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

春末夏初的晚上八点钟,这座城市已是万家灯火。

于楠此刻正在C市西南角的一座老楼的二层客厅里陪着两岁的儿子玩耍,老公坐在沙发上笑吟吟地看着她们母子,婆婆在小卧室里正用她听不懂的方言打着电话,爽朗的笑声一阵压过一阵。

于楠挠挠头,突然想起来已经有三天没洗澡了,头发发痒,浑身像是馊了一样,于楠想着,“正好今天儿子睡得晚,趁他睡觉之前的这个空隙可以洗个澡。”

她对老公说,她要去洗澡了,让老公陪儿子玩会,老公满口答应。于楠走到厨房把水的温度调好,她们家洗澡用的热水是从厨房壁挂炉上过来的,一家三个成人,每个人洗澡用的温度都不同,这水温总是被调来调去的。

调完水温,一切搞定,她本是打算到阳台上拿上毛巾,捡几件换洗的衣服,儿子胖乎乎的小手在身后拉住了她的衣角,“妈妈,拉臭臭。”

本来满口答应她照顾孩子的老公,此刻完全忘记了孩子的存在,正抱着手机在那看得尽兴呢。于楠忍住脾气叫了老公一声,老公摆摆手说他要回一条很重要的信息,让她稍等一会再洗澡。于楠只好把手中的毛巾重新挂在阳台上,看眼下的形式只好伺候完儿子拉臭臭再洗澡了。

这时刚刚还在打电话的婆婆从小卧室里走了出来,打着哈欠对于楠说,她来陪着小家伙拉臭臭,让于楠去洗澡。

儿子看着奶奶来了,还是扯着于楠的衣服不放,非要妈妈陪着拉臭臭,于楠蹲下对儿子说:“小熊熊怎么拉臭臭来着,是不是让奶奶陪着?”小熊熊是于楠给儿子讲的众多绘本中的一个,儿子听了,似乎有几分道理。

“所以,宝宝也要让奶奶陪着拉臭臭啊!”于楠接着说,儿子不再吵闹了,好像在思考她的话。

于楠松了一口气,快步走到洗手间,千万别再出什么叉子,儿子九点就要睡觉,她必须陪着,再折腾出什么事来,她这洗澡计划就泡汤了。

她赶紧把洗手间的门关紧,刚刚打开水龙头,正准备脱衣服,突然发现自己没有拿毛巾和换洗的衣服进来,“这可怎么办?出去再拿,怕又被儿子缠住。”于楠正犹豫着要不要出去,突然听见“咚咚咚”的敲门声。

老公在门外面说道:“你这洗澡的,连毛巾都不拿。”于楠一阵感激,赶紧接过老公递过来的毛巾和衣服,又紧紧地关上了洗手间的门,再紧紧地关上淋浴的门,把洗澡水调到最大,这样她就听不见外面的任何声音了,可以好好享受这难得的没人打扰的时光。

洗澡水刷刷刷地从水龙头里洒下来,浇在她头上、肩膀上,像是一股股暗暗涌动的细流从她身上流过,再从她的指尖、发梢、脚底板汇集到地板上,流进地漏里,这水就完成了它的使命。

于楠自从当了妈妈之后,好久没有享受过这么惬意的洗澡时光了,儿子自小比较粘她,只要她在家,一定要她陪着,即便是儿子睡着了,她洗澡也洗不踏实,总怕自己洗着澡时,儿子醒了,她每次洗澡都是急匆匆的,她甚至觉得那不叫洗澡,最多也就是用水把自己冲一下。

随着水龙头的最后一滴水滴在地上,于楠洗完了澡,没有了哗啦啦的水流声,耳边一下子清净了不少,随即又传来了客厅里老公正和儿子嘻嘻哈哈玩球的声音,婆婆也开始了她下一轮的打电话之旅,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身上的水被毛巾一点一滴地吸了进去,于楠从镜子里盯着自己的身体看,她突然觉得这生活的烦恼就像女人腰上满满堆起来的赘肉,男人身上渐渐鼓起的啤酒肚一样,到了一定年纪,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些,逃是逃不掉的,所谓生活的艺术也不过是找件体面的衣服把它们严严实实地遮住。

于楠穿好衣服,款步来到客厅,听着儿子的大笑声,老公的夸张的逗乐声,还有婆婆打电话那魔性的声音,生活一下子似乎又幸福起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