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门洞子/养不教父之过

谁还不是个宝宝了,你是我爹,你就得宠着我,不然,我,我,我死给你看哦!
文/神奇小逗  图/网络

知县大人膝下仅有一子,名唤宋小八。

胡师爷偶尔闲暇之余会教与小八一些诗词歌赋。胡师爷皱皱眉头,看着身上的白衣又染上的几朵墨梅,暗自伤神。

难怪这桐汭县竟再找不出一个教书先生来知县府中教与这小公子。

胡师爷独自呆坐在院中的石凳上觉得自己有点悲哀,活了二十几年,竟斗不过一个七岁孩童。

小八悠悠从狗洞中爬了回来,看到胡师爷忧愁着衣服上的墨花,咯咯直笑。

我的好师爷,瞧,我给你从外面抢了串糖葫芦,今日的课程,待会可得跟我爹好好交待才是吖。

胡师爷叹了口气,拂了拂衣袖,神情踌躇。

孩子的行为,大人总是故意轻视,好像只要学业有成,那就是个好孩子



小八的生活很是惬意,但是小八觉得有些索然无味。跟着爹爹到了异乡,没了从前的玩伴,小八觉得有些孤单。

城东的孩子和他一样霸道,仗着本地人的优势,小八不敢贸然与之为抗,城西的孩子虽软弱可欺,但是大都喜欢成群玩耍。

孤单让小八甚是无聊,偏偏爹爹又只关注小八的学识。

气走了第八位先生以后,知县爹爹觉得这县城估计没几个是负责的教书先生,于是,这担子就落到了胡师爷身上。

小八对胡师爷很是满意,他不大喜欢理会小八,每日,胡师爷在院中的石凳淡然一坐就是一下午,小八曾也像捉弄其他先生一般捉弄与他,但是胡师爷好像并不在意。

胡师爷在意的只有爹爹的脸色,跟我一样。小八满意的点点头,他觉得和胡师爷像是达成某种默契。

人之初性本善,本身就是个深入人心的谎言,这善恶,是与生俱来的。



小八而后喜爱去城南玩水,他差异于水中为何有鱼,却不见其他动物在水里生长。

城南的河上常游着乡民喂养的大白鸭,乡民在清晨将那些扭动着大白屁股的鸭子赶到水里,傍晚时分再赶回屋里。

很好,探索到中午城南河边是没人的这件事后,小八格外喜好在中午去城南。

抓了五天的鸭子,小八终于抓到一只尚未长开的小黄鸭,小八很是兴奋。

摸摸小黄鸭毛绒绒的脑袋,小黄鸭不安的眨着黑漆漆的小眼睛。小八给小黄鸭的脚上系上了一块石头,石头带着小鸭缓缓坠向水下。

小八看着小黄鸭扑腾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

他的笑在阳光下,倒映在河里,模样狰狞,看不到一丝童真



城南的河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小动物尸体,伴着石头,压在河床上随着水流轻轻飘动着,无半点生机。

传言这是河神大人要出来了,还是远离水的好,知县也不让小八再去河边玩耍。

小八觉得自己像神,因为他让那些动物都生活在水里了。可是知县爹爹不让他去水边了,也许爹爹是害怕他成了神仙,就会飞走吧!

大人们总觉得自己的孩子天真无邪,那便是童真,殊不知,某些童真确是致命的



小八被关在府中好些时日,成日与胡师爷为伴,好在胡师爷话不多,也不似迂腐的教书先生,偶尔还会给小八带来城中的吃食。

值得小八高兴的是某个远方亲戚来府中小住,其中有位年纪相仿模样精致的小公子。

小八很高兴以主人的身份接待这位小公子,他很想跟他分享,关于生活在水里的事。

你想像鱼一样活在水里嘛?

想。

胡师爷路过院后的厨房边,看着小八趴在井口笑着,有些好奇,便探了头过去。

小八讪讪的回眸盯着胡师爷,笑着,看啊,他也活在了水里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