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你我总在重复昨天的故事(四)

今天的你我总在重复昨天的故事(四)

——读《另一半中国史》笔记

(四)认得清大哥,看得准小弟

舟主人第一次知道花剌子模国,是在王小波的《花剌子模信使问题》一文中。说据野史记载,这个古代中亚国家有一个古怪风俗:凡是给君王带来好消息的人,就会得到提升,而带来坏消息的人,则会被送去喂老虎。

花剌子模的君王以为奖励带来好消息的人,就能鼓励更多的好消息到来;处死带来坏消息的人,就能减少甚至消除坏消息的出现。但是,“爱情不是你想象,想买就能买”,同样,好消息也好、坏消息也罢,怎么会随你的一厢情愿?

当初看到这里时,我不太相信,天下居然会有如此天真得已近愚蠢的君王。直到今天读到蒙古灭亡花剌子模时,才真信了。

有人说,教育孩子应以鼓励表扬为主,以培养他的自信。人有自信,干事有劲。但自信再往前一步,就是自负,盲目自信,不知天高地厚,不知道自己是谁;就会万马齐喑,没人敢讲真话,不知道脚下有多危险。

公元1205年,此时的成吉思汗已征服西夏、击败金国、攻占朝鲜,并将喀喇汗国踩在脚下,“上帝之鞭”已高高举起。

本来,成吉思汗并不想立即进攻这个远方的邻居。1218年,他派出一支450人的贸易商队出使花剌子模,想跟他们搞点贸易,赚点外汇,没想到在一个叫讹答剌的城市,这团队被守将团灭,无一生还。

保护本国商人在境外的一切合法生意,是蒙古大汗的一贯政策。成吉思汗随即向花剌子模又派使臣,要求归还货物,引渡凶手。

可是花剌子模根本没把遥远的蒙古放在眼里。“上帝之鞭再牛,会有未及之处”。交涉的结果是,正使被杀,副使被侮辱性地烧掉胡须。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这是国际通行的规则。花剌子模国王斩杀使者的决定时,没有一位大臣表示异议,哪怕提醒一下。可能他们都怕说了真话,喂了老虎。

于是成吉思汗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第二年夏天,他派出20万骑兵军团,血洗了骄傲自大、蛮横无理的花剌子模。

说个细节,可见此役的残酷。在蒙古骑兵面前,一位老妪跪着求情,“我刚把一串珍珠吞进肚子,很快就会死的。你们给我留个全尸,我把所有财产都给你们。”可是蒙古骑兵不仅抢了她的财产,还将她剖腹取出珍珠。蒙古将领知道此事后,以为花剌子模人肚子里都有珍宝,于是命令将所有花剌子模人剖腹,一时尸骨成堆,血流成河。从此,花剌子模人永远消失。

前几天,某太极大师被业余搏击选手在30秒内三连KO,成为网上热议。所以在选择与别人动手前,一定要称过自己有几斤几两。没实力,别惹事,尤其别惹大哥生气。

当大哥威风,一不高兴,想修理谁,抬手就是一巴掌,别人还不敢吭声,但大哥也不是随便当的,因为盯着这个位置的人,可不是一个两个。

没有一个士兵不想当将军,也没有一个小弟不想当大哥。

公元1147年,那时候俄罗斯还不叫俄罗斯,它叫莫斯科。说是一个公国,其实也就是个大村庄。他们的统治者是金帐汗国,蒙古人建立的四大汗国之一。

莫斯科公国虽小,但他们的王的脸皮却够厚。蒙古人打完他左脸,他会主动把右脸递过去。死乞白赖地跪舔,加上舍得大把大把地花钱行贿,很快他们赢得了蒙古人的好感,并得到了替汗国收取各属国税赋的大肥差。

税务可是国家命脉,让谁执管,绝对是国君最放心的人。就如现在单位里管财务的,绝对是领导的心腹一样。

有这样放心的小弟替自己搜刮钱财,金帐汗国的统治者们乐得自在,住在南方帐篷里喝酒吃肉,快活每一天。

他们不知道,这个小弟可不是个善茬。这家伙打着蒙古人的旗号,背地里干了不少中饱私囊的勾当。

后来,一个自称是成吉思汗后裔的突厥人帖木尔带领军队攻击了金帐汗国,导致国家分裂,自感有一定实力的莫斯科则趁乱崛起——他们带头拒绝交税了。

一条整天趴在脚下的狗,突然跳起来咬了自己一口。主人不干了!于是双方开战,结局令人无语,小弟直接把大哥干翻在地,并踏上一脚,从此摆脱了蒙古人长达200年的统治。

到了1547年,莫斯科公国伊凡大公亲政并自称沙皇,改国号为“沙皇俄国”,并开始反攻昔日主人分裂出的喀山、阿斯特拉罕等弱小汗国,直到它们相继成为俄国附庸。

蒙古人权力的花朵在俄罗斯凋零,而俄罗斯的铁蹄却在蒙古人曾经的地盘上驰骋。前后百年,大漠依旧,主仆移位。

鲁迅先生说,有人跪的久了,就站不起来了。舟主人倒觉得,每个跪着的人,都期待有站起来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