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我心中的鄂伦春少年西克腾2

高高的兴安岭

一片大森林

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

一匹猎马,一杆枪

獐狍野鹿满山遍野

打也打不尽

04

我对西克腾的童年很好奇,他出生在一个简易的斜仁柱里,那个斜仁柱是专为他的母亲生产而临时搭建的,他是母亲的第一个孩子。斜仁柱的搭建也是极其的简陋,简单的用兽皮围住四周,顶部的开口也是很大,总有一种要被狂风掀翻的感觉。他生下来没一会儿小脸就被呼啸的西北风吹得通红,斜仁柱的一角也被吹得掀起。母亲怕他受了风寒,赶紧叫父亲过来把他抱进屋里。鄂伦春人是不惧怕寒冷的,他们的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山林里,这点寒冷无大碍。

西克腾也和其他的鄂伦春孩子一样,从小学习鄂伦春语言,由于鄂伦春人没有文字,语言也只能是口口相传。每天去奶奶家学习鄂伦春语是他必须要做的事情,起初他很讨厌学习鄂伦春语,学习一门完全听不懂的语言很是枯燥,现在也已经很少有人会说了。爷爷是乌力楞(乌力楞:住在一起的人们)出了名的莫日根(最好的猎手),和爷爷学习打猎是他最爱的事情。刚刚会跑时,爷爷就把他放在驯鹿的背上,让驯鹿带他出去玩。驯鹿从不伤害他,他也喜欢和驯鹿在一起,驯鹿也是他记忆里的第一个朋友。

等到了14岁左右的时候,爷爷就开始教他使用猎枪,他第一次开枪是朝鸡窝开了一枪。学习着爷爷打枪的姿势,装子弹,上弹夹,拉枪栓,瞄准,扣扳机,碰的一声子弹出膛。鸡窝里被惊吓到的母鸡乱打鸣,到处乱飞,上蹿下跳的场面好不热闹。走近鸡窝,不出所料,一只都没打中。越挫越勇,不服输的劲,让他整天缠着爷爷教他打枪,起初还是去鸡窝里练习,最后把鸡窝里的鸡都打死了,更是矮了母亲一顿毒打。他便开始打飞鸟,一枪掉一只鸟,每天烤鸟吃也很开心。

等到了17岁时,他要求爷爷带他一起上山打猎,爷爷本是不同意的,舍不得他上山打猎,出门打猎及其凶险。俗话说,“一熊二虎三野猪”。野猪是冬天的鄂伦春人常打的猎物,但是从这个排名来看野猪也并不是好惹的主,野猪可不是家猪每天只知道吃饱了睡觉养膘。野猪腿细而短是个跑步健将,野性十足,攻击力也是极其强大。每年冬天都会听说几个猎犬被野猪挑死的事件,所以打野猪更是要十分小心的,打猎的门道也是多的。在西克腾再三的要求下,爷爷也同意了他一同上山打猎。

05

屋内的柴火渐渐熄灭,天色也渐晚,外面已经略微放黑。两个人起身准备回去

刚上了车,车内温度还有点冷,开了空调。西克腾说,我给你唱首歌吧,想听什么歌。我说,还是想听你用鄂伦春话唱《高高的兴安岭》,上次在古伦木沓节时听到你唱过,可是没听够。一路上西克腾唱了很多鄂伦春民族小调,我听得痴迷。望着西克腾开车时认真的侧脸,一直望着望着......

快到我家时,他早早的停下车,说了声再见,我便下车。西克腾不舍我的离开,一双火热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我的背影

这一夜,对两个年轻人来说定是不眠的一夜

这一夜我辗转反侧,换了好多个姿势,总还是睡不着,脑海里到处都是西克腾白天时的模样,他说起打猎时的难以抑制的兴奋,还模仿着拿猎枪的模样,唱歌时脸上的喜悦,一幕幕此时都浮现在眼前,赶也赶不走

对于西克腾,这一夜也是极其的难熬,他是猎手,未来的莫日根,能征服得了他的猎物,但他无法征服自己的内心,他不知道此时自己的内心已被这个娇小的女子征服。他有担忧,有喜悦,他希望这一夜快点过去,明天还能与他心中的女子见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