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弯道

淡绿的狗尾巴草,掩盖了一个、一个、又一个惊险而悲惨的故事。

坐在星空下的小院,熏蚊的艾叶火花闪闪,艾香飘散在浓浓的烟雾里。长者用他干脆的语言 ,讲述了多年前,发生在米家凹公路三个人的惊险故事,而那条盘山公路s形急弯下坡处,我也曾开车急驶而下。

七月一个阴阴的午后,我沿着米家凹公路向上散步,雨雾笼罩着路边翠绿的狗尾巴草。

狗尾巴草下掩藏着惊险而悲惨的故事。

狗尾巴草下,一堆堆散落的青白色小石子,已和潮湿的泥土长在一起,我轻轻拨开野草,捻起一粒石子 ,望着不远处的水库,想起长者昨晚讲述的悲惨的故事。

第一个人的故事:杨五弟

杨五弟,货运司机,家在南北交界某县,那里有一个个石子厂,他的老板请了几个司机,将打碎的石子运往外县。杨五弟在家排行最小,当年三十多岁。他爱抬杠,每次跟人较劲,眼珠凸起,脸上痘痘的颜色更深了。

那天晚上,杨五弟在街上同人喝酒,一盘拍黄瓜,芹菜拌花生米,凉拌豆腐干,一盘猪头肉。乡村老板柜台上,一字排开紫红色散装高粱酒坛,酒坛盖儿裹着鲜艳的红布,没刷油漆的粗糙木桌儿,那场景,让人想起《水-浒-传》里的镜头。四个人喝了三斤半。

村里安静极了,劳累一天的人们,进入甜蜜的梦乡。四个人摇摇晃晃,村东村西,晃回家。

“啪啪啪!”

“谁呀?三更半夜啪啥啪!”

杨五弟的妻子眯着困顿的眼出来开门。

她打开门,一个沉重的身体倒进她怀里,她一个趔趄,心头一惊。一股刺鼻的酒气熏得她差点儿吐出来,她连拖带拽,把睡死的丈夫安顿在床上。

杨五弟一觉醒来,已日上三竿,他喉咙干得冒烟,妻子递给他一杯水,让他润嗓,逼他喝完一碗小米粥,塞给他两个包子。他急匆匆赶往村西石子厂,工人正往货车上装石子。

老板看着他红红的眼珠,问他昨晚是不是喝多了?他谎称说没有, 那个年代对酒驾查得不严,老板也没再说什么。

他拉着满车石子,沿平原公路,向南出发。

夏天的风,吹醒他昨夜的酒意,他清醒了,使劲眨眨眼。

“昨晚喝多啦?”副驾闻到一股淡淡的酒味儿。

“没事儿。”他双眼直视前方,欢快地吹起口哨。

车行驶至邻县公路,他第一次走这条陌生的盘山公路。那时,没有导航。毒花花的太阳光穿透玻璃射进驾驶室,他减慢车速,将车停在宽敞平坦处,二人下车休息。

在豫鄂省界处,有一条石子铺的公路,沿他们停车的地方岔开,(简书创作者薰衣草的清香原创首发)向南蜿蜒而上。公路一边,一条一尺左右宽的细细山泉,顺流而下,泉水边,脉络清晰的黑色远古树叶化石,随处可见。

泉水边,脉络清晰的远古树叶化石随处可见。

二人手捧清冽的泉水,开怀畅饮。

“这水真清,真甜!”二人起身上车。

车很快行驶到一s形急拐弯下坡处,山路边有三两户人家 ,离水库很近。高坎下,野草丛生,野花遍布,种植着桃树,梨树,银杏树,杉树,还有高大的野生树种。

杨五弟是北方人,他不熟悉盘山公路。

他想减速行驶,可是急拐弯下坡路,他的车因惯性往下冲去,他来不及刹车,就在一刹那,车翻了,满车石子倾倒而下,哗啦啦滑向路边,滑向水库。

杨五弟和他的副驾双双身亡。

微风轻吹潮湿的狗尾巴草,草丛下,散乱的青白石子已和泥土生长在一起。这青青的狗尾巴草下,竟掩藏着如此悲惨的故事。

第二个人的故事:赵眯儿

赵眯儿开了一个养猪场。

赵眯儿四十岁,也是外地人。他那双眼睛只有一条缝,就像在一个甜瓜上刻了两刀。因为他的眼缝太细,他跟人说话,要抬头往上看。他的脸圆圆的,短短的,光滑的皮肤,微黑。他爱笑,一笑,露出上面一颗折断半截的牙齿。

他家养猪场里的猪,有白毛,有黑毛,猪长得圆溜溜的,就像赵眯儿,圆圆的身材。

“喽喽喽喽喽喽喽~~”猪们听着赵眯儿的呼唤,都哼哼着过来抢食。

他的妻子更圆了,比他还圆了一圈,手和脚就跟刮过的猪蹄儿样白白胖胖,她伸开双手背,十个深深的酒窝,真好看。人送外号:“唐朝美女”。

赵眯儿又要往邻县送猪。

赵眯儿有点儿迷~信,每次出门前都要找人算一算,这天,算者掐指一~算,告诉他,这次出门儿有险情,要如此这般操作才能避险。赵眯儿谨记于心。

赵眯儿的眼睛不利于开车,他请了专业司机。这天,车里装满十四头猪往南方开去。

他坐在副驾,盯着前方。车行至107国道,忽见一骑行的红衣女子。他让司机减速,慢慢跟着她。车渐渐靠边停下,他喊住红衣女子,出高价买她的红外套。

女子见陌生司机要买她的红外套,感觉很奇怪。她开始不予理会,继续往前走,赵眯儿出更高价买她的红外套。

女子心动了,最终脱下她的红外套,卖给赵眯儿,骑车继续前行。

赵眯儿将女子的红外套放在轮胎下碾压过去,驶离107国道。

前面出现一条大河,他经过大河桥面,来到一个隧道,穿过隧道,他的车往盘山公路开去。

赵眯儿和他的司机拉着一车猪,小心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公路一边是山,另一边是悬崖,悬崖下是密密的灌木丛、野生毛栗子树、橡树。悬崖一边没有公路护栏,他的司机开得更加小心。

车慢慢行驶到杨五弟当初停车喝水的地方,赵眯儿让司机在此处停下休息一会。

秋天的远山,寂静无人,只有山鸟鸣唱。

细细的山泉叮咚而下,赵眯儿和他的司机捧着清凉的山泉水,赞叹这里风景如画。

“只是这盘山路太危险了!”他的司机忧心戚戚。

“没事儿,你小心点儿,慢慢开。”赵眯儿在心里盘算着他找人算过的事,他想起那个骑车的红衣女子,他不知道 ,那红衣女子某天在107国道遇车祸身亡。

他在想,这车猪卖过之后,能稳稳地赚一笔大钱。他心中暗自窃喜,他笑了,眼睛那条细线样的缝完全眯在一起。

公路上没有行人,偶有当地骑摩托车和电动车的人疾驰而过,(简书创作者薰衣草的清香原创首发)还有一两辆当地拉人的、收板栗的面包车。

赵眯儿的司机千般小心,但开到此处已有些疲劳,平时偶尔替换司机的赵眯儿,换下司机,坐上驾驶室。

车行驶到杨五弟出事的急s弯下坡处。

赵眯儿眼睛的视宽、视距是看不见更宽更远的距离的。

他同样是外地人,不熟悉这条路的路况,他想刹车缓行,可是,还没等他踩刹车,车朝着水库边的悬崖疾驰而下,十四头猪滚进水库,淹死了。

赵眯儿喊了声:“完了”,眼前恍惚出现妻子白胖的模样,意识逐渐模糊、虚幻,一丝游~魂离开身体。

赵眯儿的司机身负重伤,赵眯儿成了植物人。

我眼前浮过骑单车的红衣姑娘,渐行渐远。

第三个人的故事:林子风

林子风,三十八岁,家在省城,他的外表像他的名字一样,风流倜傥。他有一个幸福而美满的家。

多年前,林子风以优异的成绩出国深造,六年后回国,在省城一家外资上市公司做CEO,年薪百万,同时还参与公司股东分红,持有公司原始股。

他和妻子虹的相识,是在往返国内外的飞机上一见钟情,他的妻子是美丽的空姐。他们从相识相恋,直到结婚生子,十一年过去,如今的他们的儿子已整整十岁。

几年前,三十二岁的妻子,离开空姐的岗位,回归家庭,相夫教子。

孩子上幼儿园,孩子上小学。

虹盯着过去做空姐的照片发呆,她再也不想待在家里做家庭主妇,她想走出去,她想有自己的事业。

林子风拗不过妻子,只能默许她出去工作,家里请了位阿姨。

虹很快应聘到一公司做老总秘书。

四十五岁的老总,妻子得重病亡故,他沉浸在失去妻子的悲痛中,无心打理公司,到舟山一月散心。

美丽能干的虹全身心为公司打理一切。

当虹的老总从舟山回来,看着公司的一切井井有条,公司业务蒸蒸日上,他对虹的聪明能干刮目相看。

不知何时起,虹的老总爱上了她,深爱着丈夫的虹选择悄然离开公司,而她的老总却依然苦苦恋着她。

林子风发现妻子的转变,他在暗夜里沉默。

沉默中的林子风压抑得快要发疯了,他决定带家人出去走走。

他向公司请假,带着父母、儿子和妻子,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向父母老家的方向开去。父母老家,必经米家凹那条盘山公路。

春风吹进车窗,吹向林子风,吹向虹,(简书创作者薰衣草的清香原创首发)二人不约而同,相视一笑。对面山坡上,粉白的野杏花烂漫了整个初春。

车载音乐响起动人的歌声,一家人在欢笑声中来到米家凹公路那个危险的s弯下坡处。

林子风准备踩刹车,可急中出错,踩了油门,他以120米/每小时的速度向急弯下狂奔,一车人吓得尖叫。林子风拼命踩刹车,可已来不及了,家人惊恐地闭眼,听天由命,眼看车要翻到悬崖,全家人命在旦夕。

“咚!”

一声沉闷的巨响,路虎撞在路边一棵大榆树上,嫩叶裹着洋辣子(身上长满刺的淡绿肉虫,刺人火辣辣地生疼)落满车顶。车头因巨大的撞击力而变形,全家人幸免于难,只受了轻伤。林子风吓傻了,惊魂未定 ,他死死握紧方向盘,怔怔地坐在驾驶室。

车上哭声一片。

虹清醒过来,打开车门,扶出家人,全家人站在路边,相拥而泣……

……

“咚!”一声巨响,车撞在一棵大榆树上。

我缓缓地走在七月的米家凹公路上,走向故事中的s形急弯道。弯道上面竖起一块蓝色的警示牌:紧急险弯,注意慢行!

靠近悬崖的路边,已加固了长长的蓝色护栏。

仿佛是为纪念那逝去的生命,公路两边开满红色、白色、黄色、米黄色、淡紫色的野花。

七月的风吹来,七月的阵雨落下,我撑开伞,慢慢回家……


曾经的急弯道,愿从此不再有危险,看这里风景独好。,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芳华的日记 【人在旅途】[https://www.jianshu.com/p/47ae31c02363] 01 沈...
    雅拉河畔2020阅读 2,887评论 57 142
  • 文/王云昌 强制把梦带到践行的路上 从那一天起 就开始了一段艰难的旅途 看天种地 看脸说话 微笑里裹挟着无奈 每一...
    52淡然的春天阅读 69评论 2 5
  • 声明:不允许微信公众号”时光邮递箱”、”韩先生的酒馆”、‘’墨马图文‘’,选用河水清清在简书上的任何文章! 正往前...
    河水淸淸阅读 99评论 3 9
  • 八月的太阳并非如此的热辣,在长长的河滩上有两个小黑点慢慢放大。在那黑点移动过的地方,有两行大小深深浅浅的足印,...
    澜飛阅读 355评论 4 18
  • 文/朱朱哥弟 【青·故事优选】[https://www.jianshu.com/c/11c8f8761ed1]专题...
    朱朱哥弟阅读 5,561评论 89 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