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 6 啼方神册

“你们到底是谁!胆敢在神册阁禁地造次!”高个子法师指着晏的鼻子说到。

“误会了!误会了!师兄你误会了!师尊门徒众多,我等都是师尊派往啼方各城传法的,今日加冠礼,我等才回到王城,你若不信,师尊腰牌你总该认识吧!”只见晏三指并立在怀中施了一个幻物阵法,随机掏出一块腰牌来,上书“无量神册门门尊煜之令“ ,腰牌散发出九乘法师独有的金光,晃得人都直盯着这腰牌看着。

“师兄且看,师尊腰牌在此,师尊有令!“ 晏高举腰牌,两位神册门法师以及众卫士皆拳揖顿首听令。

“你二人随即赶往王宫参加典礼,加冠礼乃啼方法师之盛会,你二人修行刻苦,可一同前往!令沐率门人接替于你,速刻交接,不得有误!”晏说罢便去扶起刚刚还在质问他的高个子法师“师兄你看,我等也是受师尊之令前来,我等是见过典礼了,你们还没见过,快去看看吧,师尊可等着你们呢”

"哈哈,原来是自家兄弟,误会了误会了,我就说嘛,师尊没有忘了咱两!" 矮个子法师兴奋的说到。

卫队军士见到此幕皆退去,高个子法师似乎还在犹豫,但看到师尊腰牌又不敢多说什么,他这个三乘法师是断然不会识破晏的幻物阵,随即正色对晏说到"既然师尊有令,我等自当遵从" 说罢高个子法师将神册阁印鉴交于晏便和矮个子法师离开了神策阁朝王宫而去。

晏见二人已经远去,小声说到"哈哈,这两个蠢材,跟我玩儿阵法,你们还太嫩!" 然后得意的捋了捋青白相间的胡子。

"师尊贵为九乘法师,那二人只有三乘,这下他们可有好果子吃了,哈哈哈" 众门徒应和道。

"好了,事不宜迟,你二人留在门外,其余人随我速速入阁!" 晏对着门徒说到,留下两个六乘门徒在门外。

虽然过了三十年了,但晏还是对神册阁熟门熟路,径直连破一到六层的阵法,直达七层啼方神册所在。

神册阁第七层名曰通天玄阵,由三十六道阵法层层环绕,外十八为无量金刚阵,内十八为修罗伏魔阵,外十八为阻挡外人靠近,外十八一旦被破内十八便可召唤修罗炼狱,届时冰火雷电轮番上阵定叫人后悔来此。

晏早知这三十六阵之厉害,故而不敢硬闯,当年和潇争夺神册就是吃了这修罗伏魔阵的亏,此番隐忍三十年,如今又骗过守阵法师,将神册阁印鉴骗到手,啼方神册定是唾手可得。

神册阁印鉴为神册阁唯一通行之信物,本为神册门师尊掌管,现天下太平,啼方国王又经常来神册阁闭关修炼(引出后面神册为啼方国王延命之法),故而谁当值且交与谁保管,这倒便宜了晏,谁也不会想到有人会来偷神册吧。

只见晏令门徒四散在外阵周围,外十八阵触发,顿时十八道蓝光散出,由内至外交相环扣,外环由东南旋转至西北,内环依次交替往反方向旋转,有胆敢近前者轻则五賍俱损重则即刻毙命。

“无量金刚阵甚是厉害,在为师破解之前大家千万不要靠近”说罢,晏遍施阵祭出神册阁印鉴,只见那印鉴一飞冲天,化作一道金光直冲阵法中去,霎时间,蓝光皆散,内十八的修罗伏魔阵也化为无形。

“师尊!阵法已破!”

“哈哈哈,三十年了!啼方神册终于是我的了!” 此刻的晏竟然留下了泪。

三十年晃梦一场,多少骨枯家亡,矞矞皇皇胜为王。

“大乘名号又怎样,铎泽国师又怎样,我就是要看到你潇跪伏在我面前!将本来就属于我的一切一件件的夺回来!哈哈哈” 晏大笑着走近神册台。

“恭喜师尊重获啼方神册!我等誓死追随师尊!” 众门徒应到。

晏小心的捧起啼方神册,在他的眼里满是激动与欣喜,还夹杂着丝丝的可怖,晏对着神册左瞧右看,翻开神册快速翻阅了一番,突然,他的眼睛亮了,刚才的欣喜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可怖的黑瞳直勾勾盯着神册。

“天佑我穷莱!天佑我穷莱!哈哈哈,真是天佑我穷莱!众门徒听令,火速随为师赶往鬼蜮城与君上汇合!此番定要叫那潇老儿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晏狂笑着对门徒命令到。

随后晏遍和门徒一起下阁,准备赶往城外与早已在城外等候多时的门徒鸠汇合。

”晏贼休走!“ 神册门师尊赶到神册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