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方望远

图片发自简书App

曾计划每月登一座山,却常常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践行。在户外的活动,尤其喜欢登山,一路攀登,战胜体力和心理上的种种困难,出尽一身臭汗,登上山顶,山风徐来,举目四眺,一揽众山小,那是一种很爽的感觉。

清晨早起,背上背包,独自登山。公园里的山,本不该叫山,因为很矮很矮,我毫不费力便登上了,少了许多户外登山的快感,但这公园的山唯独有个好处,便是山上有一座高塔,可以沿梯而上,到了塔顶四周转悠,全城风景尽收眼底,这也就算作是登山了。

转悠在山下的幽幽小径,红花绿树尽在眼前,你可以抚摸惹人爱的绿叶,可以把鼻尖凑近花前,贪婪地深呼吸,让花香沁入心脾,给你一个神清气爽美妙感受。但山下是热闹的,有晨练的男女老少,还有忙碌的环保工人,虽有树木的掩映,也避免不了公园外,车水马龙上的公路传来的喧嚣。

沿陡直的阶梯,开始登塔。每上一层,我都喜欢沿着塔的四周,转一圈,因为每一个高度看到的风景,都是不一样的。

登上二楼,方才山下看到的身材高大魁梧的大叔开始变矮,我不再被葱笼的树木包围,和一根根粗大的树杆作伴,而是看到了各种颜色的树冠,城市中的公路,宛如一条条灰色的长布带,清晰现在眼前,我可以推测我来时的方向,花园的布局,也一目了然,但高大的楼房,还是平行于我的视线,挡住了我的视野。

我继续攀登,直到塔顶。冬天的雾,渐渐在眼前变薄,只是向我四周的远方渐渐加厚,我就仿佛在一个白色的圈圈里。

沿塔四圈转圈,偌大的城市,尽收眼底,红的,黄的,白的,各色房子,如一个个小模型图挨挨挤挤排在一张城市的图纸上,纵横交错的水泥道及绿化道,把它们分割成一块一块。远处突出的高大楼房,柱子一般屹立在图纸之上,有了金鸡独立的优越感。公路上行走的汽车,如一只只小甲虫,湖泊,江流如一面反光的镜子,安静的倒映着湖上的桥梁和周围的树木和高楼。望塔下,高大耸立的城门,成了一个小方块,底下的栏杆,也成了或宽或窄的直线,栏杆上一个个的扶手,成了一个个点,把这条直线切成一小段一小段的线段,围在塔的四周。一块块灰白大理石和青绿色的方砖砌成的路面,纹路还是依晰可见,只是方砖上多了,许多仿佛是小人国来的人们,他们也穿着各色衣服,也和我们一样会运动,赏景,拍照,嬉戏。

站在高处,才知道房子的屋顶看起来没那么单调,也可以有这么多的样式和用途,可以是一个方块一个方块拼成的绿色菜园子,也可以是一个盛开着鲜花,挂着果实的花果园,放上一套休闲桌椅,在高空泡茶休息,何等惬意,挂上秋千,晃悠着看星赏月,几多忧闲。

高处看树林丛花,就像是打翻的颜料盘,色彩自然混合,极其丰富,单单绿颜色就有这么多,深的浅的,明的暗的,厚重的,轻快的,或单纯,或重叠……看不尽,说不完。南国的冬天里,叶子变黄的树木,一身黄衣裳,还有整身变得褐红的水杉,穿插在绿颜色里,显得特别的明媚。

起雾的早晨,天空一片灰白,我无法和我喜欢的悠闲的云朵,湛蓝的天空和朝气蓬勃的朝阳问好,只能再次望向远方搜寻,天边是被雾气淹没的,白带前的楼房若隐若现,给了我无限瑕想的空间。

忽然感到一阵颤抖,原来双手,脸蛋已经冰凉,晨风夹着雾气里的阵阵冰凉向我袭来,只是我一直没有发觉,我哈了口热气,搓了搓手,紧了紧大衣,原来惆怅的心情早已烟消云散。

望向来的方向,忽然想起,家里的两只“猪”,一定还在暖和的被窝里熟睡,能睡,那是他们的幸福。人各有所好,有人喜欢家里的闲适,有人喜欢山野的宽阔与刺激,所爱各异,何必苟同。迁强的同行,只会坏了,彼此看风景的心情。人生本来就是一场灵魂的独行。

心中的雾气已消散,温暖的阳光照进心里来,一片敞亮,一片祥和。

许多年前,苏轼早已告诉我们“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当我们困惑于生活中的种种琐事,终日不得解脱,苦闷,烦躁随之而来,心有千千结,欲解还乱。我想,这什我们应该需要一场心灵的出走,去登高吧!随着步伐的行进,我们的身处的位置渐渐变高,眼界便越来越宽阔,心胸也变得越来越宽广,心中容纳的万物也越来越多,更重要的是远离山下的喧嚣和种种纷扰,能有一个空旷而宁静的空间,和自己来一场心灵的独白。

山下万物和谐共存,他们都有各自存在的理由,相互联系,又各自独立。你会发现,原来自己苦闷烦躁,是一种对他人的不赞同,和对自己的不允许。当你尊重了所有的与你不同,当你允许了自己的不能所及,一切的死结便会自然解开,原来自己只是在自己的情绪洞穴里走不出来。

有太多看不惯的人,看不惯的事。那是自己的修炼不够高度,当修炼到一定高度,方更能看清事物背后所有可能的本质,才会更多地去理解与包容。

就像一个孩子叛逆逃学,可能是为了引起家长的关心,试图挽回父母日渐争吵,处于离婚边缘的破碎婚姻;公交上的大叔脸怒气,也许正是在讨薪未果回来的路上;一个衣着朴素的老人,捡拾邻居丢弃的食物,可能不是贫穷,只是好心拿去喂养流浪的猫狗,他抛妻弃子隐身而去,也许是身患绝症,只愿用自己有限的生命为他们争取更多……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唯登上山顶,方可一览众山小,唯不断修炼,提升心灵的高度,方可更真切地感受人间的悲欢冷暖,方可包容所有的与我不同,与世界,与生活,与自己来一场和解。

许多年前掉落凡间,就是要来一场灵魂的修行。


无戒90天写作训练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