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是发灰的深蓝,被云半遮掩的下弦月污浊地挂在天上。

我独自一人站在荒凉的大道上。

路很长,望不到尽头。两旁是密密实实被黑夜吞噬了一半的树林。

四下无人,安静极了。

借着朦胧的月光我看清了自己的样子:蓬乱着头发,衣衫褴褛,赤着脚。

我沿着道路往前走,不知道会通向什么地方,更不知道前方会有什么等着我。路太长,走了很久依然没有看到任何路标,甚至道路两旁的景象都没有变过。

我觉得自己在原地踏步。

又走出很远,走得自己都有些喘了。我望了望两旁的树林,依旧是那般模样。我有些慌了,故作镇定地又看了一眼两旁的树林。

天呐!每棵树竟然都是一个样子!树干一样,枝桠一样,甚至每一片叶子的模样位置都一样!我拼了命地往前跑,地上的干树枝和小石子刺破了我的双脚,我能感觉到脚底在淌血,湿湿的。想到自己踏过的道路上留下了一行匆忙的血脚印,我越发地害怕了,仿佛那行血脚印并不是我的,更像是一个人紧紧地跟在我的身后,我刚抬起脚他的脚就踏上我的脚印,更可怕的是,我看不到他,他却能看到我。

我快要崩溃了!

这时,借着月光的微亮,我看到不远处影影绰绰停着一辆车。

绝处逢生!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

濒临绝望的心又一次燃起了一丝希望。我忘记了脚底的疼痛,忘记了一路的荒凉,甚至忘记了内心的恐惧,一股脑朝着那辆车跑去。

我拉了拉车门,竟然开了!我迅速钻进去,尝试发动车。一声闷响,车发动了!猛踩油门,以最快的速度朝前开。两旁的树疾速向后退着,那行似乎属于我的血脚印也即可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我注视着后视镜,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大半,但我没有松懈,依旧没有把车速减慢。

我的视线从后视镜移到了正前方。正在这时,一个人突然从前方树林里窜到了马路中间挡住了我的去路。现在刹车已经来不及了。我猛打方向盘,车灵活地转变了方向,朝旁边的大树冲了过去。

“嘭!”一声轰鸣,车不偏不倚地撞在了树上。气囊没有打开,我被弹了起来撞碎了挡风玻璃。我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重新坐回座位,头却沉重地躺在了方向盘上,车喇叭没响。我的眼前一片模糊,渐渐变成了一片鲜红。

我听到自己的呼吸声,我听到外面的风吹拂树叶的沙沙声,又似乎听到有人低沉的笑声……

我好累,好困,闭上了眼睛。

当我睁开眼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我伏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手里握着笔。阳光温暖地洒在我的脸上,很是舒服。

原来是个梦。

我长舒了一口气。

办公室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这个时间,同事们应该都去吃饭了。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办公桌后,也离开了办公室。

来到餐厅,我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服务生拿了菜单朝我走了过来。我点了一份套餐,服务生记好后就去给隔壁桌的客人点餐了。我四下望了望,餐厅里人很多,只是没有聚在一起,大家各吃各的。

很快我的午餐也到了。

我迅速吃完,叫服务生,埋单。

服务生微笑着看我掏出钱包,那笑容让我很不舒服,甚至有些慎得慌。

我尴尬地拿出钱包:“多少钱?”

服务生微笑着对我说:“先生,这餐不需要付钱。”

我以为服务生在虎我,后来一想,也许是那个吝啬的上司幡然醒悟给我们员工的福利。虽然可能性不大,但还是挺惊喜的,又省了一笔。

“不是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吗?”我合上了钱包,笑着看着服务生。

服务生先是一愣,紧接着是一阵大笑,就像我讲了个很好笑的笑话一样。我诧异地看着他。

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咳了咳,又恢复了点餐时的笑容。

“先生,”他看了看我,“‘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话不假,但是,地下有啊。”话罢,便收拾好我桌上的餐具,离开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Symphony No.4 in C minor Op.43: Allegretto poco moderato ...
    西尔埃瑞斯阅读 187评论 0 1
  • 我热爱生活,热爱对生活未知美好的期盼。 前段日子,在南京师范大学里遇见一个喂食黑天鹅的女孩子,记得当时愉悦极了。因...
    飘落在人间阅读 70评论 2 2
  • 越来越发现,生活已不能好好的过了,哈哈,不要害怕,我的意思是说越发不能顺其自然了的意思。为什么呢?吃个饭先用手机拍...
    爱吃茶叶蛋阅读 79评论 0 1
  • 班委小凤说:"如果没有记录,历史很快会被遗忘;如果没有总结,成长就无迹可寻;如果没有及时反馈,坚持就难以持续"。 ...
    xz蓝天阅读 30评论 2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