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末路22(二更)

96
杏卷名西
2017.04.17 22:38* 字数 2720

William醒过来的时候,首先看见的是Allen的脸,他们在福利院的时候并不熟,他不知道怎么面对Allen,因为他觉得对方并不理解自己的心情,所以他压制住内心的焦虑,只是干巴巴地询问:“他们回来了吗?”


“还没有。”Allen回答,起身去拿了一瓶酒和一瓶矿泉水。


William知道他们一定没回来,因为如果Jesse在,他一定会一直守在自己的床边。William惨淡地笑笑,从床上坐直起来:“Allen,我们得去找他们。”


“Aline打了电话,他们的手机没有关机,只是无人接听。”Allen把水递给男孩,“她开车出去找了。你的腿我刚给你包扎好,就安心躺着等他们回来吧。”


William环视这个屋子,不是客房了,是一个正经的次卧,开放式衣架上挂着装在防尘罩里的大衣,几个装成被褥的大收纳盒摞起来,堆在墙角,时钟显示现在已经是午夜了。再有五分钟,William的生日就到了。


“这是个备用卧室,”Allen解释道,“我和Aline约定,如果我们吵架,我们中的一个就来这里睡。这里距离主卧近,晚上如果有什么情况,我们能随时来照顾你。”


“我给所有人添麻烦了。” William轻轻挪动他的腿调整坐姿,他掀开汗湿的被子,空调的凉气打在汗珠上,让他一个激灵。他穿着Allen的短睡裤,感觉到大腿跟上的纱布圈圈缠绕,也浸着血液或者汗液,可是他又没法当着Allen的面脱裤查看。


“跟我说说吧。”Allen终于找到了启瓶器,打开他的Blue Moon,和William的水瓶碰了碰。


“Aline应该把所有情况都告诉你了吧。”William抿了一口水,“我今天太激动了,那个标志,它害了Jesse和Andrew,可我当时晕过去了我根本不知道。但我不应该自残。”


“要不要说说我们的共同敌人?”Allen问。


William的眼神流露出戒备:“说他干嘛,都过去了。”


“也许是因为,受害者之间的互助?”Allen干笑了一下,喝了口酒,“你白天哭了好几场,晚上还伤了自己,发泄够了吗?”


“要怎么才算够呢?”William示意Allen,尝了一口他的啤酒,像有点辣的汽水,并不好喝。他捕捉到了“受害者”这个词,眼前的男人比自己大了近十岁,如果发生过什么,也是好几年前了,那时候的Wayne,又是什么样子呢?


他想问,他又不敢问,他想象了一下很多年以后,有人让他回忆那时候的细节,他大概根本记不清了。大脑会保护自己的宿主,选择性的遗忘很多坏事情,大概连当时的情绪都不会记得,可能只残留一些肤浅表面的,类似“我很疼”的印象了。


“杀了他,”Allen目露精光,“杀了TomasWayne,才算够。”


William只当这是个气话,他当然想过杀了Wayne,他想过杀了生活中遇到的每一个欺负过他的人,可是想是一回事,行动是另一回事,哪怕是这样十恶不赦的罪行,William也只想几天后离开这个城市,不了了之。


除了面对Jesse和他的未来,他没有什么时候特别有追求、有行动力过。他想和Jesse远走高飞,但是曾经的野猫先生舍不得福利院,错过了一次又一次出走的机会。于是,William最后的那点行动力,也在Jesse的蹉跎犹豫中消失殆尽,他不属于院里,也不属于院外,他不属于这个城市,也不属于这个人间。


“他们会回来的。”Allen的声音打断了William的思绪,“我们一起,杀了Wayne,接管福利院,和毒枭合作,他将不再有理由追杀你们。”


William悲从中来,他兜了一个大圈子,想无声无息地蒸发,而这一句“合作”,毁了他所有对自由未来的期盼。他不能接受的是,割掉了那块皮肤,却要被打上新的烙印,他以巨大的代价逃离了过去,不能再进入新的圈套了。


所以,William看着对方的眼睛,确保他理解自己的决心不是因为那一口啤酒带来的晕眩,斩钉截铁地说道:“NO。”


“你想看看我是怎么做的吗?”Allen叹了口气,没再纠缠刚才的话题,他把啤酒瓶放在一边,站起来解开裤带。在William惊讶的注视下,Allen从容自然地脱下外裤,翘脚上床,给他展示自己大腿的翅膀刺青。


“你有一对翅膀。”William说,瞪大眼睛。


“他那时候还有点艺术追求,左边是他纹身上去的,”Allen就像在说一个稀松平常的笑话,“而我更有追求,我请刺青师傅给我对照着纹上了右边的翅膀。”他luo着大腿坐在床上,灌了一大口酒,扬扬下巴对William说:“所以现在,我可以飞,而你却失去了左腿的一块皮肤。”



清晨四点钟的时候,William被汽车的声音吵醒,他以伤腿能有的最大速度飞奔出门,看见Aline从车库走出来,破破烂烂的雷克萨斯停在院子里,Jesse和Andrew分别下车。


他冲过去抱住爱人,仰头看见Jesse的雕像一样立体的脸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共振了大片的阴影,一瞬间,猫的身上同时散发着xing欲的火热和再里一层的彻骨冰冷,William对此感到陌生。


但那感觉只有一秒而已,他就被男朋友抱起来,足足转了五六圈。他们相互把手指插进对方的卷发中亲吻,William僭越性地把舌头伸进Jesse的嘴巴里,他想用尽一切身体接触的办法,确认爱人近在咫尺,永不离开。


他们吻到快要窒息,直到William的手摸到黏糊糊的血,他赶紧松开Jesse,好像是因为自己刚才抱得太紧才让对方受伤了一样。走进屋里,他这才看见Jesse手臂大片地破损,血已经半凝固了。


“玻璃,我撞碎了玻璃。”Jesse解释道,然后他不顾流血的胳膊和脏兮兮的衣服,一把把身着睡衣的William公主抱起来,“给我指路,带我去浴室。”


这丝毫不像刚刚死里逃生,Jesse的兴奋劲让William的陌生感越来越强,他在被抱起来的瞬间转头寻找到正和姐姐交头接耳的Andrew,露出尴尬微笑:“我还没和Andrew打招呼……”但是Jesse已经不由分说地带着他离开客厅。


William站在淋雨隔间的外面,仍然穿着居家服,等Jesse洗干净自己,看见他只是随意用条毛巾紧裹住手臂的伤口,便小心翼翼地问:“不用包扎吗?”


“还没挑玻璃呢,虽然我现在感觉不到有没有玻璃留在里面,但其实应该检查一下。”Jesse开始放浴缸的水。


“那你现在赶紧检查啊!我给你看!”William上前一步,但是被Jesse制止了。


“太花时间了,现在不用管,生日快乐,我晚了好几个小时。”他温柔地亲吻William刚才被他抓住的手,又去抚摸他的pi gu。


“Joe Leyva都知道了吧……送给他的是个冒牌货,所以才追杀你们……对不起……”William说着说着又红了眼睛。


Jesse的手在摸到厚厚绷带的时候停住了,他惊讶地问:“这是什么?”


“Aline没说吗?我把那个标记给剥掉了……”William阻止了对方想脱下他裤子查看的举动,“Allen给我处理的伤。”


Jesse粗鲁地拨开William遮遮挡挡的手,一把褪下他的短裤,圈圈的绷带展示在眼前,他像是被白色刺痛了一样,紧紧闭了一下眼睛。但是William庆幸爱人没有看见血肉模糊时候自己丑陋的一面,尤其是没有亲眼看见烙印的模样。


“傻瓜,Leyva根本就没有发现,他追杀我们是因为Andrew知道的太多了。”Jesse的手轻柔拂过纱布,他跪下来,给爱人的伤口处印下一个吻。


然后,他们穿好衣服回了William住的次卧,把浴缸和客房留给Andrew。William觉得自己像个傻瓜,他在浴缸里拿起刀片的时候,一度更想割开的是自己的手腕或者喉咙,他以为自己的失忆足以当场害死爱人了。没想到,Andrew才是“连累”Jesse的那一个。


他递给Jesse纱布卷,看着他自己弄好胳膊,然后一起躺在床上。Jesse用未受伤一侧的手臂搂着他,断续着说他们逃出生天的过程,不时在他脸上、锁骨上、手上,印下更多的吻。天空开始泛白,日出了,William终于忍不住,主动问道:“亲爱的,你说过我过生日,要告诉我你和Andrew的事。”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