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溪春行

蓝天下碧水上,新芽坚挺的冒出嫩黄的叶尖,被阳光照的透明发亮,像缀满了一树的碎金子;古老苍木盘曲的虬枝尽态极欢,一点点,一节节,不断延伸,伸展成自己喜欢的姿态,站在这山谷里,一半沐浴着阳光,一半笼罩着阴凉;农家自嗮的青菜干像素颜姑娘的短发,在山风吹拂中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好闻的味道,很想立即抓上一把,配上肥瘦相间的五花肉在柴火灶里,旺火炒上,那是多么下饭的美味一道。

里瓜溪静静地,虽说假日,并没有什么游人,倒是像我这种念着二十多年前的旧事的人,还在被哗哗的水声引着不断向前。

石路并不平坦,静谧的周遭却给人以没来由的轻松感。入口处那座农舍比从前更破旧了,年久失修,风雨飘摇的土木结构的旧屋已人去楼空。走着走着,终于逢着了一群活活泼泼的白鹅,青山绿水间瞬间多了一份灵动,水真清呐,把这些鹅们洗涮地一身雪白,个个高昂着头,有时在想同为家禽,鹅怎地就有着一种天生的傲慢,比起鸡鸭走路都要更大爷作派些,当然,那是读丰子恺写的《鹅》时的忍俊不禁,这里的鹅,没有鸡鸭狗猫之类的宵小骚扰,更似乎世外桃源的,穿着圣洁羽衣的隐士,骨子里透着一种超然于物外的傲气,喜欢了,就下水里扎个猛子,大多是悠游自在的从东头滑向西头,或是把个人加入了队伍,成群结队的游戏,也有倦了就站在岸边石头上歇息的静静望着水里的伙伴,还有就爱惜的在水里梳理着这一身洁白的羽毛,水真清,红色鹅掌在水里一下一下拨动的样子看的分明,想来7岁的骆宾王会有《咏鹅》这么有画面感的句子,一定也是眼前此景的妙手偶得了。孩子笑说做这里的鹅真挺幸福的。我不禁莞尔,是啊有阳光正好,空气清新,水清流缓,更没有什么人来打扰它们的那份宁静,它们就这么安闲地游啊游啊,还愁什么呢?

正看着出神,那边一阵聒噪,一只大白鹅似发出凌厉的警告声,一群原本悠闲的大爷们顿时有一种水中游泳名将的架势,在水中疾速驰去。原来我们的同行之中,有人看上了这青山绿水间养的白鹅炖上岸上晒的青草药,实在是清热去毒的好药膳。鹅主人,一对独守山中的老夫妇,已抓住了两只肥大的准备宰杀。

我那原本不羡神仙只羡鹅的心,不禁有些悲凉起来,我们的到来终究是改变了它悠游的生活。它终究也逃不过成为口中餐的命运。突然不想吃了……/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