只。旁边三两成群的人走在一起,说着,笑着。从他们身上散发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逼迫我加快了脚步,脚步越快,追的越紧,名为孤独的病已经来了。

为了逃避孤独我和室友一起打游戏,一起瘫在寝室,一起睡到太阳高挂在空中。

为了逃避孤独,我还建议去白云山游玩,当时都答应了。我开始规划旅游路线,做好了攻略,只为和他们一起,尽力合群。

出发之日,一个室友说:“我今天有点事,你们先去吧。”

他所指的事,只不过是他玩的游戏今天有活动而已。看着另外两个不情愿的模样,我不想再强迫他们了。

我强颜欢笑,道:“这次就算了,那下次吧。”真是铁打的计划,流水的承诺

失望,在所难免。失望之外,只有无奈。

如果以前有人问我,你最感到孤独的事是什么?我会答道:“一个人在电影院看电影。”而现在我会说:“我想跟室友聊王小波和村上春树,而他们只会和你谈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

我逐渐脱离群体,尝试孤独。

我开始一个人提前吃饭,这样就不用卡在时间点火急火燎的去上课。

我开始一个人去洗澡,这样就不会等人甚至等到澡堂关门。

我开始一个人跑步,这样就不用在还有体力时结束锻炼,不再和他们一起躺在寝室。

我尝试了解孤独。

我问我哥:“一个人在大学不合群,对吗?”

他说:“大学就算再合群,到了社会也要忍受直至接受孤独。大学重要的不是合不合群,而是你是否把不合群的时间用来提高自身能力。”

我尝试泡图书馆,开始把我一直想看的《黄金时代》慢慢琢磨。

一个人漫步在校园里,发现杨柳在水中的倒影,随风飘曳,悠然自乐。

我收拾了自己的行囊,买好了车票,做好了攻略,准备前往白云山。

为什么一个人也要去?

当然是:世界那么大,就是一个人也要去看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