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男孩与脚①躲在袜子里的人

1.躲在袜子里的人

      从事心理咨询工作十数年,今天遇到的是一个很稀有的案例。

        “他从来不把脚露出来,就算晚上睡觉的时候也都穿着袜子。去亲朋好友家做客,从来不脱鞋,为防主人家没有准备鞋套,他经常自备在身上。夏天的泳池、冬天的澡堂子是每个男孩的最爱,可这些似乎都与他绝缘。”

        说话的女人名叫周娜,我是昨天接到的预约,可她并非患者,这次咨询是为了他的老公,他怀疑自己的丈夫有严重的心理问题。

        其实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男性都有这样的问题,男性脚汗较大,无论是在朋友面前还是在爱人面前,不愿意脱鞋脱袜,多半是有点生理上的难言之隐,例如脚臭脚气、开裂脱皮、甚至残缺等等,最终引起心理上的一些小问题,这类人拘谨、不自信以及害怕被人议论。但是这些症状对于基本生活的影响都不会太深,可以不必太过在意。况且若是真有心理上的疾病,我也需要一对一的诊断,她这样的咨询可以说是毫无用处,浪费大家的时间,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既不能准确判断,也不能提供有效的干预方案。

        “可是他对这个太敏感了,我有时候都不敢跟他提起这些字眼儿,怕他真出什么问题,我知道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代替他来做咨询不对,但是我们的生活真的太难了,结婚一年多了,房事的时候只要我不小心瞟到他穿着袜子的脚一眼,立刻就软了,为了这个我也跟他气了好几回,但我知道这也不能全怪他,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之后的房事都是在车上或者其他穿上鞋的场合下完成的,在床上我们被子是分开的,他怕我碰到他的脚,我们无法拥抱着睡觉。我为了迁就他,感觉自己的生活变得很糟糕。”

      听到这里我才豁然明白,眼前的这位女士在这样的生活状态下也出现了心理危机,男主因为惧怕在他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脚,女主因为这件事而为夫妻生活困扰,这是一组相互关联的案例,具有关联性质。需要治疗的不仅仅只是他的丈夫,确切的说是这个家庭的心理出现了问题。看着她焦急不知所措的模样,我决定以家庭为诊疗对象,建立心理档案,她也同意我以家庭为单位来开展咨询。我想先尽可能的了解这个家庭里的成员。

      “周娜,您现在可以给我说说你丈夫和你的情况,尽可能的详细,我的意思是除了基本情况,把你能想到的都告诉我。”我是按小时收费的,所以我怕患者会因为时间问题而少言,但这项工作的核心就是沟通。而我会把从沟通中获得的信息标注在谈话本上,当然有些是没用的,有些也仅仅只是猜测,但这些都是我做出综合判断所要考虑到的因素。

      “我丈夫名叫康少安(少数姓氏,更容易被人铭记),亲朋同事都叫他安仔(昵称增加个人亲和力),今年28岁(心理处于较为成熟的阶段),本地人(在相对安全和确定的环境中成长),工作嘛是KTV的经理(职业性质决定人际方面应该没有问题)。安仔是家里的独子(时代印记),我的公婆是从农村出来的(经济一般),听安仔说他父母到城市后闹过多次离婚(家庭不和睦),除了不赞同他干娱乐夜场这类工作(价值不认同),其他的都是依着他的性子(宠溺),我常听公婆提起他读书的时候经常打架惹事(青春期暴力),逃课泡网吧酒吧,抽烟都是六年级就学会了(疑似品行障碍),不过现在戒烟了,只有在应酬喝酒的时候会和客人抽上一支烟。”

        “我今年25岁(心理处于较为成熟的阶段),比我的丈夫小三岁(更容易获得关爱),我是S省的,认识安仔也有十年了,恋爱五年(交往时间较长),去年结婚的,我们因为这个原因也一直没要孩子(家庭组建时间短,没有纽带支撑,容易缺乏安全感)。我当时来H省找工作时才刚满15岁,(两人进入社会的时间都比较早,且女方未成年)因为年龄不够,安仔帮了我很大的忙,我是单亲家庭,从小跟着母亲生活(原生家庭缺失),所以家里困难便出来上班了。(正规工作单位一般不会接受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所以我推测这里的工作应该是小作坊生产或者服务业)我现在主要是做主播,美妆的情感的都做,收入还不错,确切的说现在我们的家庭收入都还不错,结婚时的婚房是我们这些年一起努力买下的(有固定居所,相对安全),车子是今年买的,但是就他开,我在家开播一般用不上车,需要出去的时候也都是和他一起的(家庭中没有明显经济矛盾)。虽然我们两都有不错的收入,但是他也经常给我和我妈购买东西,我妈常说安仔是个舍得的男孩,也放心我们在一起。”

      “我们的学历文化这些都不高,能过上现在的日子已经很满足了,原本以为只要一起克服重重的困难,就能忘掉过去,走向幸福(这里说到忘掉过去时周娜情绪有起伏,说明过去的事是可以挖掘的有用信息)。可是现在的生活让我很压抑,生活也过得很糟糕,安仔的脚似乎成了我们之间的最大的阻碍,这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

     

      听完周娜的述说,她的家庭正如千千万普通的家庭那样,甚至还多少有些励志,让人对这段从年少时就一起走来的婚姻注入了更多的信心。但是周娜的述说中仍然存在疑点,或许是解开谜题的关键,例如她口中所说的过去,以及康少安的异常情况是从何时开始的。如果是童年至婚前阶段养成的,他们相处的时间不算短,十年的时间不可能不知道他的异样,如果知道,那么婚姻家庭的组建难度是可以预见的,心理预期方面不会像现在这样困难。如果是婚后养成的,那必然会有特殊事件的发生导致,但周娜并未说明。这些事情都必须弄清楚才能做好下一步的分析,而有些心理问题,只能给你解释他可能是怎样形成的,有哪些危害需要注意,以便自我克服和预防。更多的则是不可逆的,这个治愈过程不仅需要时间,还需要一个又一个的事件来推动,比较困难。

      而我现在了解到的情况还是太少,连预见性的判断都无法做出。我希望能再多了解一些关于康少安的脚。

      “你有见过康先生的脚吗?”

      “我们刚认识的时候见过,安仔喜欢打篮球,有次受伤我曾给他上药。”

      “也就是说在那个时候,康先生并没有这样的症状,他允许你碰他的脚?”

      “是的,那个时候他很阳光,性格开朗,身边朋友也多,没有这方面的问题。”

      “他喜欢打篮球吗?”

      “很喜欢,那时候白天在职专上课,下课了就打球,打完球直接来上夜班,有时候饭都来不及吃。那时候我喜欢偷偷去看他打球,我觉得那是他最帅的时候。”

        爱打球的男生对自己的脚会更加关注和爱护,如果本人的自信是依靠篮球所建立的,那么这种关注会变成爱。正如钢琴家爱惜自己的手,舞蹈家爱惜身材一样。

      “那后来是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变化呢?”

      “后来他被邀请去参加了一次什么公司的篮球赛,我忘记是什么公司了。决赛的时候摔倒在球场,当场昏厥过去。之后就没有再碰篮球,脚也保护了起来,不再给人看。”

      “是因为比赛输了吗?比赛造成残疾了吗?我是指断指这类。”

        “比赛当然是输了,他可是主力。但是没有造成残疾。比赛结束后那家公司还给了十万元的奖金,这笔钱是他的第一桶金,有了这笔钱,生活质量才得以改善。他康复后就追我,我同意了,说实话也是因为这十万现金是我亲眼看到别人送到他手上的的。可能我那时太物质,这么多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交往后他确实对我也好,这十万是交由我保管的。”

        这段对话中,我又产生了一些疑问,一场没有夺冠的比赛,设置这么高昂的奖金,我听说的一些大公司之间搞联谊赛,都没有这么丰厚的奖励,况且是亚军的话就更不合理了。体力这么好的年轻人,又是决赛关键时刻,会出现失误,临场昏厥这也是低概率事件。

        “周娜,我现在需要知道比赛前后有没有出现什么异常情况?康先生在医院醒来后是什么样的表现呢?”

        “比赛前他们训练了一段时间,边训边赛,那段时间公司给他开了假,他没来上班,就没见到他。决赛的时候我在现场的,我喜欢看安仔打球,所以决赛那天我也请了假。他那天状态不是很好,感觉没休息好,打球的技术下降了,跑得很慢,跑步的姿势也很怪,但他还是很卖力的在争取赢得比赛,最后还是倒下了。醒来的时候我没在现场,只有他的朋友宋泽在,他也是球队的,出事后也是他配合工作人员把安仔送医院的。我和宋泽的女朋友一起赶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出医院了,安仔一瘸一拐的没有说话,低着个头,一副丢了魂的模样。”

        “你说的一瘸一拐大致是什么样的?是崴脚那种,还是像鞋子里放了刀片?”

        “这个我当时无法区分,走路的样子有点怪。应该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没有见过他的脚,连穿着袜子的时候都在有意回避。”

        我感觉这个比赛的前后过程是值得被关注的,一些信息还要从宋泽那里得知。比如训练的过程,以及他昏厥后醒来的第一反应。而我认为第一反应应该是最为重要的一个信息。

        “那现在我们就来说说那些异常的举动吧。这些年来的怪异的细微的都可以聊,可以围绕着脚这个话题,这是我们今天聊天的最后一个话题,所以平时你不能和别人述说的事情,都可以吐露出来,您进门前我们签署了保密协议,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从那次比赛之后,安仔没有再打过篮球,那些他平时心爱的篮球鞋都没有再穿过,我记得之前因为穿球鞋上班还被带组班长罚款。从学校过来上班也是找个地方偷偷的把衣服换了,怕被别人看到。他在公司一直都很努力,所以毕业后就直接留在了公司做部门经理,不顾父母反对夜场工作,也执意留下。当然,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有机会最终走到了一起。他正式入职的那一天,我给他买了双皮鞋,换上西服。那次失误输了比赛对他打击很大,他既然不穿球鞋了,我们以后就不再去碰,我觉得我们需要开始新的生活。”

        “他从小就暴力,在夜场工作也需要一些手腕,才能管理其他人,虽然日子看似平常,但我还是留意到一些不一样的地方。他的脚还是不能被触碰的。有一次一个小服务员送酒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他的皮鞋,这原本没什么,但是那服务员想着是自己的领导,就赶紧弯腰去给他擦鞋,碰到了他的脚。下班后点名当众打了那个人几耳光,其他人也都被吓到了,不知道康为什么发了这么大的火气,只有我知道他触碰了安仔的逆鳞。”

      “我以为他只是不喜欢外人看到或者碰到,大男生有些小秘密也属于正常,但是后来我发现,我想错了,他保护脚已经到了心理变态的程度。”

        “结婚那天,我们有接亲的习俗,当然也包括婚闹,闹得越厉害婚后就越幸福。谁知道那天出了大事。我们在新婚当天都进了局子,真是此生难忘啊。

        婚闹的时候大家把他从婚车上拦了下去,一群亲朋嘻嘻哈哈的,一开始本没什么,他也笑嘻嘻配合大家,但我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他们把他压在电线杆上,就给他脱衣服,往身上砸鸡蛋,淋啤酒什么的。其中一个爱闹的朋友玩得兴奋了,就去扒拉他鞋子,安仔鞋带一般绑得很紧,那人使劲儿脱都没脱下来,安仔发现有人在掰扯鞋子就急了,难为情的大声求饶,因为是结婚,所以他一直都笑着求大家放过他。

        那个人见安仔这班难为情就更加来劲儿了,大声吆喝着:兄弟们,原来康哥怕这个!大家帮我呀!众人听到有好玩的就都拥了上去,五六个人把安仔架起来,那不长眼的东西就去解他鞋带,没几秒钟两只皮鞋就被强制脱了下来。那人又大喊:康哥,你这么怕是怕嫂子闻到你脚臭吗?哈哈哈!众人也狂笑了起来。

      我透过婚车的玻璃窗,看到安仔两只穿着黑袜的大脚在空中扑腾着,明晃晃的特别显眼,周围最起码有几十号人在笑。我心里想的是完蛋了!!!

        安仔挣脱了他们什么话也没有说,红着一双眼犹如着魔一般,捡起路边的石头就朝着那个闹事的挖了过去。最后大家都进了局子。因为都是朋友,又是皮外伤,也就调节了。我知道安仔的脚很敏感,但是完全没有想到会这么离谱。婚后的生活正如开始对你所说的那样,完全无法理解,我只能说是安仔心理上出了问题。我爱他,我想帮助他,我希望他能过上正常人的日子。”

        今天的谈话结束了。为了更快的知道问题出在哪,我需要周娜配合我。一方面要看到康少安现在的脚,虽然周娜确认康少安的脚不是那种臭到让人自卑的类型,只是有些汗味儿或者皮革的气味。但是仍然需要观察是否有残疾或严重脱皮干裂的情况。当然能让他放下戒备来一次面谈是最好的,如果不行,我让周娜找机会拍几张照片或者视频,当然这很难,就算是睡着也有可能因此举惊醒过来,反而更加刺激了他。另一方面,我希望能见到宋泽,我想了解一些过去的情况,特别是球场晕厥醒来后的第一反应,它可以帮我寻找康少安恐惧的源头。周娜走的时候一个劲儿的感激,她觉得一下子说了那么多,自己心里的压力减轻了不少,她感受到终于有人可以和她一起想办法了。但是我心里仍然忐忑,听周娜的描述我可以判断一个大致的方向,这应该是严重的心灵创伤,这种创伤一般是不可逆的,且离毁灭仅仅一步之遥,他不能再受到任何刺激。

        一开始我很反感周娜这种没事无病呻吟的诉苦,家庭心理问题的成因有很多,婚外恋、代际关系、亲子教育、经济矛盾等等,都是我的专长。我从未听说因为一双脚,引发家庭危机的。不知不觉间,我对这双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那双袜子下的脚,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2,811评论 1 30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236评论 1 256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4,386评论 0 212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1,004评论 0 175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779评论 1 25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776评论 1 176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393评论 2 271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161评论 0 166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979评论 6 229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511评论 0 213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296评论 2 215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637评论 1 229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242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121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512评论 3 204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19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13评论 0 167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525评论 2 230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615评论 2 23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