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聊斋(18)——挑战衰神

“好了,我松手了,你......你不要再乱喊啦,我们即没有恶意,也不是什么骗子团伙。”吴洛听到姑娘的喊叫声,一边放手一边慌乱的做着解释。

“那你们干嘛净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姑娘说着话,头也不回的推车径直就往前走。

殷素素这时侯从画面中恢复,冲着姑娘的背影高声喊道:“你在家里是不是跟你奶奶过?你今天是不是出来给你奶奶买担担面来的?”

“啊?你怎么知道?”姑娘刚踏上了车,头盔没戴,惊讶的扭回头看着身后五官精致穿着时髦的殷素素。

“你奶奶腿脚不好,而且只喜欢吃光荣街这家的担担面?对吗?而且那家老板只卖半天的面。你奶奶最近两天胃口不好,你着急买给你奶奶吃,可是,你今天真的很衰,这些我说的对不对?”殷素素一脸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姑娘,看年纪,姑娘也就十七八岁,先不说长相,青春气息逼人耳目。

姑娘眨着一双大眼晴,听着殷素素的话,一直张着嘴惊讶的直点头。

末了,听到殷素素的问话,先是摇头,又紧接着点头,怔了怔,

用手去捞自已长长的流海。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你说的都对,你怎么知道这些的?这事连我爸都不知道,他只知道挣钱养自已的小家,根本顾不上我和奶奶。我信你,虽然网上说骗子到处都是,不过我觉得你们不像坏人。”

殷素素笑着冲姑娘点点头。

回头问历休:“你也看出了她今天的背运,可是怎么解呢?”

历休冲殷素素一摊手:“她最近时运很低,我怕咱们插手会带一一串的连锁反应,毕竟衰神难惹。”

“算了吧,我路上小心一点就好了。不然我今天把车停在前面我同学家,我坐公交车回去。”姑娘看着历休一脸的凝重,似乎面有难色,一边说一边冲着殷素素摆手。

“不行,我遇到就要管到底,我倒要看看管了到底会出什么事?”

殷素素看看女孩子眼神里的信任越来越多,而且处境本来就不佳,不忍心再看着她倒霉。

“历休,你说说看,你有什么办法?”殷素素挑眉问历休。

“这个符给你,这个符可挡你的血光之灾,其它的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不如让她今天跟咱们呆在一起试试看。”历休从怀里摸出一张鬼画符的符箓,递给殷素素,摆出一副尽人事听天命的认命的脸。

“历休,你这符箓也给我一张呗,会不会那姑娘没事,换在咱们身上呀?”吴洛看着姑娘把符箓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像是在验真假钞票一样,吴洛冷哼一声,凑近历休低声堆起一脸的笑意,向历休一伸手。

“你不用,你命格硬,就是出事,也没什么大事。别白白浪费我的符箓,你以为我的符箓是广告还是明片呀?你要我就给呀?那可是要耗费我许多精力才写成的。”

历休冲他一摆手,很坚决的拒绝了他的要求。

“这样吧,我去街尾买担担面,每人一份可好?”

“好,这主意好,我看姑娘呆着不动,她还能出什么事?”吴洛一提吃忽然想起自已从早晨起来,还没有进食,这一提吃,忽然觉得肚子饿的紧,赶紧附和历休的提议。

“这次我就信你一次,如果我出了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吴洛虽气历休小气,但历休说出的话,肯定有他的道理。

“这个公款报销,给你!”殷素素从包里抽出两张老人头递给历休。

历休冲她微微一笑:“老板你真是很贴心。”

“这个真的有用吗?”姑娘狐疑的翻看着黄色的符纸,想看清楚上面写的是什么?却翻来覆去的一直看不明白。

“我说,你就知足吧,我想要都要不到的,这道士很神的。”

“他是个道士?都怎么神啦?”女孩瞅着一旁越走越远出尘脱俗历休的背影,忽然觉得好奇,也有一点点失落。

话也跟着多起来。

吴洛一屁股坐在路边的长凳子上,朝殷素素和姑娘一招手。

“坐下聊会呗。”

“你们聊,我再去买点豆腐吃。”

“第一次见那道士,我也以为他就是个江湖骗子,他吃饭没钱付,就要给老板占一卦,你要说人家可好,说人家发财走运也就罢了,你猜这哥们当时怎么样说的?”吴洛一脸兴奋的说着历休的糗事。

“怎么说的呀?姑娘想到历休那双如火炬又像潭水一般透彻的眼晴,脸上微微一笑,追问吴洛一句。

“那兄弟说老板你马上要有血光之灾,你说人家老板能不急吗?而且那老板的老爹前一阵子正好被一个江湖骗子给骗的很惨,所以说我这兄弟真不会看人的眉眼高低,只会说大实话。”吴洛一拍大腿,一讲到历休倒霉,脸上溢满了幸灾乐祸的笑。

“我怎么看你,似乎很高兴看到他倒霉呀?”姑娘直指吴洛的心底。

“没有,没有,我当时就觉得他就是一骗子,还当场没人揭穿了,还正想看热闹呢,去买豆腐的那个美女,也就是我的老板,她却认为那兄弟不是骗子,还给他付了饭钱,还请他大吃一顿。”

说到这里,吴洛脸上闪过一丝不为人察的嫉妒神色。

“要不然,我们也不会在一起对吧?”

“你看你一打岔,我刚才说到哪儿了?”没等姑娘开口问,吴洛不知想到什么,又开始哈哈大笑起来。

“对了,我们吃完饭准备走的时侯我当时就想,你这个骗子,我肯定找机会让你露相,再趁机狠狠的给你个教训。”

结果我们刚起身,那老板就出事了。

有一伙人拿着家伙,有人抄着棍,有人提着爬犁,有三五个大汉。

朝摊子前一站。

“你们都别吃了,他们家的肉都是死猪肉,你们吃了也不怕生病。我们家儿子吃了,俩人全都住院了。”

一个黑脸的大汉,说着,就举起手里的爬犁,朝摊子上砸。

吃饭的哪还敢呆,一个个都顾不上给钱,就被吓跑了。

胖老板当然不肯,一边追吃饭的给钱,一边嚷嚷:“你们别没事找事,我们家的猪肉那都是用的上好的新鲜猪肉,没有一次客人吃了不舒服的情况,你们这是血口喷人。你们有什么证据?”

结果当然是说翻了,胖老板的脑袋被砸了两爬犁。

满头满脸的血,可不就是摊上了血光之灾吗?

“你说,那道士是不是有两下子。”吴洛说着,理一理自已一丝不乱的发型,似乎很为有他这么一个兄弟而自豪。

“那真的是,不会那些人是他找来闹事的人吧?那几个人不会是他找的托吧?”姑娘说完自已捂嘴一笑。

“你想什么呢?你们现在的小年轻,一个个脑袋里都装的是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