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所有不知道我的人

 给所有不知道我的人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这句话在网络上很流行,有些人甚至把它当做自己QQ上的所谓个性签名,所以我一直以为这句话是当今的网络语言。直到最近,我读《增广贤文》时,看到这句话,我吃了一惊,再看到它的出处,我又被吓了一跳,它竟然出自先秦时代的《诗经》。不得不说,老祖宗的智慧令我敬佩得五体投地。

  由于身体原因,我被很多人当做弱势群体来“特殊对待”,甚至有时会受到排挤。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其他人无论是上课,还是做其他事情,都是成群结队的,而我总是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的,不愿意和别人一起。但这并不是代表我不喜欢热闹,相反,我特别喜欢把一群熟悉的朋友聚在一起玩,至于我不熟悉的人,我是选择敬而远之的。这是很正常的现象,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一个人来到新集体里,心里或多或少会有点恐慌和不安。因此,刚开始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彬彬有礼,小心翼翼的,生怕哪里做得不好,令别人厌恶。要想融入这个集体,是需要时间来磨合的。就如,我们寝室里有六个人,有四个是一班的,他们的课和我们不一样,所以,作息时间也会跟我们有所差别。晚上,他们第二天早上没课的话,就会玩到很晚,令我无法入睡,但我不敢跟他们说。我觉得这是可以理解的,并不怪谁!我只能去慢慢调整自己,乐观地对待一切不如意的事,不然的话,我就会烦躁不安,处处碰壁。

  我不爱说话,并不代表我不想说话。如果我是个正常人的话,我想,我的话也会挺多!我是个表达欲极强的人,很多时候,我想表达,但是我跟不熟悉我的人口头交流很困难,经常会造成很多尴尬。久而久之,我就不太想通过口头去跟一个不熟悉的人去表达我内心的真实想法。因此,我只有通过文字,才能畅通无阻地表达我对各种事务的独特看法。

  同样的,我不爱玩,也并不代表我不想玩。从小到大,很多时候我都只能看着别人玩,因为我玩不了。我喜欢读书,这是真心的。因为我的理想就是当一个为残疾人服务的作家。因此,我需要靠大量的阅读,增加自己的知识面,拓宽自己的眼界,升华自己的思想,从而写出深层次的作品。退一步说,就算我的理想不能实现,读好书对我的人生绝对是有益无害的。

  我每天都会自省。就如曾子所说,吾日三省吾身。很多人要么只看到自己好的一面(这种情况占大多数),要么只看到自己坏的一面。而我,既能看到自己好的一面,也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不足和局限。我的文采不错,古今诗歌还有现代散文我都会写,并且得到一些人的欣赏和喜欢。我的思想境界应该说是超过同龄人的,很多同龄人的思想层次是不及我的,这不是说大话。我读的书比较多,平时也会去思考很多东西,这样一来,我就能自己悟出很多道理来,要知道,自己悟出来的比别人告诉你的要强很多。

  行动上的不足,自不必说,见过我的人自然知道。我以前的文章里也写了很多。

  我有点高傲,这点我不否认。我会觉得跟别人没有共同语言,是因为他们赶不上我,所以,我并不怕孤独。这一点是确立写作理想之后染上的烂习。还有一点,连我自己都觉得不能理解——我很矛盾。我自诩多么的不入世俗,然而,在我心里却存在着俗不可耐的想法。我会觉得,为什么别人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一个漂亮美丽的女孩子当女朋友,而我呢,不要说漂亮美丽,能找到一个就已经相当不容易了!我会感到命运不公!尤其是看到班上那些清新美丽的女孩子,我会忍不住一阵叹息。这是我最不能原谅自己的地方,现在我就这样直言不讳地说出来,因为我相信,随着思想境界的不断升华,我的这些心理瑕疵就会慢慢被剔除的!

  郭敬明说,我是一个特别的人,我也是一个平凡的人,因此我是一个特别平凡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