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三国演义》第十七回


          袁公路大起七军

          曹孟德会合三将



却说袁术盘踞淮南多年,地广粮多,又得到了孙策质押的玉玺,于是天天做梦想当皇帝。他召集手下人开会商议说:“当初的汉高祖不过是泗水一个小小的亭长,却创立百年天下。现在刘家江山历经四百年气数已尽,我们老袁家四世三公,百姓全都人心归附。我要顺应天意和老百姓意愿,继位九五之尊。你们大家看怎么样?”主簿阁象说:“不行。当初周朝几代累积功德,到了周文王时候,天下占据了三分之二,还仍然用臣下之礼侍奉殷朝。明公虽然世家显赫,但还没有周文王那么强盛。汉室虽然衰微,也没有殷纣王那么暴虐。这事决对不行。”

袁术大怒道:“我们袁家本来祖上就是陈姓。舜帝以土德取代尧的火德,陈姓是大舜帝的后人。现在陈家的土命代替刘家的火命,正是顺应天地轮回。况且早有谶(音chèn,趁)语:‘将来取代汉朝的,必定是途高氏。’我袁术字公路,正是路途之意,完全顺应了这句话的意思,天又赐我传国玉玺。如果再不称帝,就是违背天道。我主意已定,谁再敢多言立斩!”

于是袁术建号仲氏,建立各府院办公场所,自己出入乘龙凤辇,到南北郊祭祀祖先,册立冯方的女儿为皇后,立儿子为东宫太子。急忙命人去催娶吕布的女儿为东宫妃,却听说吕布把韩胤押解到许昌被曹操所杀。袁术冲冲大怒。于是拜张勋为大将军,统领大军二十余万,分七路征讨徐州:第一路由大将张勋居中;第二路由上将乔蕤(音ruí,緌)居左;第三路由上将陈纪居右;第四路由副将雷薄居左;第五路由副将陈兰居右;第六路由降将韩暹居左;第七路由降将杨奉居右。各领部下健将立即出征。命令兖州刺史金尚为太尉,监运七路钱粮。金尚不服从调度,袁术杀掉金尚后派纪灵为七路总救援。袁术亲自领军三万,命李丰、梁刚、乐就为催进使,接应七路之兵。

吕布打听到张勋直取徐州,乔蕤直取小沛,陈纪直取沂都,雷薄直取琅琊,陈兰直取碣石,韩暹直取下邳,杨奉直取浚山。七路军马共计二十余万,日行五十里,沿路劫掠就要杀到。

吕布急忙召集手下众谋士商议,陈宫和陈珪父子都来到。陈宫说:“徐州这次大祸,都是因为陈珪父子所招致,他们父子讨好朝廷以求得爵禄,现在却移祸于将军。可立即斩二人之头献于袁术,七路军马会自行退却。”吕布听了陈宫的话,当即命人擒下陈珪和陈登。

陈登哈哈大笑道:“将军行事怎么如此怯懦?我看袁术这七路军马,就如七堆腐草,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吕布说:“你如果有破敌之计,我立刻免去你们父子的死罪。”陈登说:“将军若用我的计策,徐州可保万无一失。”吕布说:“你先说说看。”

陈登说:“袁术军马虽多,但都是乌合之众,彼此之间都不信任。我用正兵守卫,出奇兵战胜他。我还有一计,不但能够保住徐州,还能生擒袁术。”吕布说:“到底是什么妙计?你且讲来。”陈登说:“韩暹、杨奉是汉室旧臣,因为惧怕曹操才退走,现在正是无家可依,被迫暂时归附了袁术。袁术肯定会轻慢他们,他们也自然不愿意为袁术卖命。如果凭借尺寸之书信连结为内应,再联合刘备为外援,必定能够擒获袁术。”吕布说:“你必须亲自到韩暹、杨奉处下书。”陈登马上答应。

吕布于是一边写表章去许昌告急,同时写信向刘备求援,然后命陈登领数骑先在下邳路上等候韩暹。陈登见到韩暹后,韩暹问:“你是吕布的人,来我这里干什么?”陈登大笑道:“我为大汉公卿,官居广陵太守之职,你怎么说我是吕布的人?我像将军你一样从来就是大汉之臣,但现在你却成为叛贼之臣,使当初关中保驾的功劳全都化为乌有,我私下为将军所不值。并且袁术生性最多疑,将军以后必然被他所害。现在如果不早图谋,悔之不及!”韩暹叹道:“我时刻想回归大汉,只恨无门。”陈登于是出示吕布的书信。韩暹看完信说:“我已经知道了。公且先回,我定然和杨将军反一以击。但看到火起为信号,温侯领兵前来相应就是。”陈登辞别韩暹,急忙回去报告吕布。

吕布于是兵分五路迎敌,高顺到小沛敌住乔蕤,陈宫进入沂都敌住陈纪,张辽、臧霸出琅琊敌住雷薄,宋宪、魏续出碣石敌住陈兰,吕布亲自领一支军马出大道抵挡张勋。五路各领军兵一万,其余守卫城池。吕布出城三十里下寨,张勋军马杀到后料定抵敌吕布不过,暂且退后二十里屯住,等待四下里军兵前来接应。

当夜二更时分,韩暹、杨奉分兵到处放起火来,接应吕布军兵入寨,张勋军兵大乱。吕布乘势掩杀,张勋败走。吕布一直追赶到天明,正撞着纪灵军马接应来到。两军相迎正待要交锋之时,韩暹、杨奉两路军马杀来,纪灵大败而退,吕布领兵追杀。山背后一彪军马杀到,门旗开处只见一队军马,打着日月龙凤旗幡,四斗五方旌帜,金瓜银斧,黄钺白旄,黄罗销金伞盖之下,袁术身披金甲,腕悬两刀,立在阵前,大骂道:“吕布,你这背主家奴!”

吕布大怒,挺戟向前。袁术大将李丰挺枪来迎,战不到三个回合,被吕布刺伤手臂,李丰扔枪而退。吕布麾兵冲杀,袁术军队阵形大乱。吕布领军从后追赶,抢夺得马匹衣甲无数。

袁术领着败军,退不到数里,山背后忽然一彪军马杀出截住去路,一马当先一将正是关羽,大叫道:“反贼,还不受死!”袁术慌忙退走,手下兵将四散奔逃,被关羽大杀了一阵,他急忙收拾残兵败将逃回淮南去了。

吕布得胜之后,邀请关羽和杨奉、韩暹等一行人马来到徐州,大排宴席款待,军士们都各有封赏。第二天关羽请辞而归,吕布保举韩暹为沂都牧、杨奉为琅琊牧,想要留下两人在徐州。陈珪说:“不可。如果让韩暹、奉杨两人盘据山东,不出一年时间,那么山东的城池就不会再属于吕将军了。”吕布果然信了,于是派两将暂且去了沂都、琅琊两处屯扎,随时等候命令。陈登私下里问父亲陈珪说:“为什么不留下两人在徐州,以动摇吕布的根基?”陈珪说:“如果这两人协助吕布,那么将是为虎添爪牙之举。”陈登很是钦佩父亲的远见卓识。

却说袁术败回淮南后,派人去江东向孙策借兵报仇。孙策怒道:“袁术老匹夫赖我玉玺不还,僭(音jiàn,建)称帝号,背叛汉室,是大逆不道的行为!我正要兴兵前去问罪,怎么会去协助叛贼!”于是写书信回绝。使者送书信回复袁术,袁术看毕,怒道:“黄口孺子如此大胆包天!我先去讨伐江东!”长史杨大将竭力劝阻才止。

却说孙策自从发书信后,随时防备袁术攻来,点军把守住江口。忽然曹操使者来到,拜孙策为会稽太守,命令他起兵征讨袁术,孙策和众人商议便要起兵。长史张昭说:“袁术虽然刚刚战败,但仍然兵多粮足,不可轻敌。不如送书信给曹操,劝他南征我们作为后应。两军相互支援,袁术军必败。万一我们有失,也能得到曹操支援。”孙策听了张昭的计谋,派使者向曹操表达了这个意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题目: 王安石待客 王安石在相位,子妇之亲①萧氏子,至京师,因谒公,公约之饭。翌日,萧氏子盛服而往,意为公必盛馔。...
    Sao_Year阅读 11,260评论 0 10
  • 加入007已经 ,刚开始我一直担心坚持不下来,不过还好,看到大家都很热情,自己也深受鼓舞,我自己虽然写的不好,但...
    空中客车20120225阅读 35评论 0 0
  • 思绪混杂,时常一团乱麻,写作是剂拔乱反正的良药。 假日时间过长而囊中羞涩实在害人不浅,整日窝在床上劳累手机,睡眠质...
    倔强的楚蓝阅读 55评论 0 0
  • 公司:扬州市方圆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姓名:张建 组别:第363期(哈尔滨) 反省一组 【精进打卡第0039天】 【知...
    青山依旧_08f1阅读 33评论 0 0
  • 书名:《斯宾塞的快乐教育》 读后感:这本书是我最近看的教育类书籍中比较喜欢的一本书。关于本书,是作者自己对孩子的亲...
    初级会员第五季洪荣阅读 123评论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