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黑格尔瞧不起儒学,因为儒学的论证方式太糟糕

先看一段经典的儒学式论证过程,论“理义”的存在和合理性:

孟子云:口之于味也,有同耆焉;耳之于声也,有同听焉;目之于色也,有 同美焉。至于心,独无所同然乎?心之所同然者何也?谓理也,义 也。圣人先得我心之所同然耳。故理义之悦我心,犹刍豢之悦我口。

仔细想想,你会发现这个论证过程非常的不严谨和缺乏逻辑性。
首先,你怎么知道人对美食、音乐、色相有趋同的审美标准?你怎么解释那些例外?
其次,就算人对声、色、味有趋同的审美标准,那么在道德层面就一定也有一套普适的审美标准吗?这种跨越式的类比合理吗?
再次,如果道德上的标准美存在,怎么知道它一定是孟子说的理义,而不是其他形式?
再再次,孟子是怎么知道这些理义的?孟子获知理义的方式方法能用在其他地方吗?是获取知识的合理的方式吗?这种方式的合理性从何而来?

上面问的这些为什么,在西方哲学体系里所处的位置,叫做认识论;这种力求通过抽象的思考、推理、论证得出结论的做法,叫做思辨。这种重视依据合理的认识原理和合乎逻辑的推理过程对世界进行认知,不随便接受任何权威说法的文化特征,叫做理性。理性是西方哲学与东方哲学最大的不同,也是现代科学会首先出现在西方的最大原因。而重视理性这个传统,源自重视数学的古希腊文明。

在古希腊哲人看来,数学知识的真理性不辩自明,所以研究数学时所用的方式方法是认识世界、追寻真理时最好的借鉴对象——一种理论要想接近真理,立足点要像“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这种概念一样坚实,思辨过程要像归纳法演绎法一样明确缜密才行,即论点要有论据支撑,推导方法要合理,推导过程要有逻辑性。简而言之,就是特别较真,不认权威,不认直觉,只认理。

可以看到,古希腊哲学家这种较真的精神跟科学的精神颇有相似之处。纵观西方历史,可以说,较真成就了古希腊哲学,古希腊哲学成就了西方哲学,西方哲学成就了科学。

重视理性,是欧洲文明能冲破思想被宗教严酷限制的中世纪,走入重提古希腊哲学思想的文艺复兴,催生出现代科学的主要原因。在这种学术氛围之下,就算是已经统治了思想界的宗教机构,也得搞神学研究,也得钻研“世界为什么一定是神创造的”这类问题,拿出一套跟自己宗教教义吻合的本体论认识论世界观体系,才能得到精英阶层的广泛认可。也因此,不科学的认识论和“知识”终究要被理性的力量抛弃,沦为非主流。

那么中国自明开始逐渐在科学发展上落后于西欧的原因就很明显了:思辨和理性在儒学体系里不受重视。儒家先贤著书立说时,并不在意所表达主张的由来是不是合理,只要听着大致有那么点道理就行,其余的,由追随者推动社会舆论来搞定。儒家弟子为了弥补孔孟之道缺乏论证过程这个缺陷,想了个在宗教界常见的办法:宗教崇拜。他们将孔孟及他们亲传弟子们的地位神话,变成遥不可及的“圣人”——圣人说的话总是对的,所以儒学是合理的,这就是儒学之合法性的来源。

但这就给后人出了一道难题:圣人说理不讲根据,不讲方法,想说什么说什么,最多添一句“五代之时”或者“古之圣人”怎样怎样,那后人如果想对儒家教义有所增删,以求与时俱进,或者有所创新,能不能也这样干?

跟所有宗教改革者遇到的情况类似,一代代后世大儒用自身境遇证得的答案是:不能。所有企图抛开孔孟自己立言的后世儒者,都被同时代的人嗤之以鼻。若谁一定想发前人之未发,一般只有一个办法:写伪书。人们能接受孔子孟子以及他们的亲传弟子不讲理,但不能接受跟自己同时代的人不讲理,类似圣经中的邻人效应。这不奇怪,所有的宗教都有圣经一旦确立就无法再进行调整的缺陷,儒学之所以称儒教,非是无因。

于是乎,后世儒者说什么都不能离了圣人之言、孔孟经典,在儒学体系之下你可以借义附会,也可以重新阐发,但是所有理论必须是建立在先贤箴言式的论断之上,类似王阳明的心学是基于对“格物致知”的重新解释那样,只能微调,不能转向。由于从一开始理论就起自空中楼阁,不需要通过观察世界来证明什么,所以古之儒生非唯不重视思辨,实际上他们连同数学、自然科学、生产实践等等一并都不重视。所有可以为科学的萌芽提供养料的东西,都被儒生看做不登大雅之堂的末道小术,因为没有内在驱动力嘛,当大儒、追求更高的地位不需要懂这些。

综上,可以看出,目前儒学不是一个理性的认识、实践体系,不是一个可进化、可发展的系统。儒学文化占统治地位的近代中国,在科学发展上被西欧反超,有其必然性。

黑格尔的原话:

“我们看到孔子和他的弟子们的谈话( “论语”),里面所讲的是一种常识道德,这种常识道德我们在哪里都找得到,在哪一个民族里都找得到,可能还要好些,这是毫无出色之点的东西。孔子只是一个实际的世间智者,在他那里思辩的哲学是一点也没有的…..我们根据他的原著可以断言:为了保持孔子的名声,假使他的书从来不曾有过翻译,那倒是更好的事。”

最后说一句,说儒学的某一部分存在问题不代表我反儒学,我只是觉得接触任何价值观都需要带着批判的眼光去看,尤其是儒学这种成形于1000多年前的东西。

最开始引用的那段话,它的主张我是赞成的。不赞成的,是论证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