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本就不曾离开————致魔兽

96
艾尔文的大金牙
2016.06.12 19:59* 字数 3192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你还会回来吗?”

“………………,也许会吧”

这世上最难说出口的事情,就是离别。

我是一名联盟猎人,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对寻找灵魂兽这件事,近乎痴迷。我曾长时间穿梭于各个刷新点,数周之久却一无所获,又到网上去找方法,甚至还花重金去要一个上次刷新的信息,然而天公仿佛故意刁难,我仍不曾见过它们的踪迹。

虽然如此,但我“千金求魂兽”的事,在公会却成了他们乐于闲谈的事,也总是调侃我今天又收到了几条消息,去诺森德又转了几圈~我当时很不乐意,他们是坏人,他们没有同情心,我决定扭过头不理他们……

而我想说的事,在这句话之后,便开始了。

那天正在打战场,突然公会里的一个人密我:“喂,灰熊丘陵的阿克图瑞斯刷了,我刚看到的,快来快来,腿慢可就没了。”

这一下,什么战不战场,什么拿不拿旗,我即刻就当了逃兵。这一路风驰电掣,路上我胆战心惊,还在不断的密回:“真的假的?有没有部落?”“你在那儿帮我看着没?事后有重谢……”

而当我到了刷新点时,根本没见着大角,我来来回回又转了好多圈儿,生怕熊大爷可能是溜达远了……最后发现的确没有,我赶紧密他“哪儿呢?没有大角啊”。

“在逗你玩儿呢~没想到你还真去了”,这一下如晴天霹雳,我的小暴脾气哪里还压的住:“我靠,不成,都是一个公会的,枉我如此信任你,你就这么欺骗别人感情!你还让我当逃兵!还让我从暴风城跑到诺森德!你得赔我一只灵魂兽,不然没完!”当时我就像脑抽一样的让他赔我一只,而他不过敷衍似的打着“抱歉”,再之后,我纠缠了他数天,祈求天神能让他良心发现…………可到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

日子就这么过着,我记不清过了多少天。有天晚上,他突然密我:“来风暴峭壁吧,咱们一起捉一只电狼。”

那是我第一次见他,原来只是在公会一起聊天,他是个死骑,至于名字,已经记不太清。我到时,他正在其中一个刷新点等我,见我来了,便跟我说,“今天偶然听到电狼的刷新时间,就把你叫来了,你在这个刷新点等着,我去其它几个点来回看看,见到了就叫你过来。”

我以为是天神的回应慢了几天,可看到他们在公会里的聊天才知道,今晚,是他在艾泽拉斯的最后一晚。

会里,比往日热闹许多,我看到时,大家都在说着以前的事,言语之中,都透露着太多不舍,看着公会窗口一条条出现的字幕,再抬起头去看那个不时在我头顶掠过的死骑,我不太能理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在这个对他而言该是最百感交集的一夜却陪我在风暴峭壁抓着电狼。他再次飞过时,我不自觉地朝他大喊:“算了!别抓了!最后一晚,下来,我们好好聊聊天儿吧!”而他却没理我,也许是风暴峭壁的风雪太大,他没听到,没看到。

就这样,我得到了第一只灵魂兽。抓到逐日之后,我问“都过这么多天了,怎么才帮我抓?”他回的什么,已经太过模糊,不过后来的话,记忆犹新。我说:“不至于完全放弃啊?晚上没事儿刷刷本儿,又不会耽误什么。”他说:“你不懂,它陪伴了我很长时间,我也因此为它付出很多,可现在,我不得不为了生活,彻底放弃它,因为我清楚的明白只要接触它,我就会不能自已的沉浸其中……但我又不想就这么离开,于是,我想起了你。我要给你抓一只灵魂兽,我要让一个人记住我,哪怕以后他不记得我的名字,但他依然会记得这件事,记得魔兽世界里,有我这么个人。”

那时的我如鲠在喉,我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我本想说感动,但这其中,我又感受到有太多的无奈。我看着安静站于我身旁的逐日,他真的放弃它了吗?一直到最后,他也只是在寻找一种其它的方式,活在艾泽拉斯。

风暴峭壁的景色,并不怡人。我们在寒风与积雪中站立许久,我看不到死骑的脸,更看不到他的表情。突然公会里有个人问他

“你还会回来吗?在一切稳定之后。”

良久

“………………,也许会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事情就这样过去,逐日我也一直带着,就这样年复一年。当年推了又推的“大下巴”变成一大帮彪悍兽人,而当时正值青春的男孩儿如今也走到了青春的尾巴尖。这中间,我被基友们叫去撸了半年多的“英雄叉叉”。(其实是在为德拉诺的开门养精蓄锐啦~,~)

(略略略略略………………)然后,德拉诺就开了门。


我和成刚是一起进入黑暗之门的,因为在做任务的过程中互动了多次,并且进程总是相差不多,索性,就一起组了队,然后索性,又加了好友,好友都加了,索性就一直在一起玩儿了。

新版本的初期总是欢乐多多,我们经常在戈尔隆德为个稀有精英,与前来的部落大打出手,经常在阿兰卡峰林被部落追的山穷水尽,也经常转八圈也找不到任务地点,也经常在五人本儿里被虐的死去活来。但这一切都比之前的版本好很多,因为无论现在有多惨,后边儿总跟着一个人,跟我一起去修红了的装备。这着实让我平衡很多…………

成刚是个文青,当到达纳格兰的时候,他已经走不动了,他说,相比于阿兰卡峰林和戈尔德隆,他更愿意在纳格兰待一辈子。于是他可耻的拖慢了我们的升级速度。

当初,在影月谷闲谈,我问他:“除了打本儿,你还喜欢干嘛?”他说:“那可多了,我喜欢去四风谷散步,喜欢外域纳格兰的天空,喜欢去晶歌森林俯瞰达拉然,喜欢去雷霆崖遛马顺带着调戏下守卫,如果有人追我,就开着圣盾从雷霆崖上跳下来,还喜欢去瓦尔丝琪找那条巨大的鲸鱼,还喜欢去西部荒野看无尽之海…………”他又说,他想活在这个世界,一辈子不出去!

我说:我也想。

当公会开荒到女武神的时候,就是那么一个中午,毫无征兆的,我的身心回到了现实。记得刚刚接触魔兽的时候,我才十六岁,六年时光,悄然而逝。如今,我已经二十二岁,却一事无成。如果继续如此的话,再有一年半载,家里就会跟我谈婚论嫁,那样,我的一生将成为定局,我突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我不能继续下去。魔兽给了我太多感动,但我因此也失去了太多本该奋斗的时光。我不想再荒废时间,而这并不是魔兽的错,只是如今的我有太多事不得不去做,而任何一件,都要比开荒女武神来的重要的多!

就是如此突然,这期间,我没有再登录过游戏。数个月的时间,我一直在思索以后的路途,思索自己今生的大致方向,于是,我决定先去南方学习游戏原画,一方面天赋使然,一方面我要换一个陌生环境背水一战,再就是,从事这个职业,也许以后的我,依然能为魔兽,做些什么。但如今,我要彻彻底底的放弃它了。

那天晚上,我登录了最后一次魔兽,同公会的朋友道别后,便打开了数分钟前那个弹出的对话框。

成刚:“你小子这几个月死了?!”

我:“遇到点事儿”

成刚:“出什么事儿了?好几个月没上号儿。”

我:“要去四川学点儿东西,以后,应该不会玩儿魔兽了。”

成刚:“啊?这么突然?”

我:“恩,已经决定了的。”

成刚:“呃,那好吧,来我这儿吧,今晚好好聊会儿天儿,就当给你践践行”

他在西部荒野,我从铁炉堡飞过去,历经雪山,平原,森林。这是最后一晚,似曾相识的氛围。是啊,记得数年前的那一晚,有个人曾对我说“你不懂”,而如今,我想“我懂了”。我懂了死骑那时的无奈,原本还以为会纠结到底是要生活,还是要魔兽。可悲的是我们心中却早已做好了取舍,这并不是我们不爱它,只是我们败给了现实。

成刚在长滩的最南端,他曾说,那里的海很美,在我发现他的身影时,看到他正冲着我来的方向,而红色的话语已经在他头上顶出:

“你还会回来吗?!在你学成之后!”

这一下,记忆在我的脑海边缘被唤起,那时在我面前的死骑被问及这个问题时,他是如何的思绪。

六年来的琐事在我面前一一呈现,我刚刚踏入这个世界时的震惊,做矿工收获第一桶金时的喜悦,被守尸的愤怒,刚学会下副本时的坎坷,第一次飞上天空的亢奋,第一次守护国王时的信念…………

我头一次知道长滩南岸的海,这么美。

远方,依稀可以看到热带的雨林,更远处,仿佛是荆棘谷的群山,月亮就挂在那半山腰,将一半的光辉投进我眼前的无尽之海。

怎么忍心说诀别,对这个我灵魂早已融入的世界。


“你还会回来吗?在一切都稳定之后。”

我看着面前的骑士,我曾以为他就是个光头,满脸络腮胡的大叔,可现在,我看到的却是一个wower正满脸坚定的看着我,等待着我的答复。

“会的!一定会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