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奶妈的弟妹

作者:水映寒

有一个叫奶妈群的小圈子,在网络上非常隐晦,这里可不是找什么月嫂,也不是个孩子喂奶。

而是年轻漂亮的女孩们,给一群嗷嗷待哺成年男性特殊服务。

很不巧,我的弟妹就是群里的一个奶妈……

01

我叫王飞,在镇上开了个小超市,在这种小地方还算是个有点家底。

但俗话说的好,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总会有些烦心事儿找上门,躲都躲不掉。

比如最近弟妹宋青青就特别勤快地联系我,天天有事没事发两句语音过来。

“表哥啊,最近累不累?用不用我帮你忙活忙活?”

“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也没个对象,是不是连小姑娘都没碰过?”

“表哥你现在忙不忙?我在家一个人有点无聊,要不去你那跟你唠唠嗑吧。”

宋青青各种见缝插针,反正所有的话都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接近我,制造一些独处机会。

我虽然是直男,但我不是傻子。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宋青青这是有什么别的企图,至于具体是什么企图,不好说。

直到有一天晚上宋青青夜里来超市跟我喝酒,我本不想大半夜跟弟妹独处,要打电话给表弟,也就是宋青青的老公。

谁知道那臭小子出差了,宋青青大半夜还赖着不肯走,最终我被她灌的不省人事,第二天醒了的时候……我躺在了表弟家的卧室床上,手上还抓着一个……计生工具的包装皮,里面是空的。

虽然宋青青没说什么,但这成了个疙瘩。

我始终不清楚那天晚上到底自己做了什么,喝太多断片了,但我不敢去弄清楚,只能装作没发生。

自那之后,宋青青有什么要求,我都尽可能满足,生怕因为自己那时候一个小糊涂,搞出什么大乱子出来。

宋青青和她老公再经营一家网店,听说是什么保健品生意,反正总是想找我推销,把他们的货品上架到超市里面卖。

我试过,但根本没人买,而且还差点被食药监抓包非法售卖。

最近宋青青找我借钱的频率越来越快了,让我有些撑不住。要不是当初那件不明不白的事情横着,我是真的不想继续支援下去。

哎……都是自己造的孽。

“表哥,再借我一万,今年一共在你这拿了十三万,等过年前后网店生意好了一起还你。”

就在刚刚,宋青青再次发来消息,我看着要钱的信息,心里虽然一百个不愿意,但最终还是把钱转了过去。

今天是中秋节,所以我早早关了店,表弟邀请我过去吃饭,得去赴约。

在饭桌上,我和表弟推杯换盏,虽然自己脸上笑嘻嘻,但心里一直在打鼓,不知道自己借出去那十三万能不能顺利要回来。

“表哥,青青最近没什么事情做,她想找个工作,你看你超市缺人不?”

表弟提了个想法,顿时难住了我。

我看了看宋青青,又看了看表弟,只好尴尬笑笑。

“最近确实缺人,但帮忙理货的阿姨还没走,等她走了就让弟妹顶上吧。”就这样,事情勉强搪塞过去。

酒足饭饱后,我借用了一下卫生间,结果在卫生间的洗手柜里没找到香皂,却找到了催奶药……

这东西……我皱起眉头,算算日子,举例我断片儿那晚上应该是过去两百多天了,难不成?

这一瞬间,我脑门冷汗蹭蹭往外窜,赶紧把这东西塞回去,当做没看见。

离开表弟家里,酒肉朋友也发来消息约我去吃烧烤,结果这大兄弟喝多了,非要吃完烧烤拉我爽一爽。

怎么个爽法呢……根据他的描述,具体就是打电话点两个奶妈过来开房。

他还特意拉我进了个奶妈群,说里面的小妹妹随便挑。

“大老爷们儿的,喝什么奶?你这在搞什么鬼?”我似乎知道他想搞什么,但还是在装糊涂。

损友嘿嘿笑着不说话,我瞪了他一眼。

“兄弟,解酒!”


02

损友见我磨磨唧唧的,便直接打电话约了两个妹子,拉着我去酒店订房间。

我心里有些打鼓,但耐不住自己老光棍一个,深夜寂寞,没法拒绝。

在房间里等了大约半个多月钟头,所谓的奶妈上门了,是两个穿着暴露,身材妖娆火辣的女孩,我瞪大眼睛,呼吸急剧加速起来。

倒不是自己要控制不住兽性大发了,而是其中一个人竟然是宋青青!

我没叫出她的名字,极力克制着。宋青青见到我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可她没选择跑,而是一咬牙瞪了我一眼,在暗示我点她?

什么情况?

“我要左边这个”我指了指宋青青,就这样,奶妈分配完毕,损友搂着另一个大胸妹去次卧了,留我和宋青青在客厅。

我打量着弟妹,实在没想到她竟然会在深夜和我以这种情况相遇。

是我老弟下面不行喂不饱弟妹么?还是……宋青青本就不是一个安分的女人?

但不管怎样,青青草原这个头衔,我表弟是这辈子都甩不掉了。

“表哥,有事儿进屋说。”

宋青青红着脸小声说,还俯身拉我要进屋。我甩开她的手,满脸的愤懑,鄙视。

但没办法,在这说话肯定会被隔壁听见,我站起身直奔厨房,宋青青低头跟了过来,我锁上厨房门,准备跟她掰扯掰扯这件事。

“你几个意思?是我表弟给的少,还是你坐地吸土要的多?”

“不是的!阿龙对我很好……我本也不想这样!”

阿龙就是我表弟,老子那倒霉老弟。

宋青青红着脸反驳,因为气急导致声音抬得很高。

但不管怎样,宋青青今天这件事儿,我没法再用当初自己的糊涂账帮她开解,这已经突破了夫妻底线。

“那你解释解释,这个奶妈是什么职业,干什么的?”

在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另一边房间已经给出了答案,我那损友和女孩嘿嘿哈哈的声音已经传到这边来,听得宋青青脸色更红了起来,满是羞涩。

那边房间里,男女污浊不堪的对话已经提前把答案公布了,宋青青现在就算长一百张嘴都解释不清,而且她也没有解释的意义了。

我打量着宋青青,她此时靠在墙角蹲了下来,有些啜泣,可怜兮兮的。

但借着酒劲儿带来的冲动,我想打她,我现在只觉得宋青青配不上我老弟,她脏!

“你俩离婚吧,别让我再看见你,今天这事儿就这么到此为止了。”

我说完转身想走,结果宋青青一把拉着我的裤子,让我绊了一跤。

“表哥,你不能这么做,你会害死阿龙的!”

“老子不这么做才会害死他!贱人,你看看你都在干些什么!你在卖!你可是有夫之妇!”

眼瞎我已经顾不上当初自己到底有没有和宋青青发生关系,大是大非当前,还管那些狗屁糊涂账干嘛!

我现在脑子里就只有一件事,离婚!劝老弟今晚就离!

“兄弟,你那边发生啥了?怎么还吵起来了?”

就在这时,我那损友竟然玩完了第一轮,敲着厨房门过来问我情况。

我愣住了,家丑不可外扬,这事儿可不能让外人知道。

“没啥,老妹儿弄疼我了。”我敷衍回答起来。

“疼?那玩意还能疼?你们在开发什么新玩法?”

听到损友这番离谱发言,我真想给他一个大耳瓜子。但理智告诉我要隐忍,否则这种荒唐事儿实在没法收场。


03

“兄弟你真会玩,开开门,我进去观摩观摩!下回我也试试!”

“别,我正岔不开手呢,马上到站了。”

我慌忙中赶紧回答,顺便还捅了捅宋青青,让她配合给点反应。

宋青青红着脸,哼哼着配合喊了两嗓子敷衍门外的人。

“我去!光听着就够刺激!”

损友在外面十分震惊,我在厨房里面气歪了鼻子。

“你等会儿,今天又是喝酒又是喝奶,弄完我就睡觉了,下回我给你来个临场教学!”我给损友开了个空头支票。

他倒是挺吃这套,连忙答应下来,还警告我不许赖皮。

就这样,损友离开了,厨房里再一次留下我和宋青青对峙。

我的脸色又一次阴沉下来,打量着眼前不守妇道的弟妹,觉得恶心。

打发走损友之后,宋青青明显也有些被我逼急了。俗话说狗急跳墙,就是形容现在的她。

“王飞你别忘了,老娘肚子里的孩子跟的是谁的姓!你敢曝光,你这辈子都抬不起头!”

这句话镇住了我,让我愣在原地像是摸了电线一样不停颤抖,手脚发麻。

对啊,这张底牌要是撕破了,相当于谁也别做人了。

当初我以为最坏的情况就是有了那么层关系而已,却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电话响了,是表弟发来的视频通话。

怎么办?接不接?

在这个节骨眼上,老子犯了混,喝的有点多手一滑,本来按的是拒接,结果错按成了接通。

“表哥,做饭呢?”

“啊……对,下点方便面吃。”

“吃什么方便面,来我这再喝点啊,正好青青出去找她闺蜜了,今天我这没人。”

我脸色黑了黑,打量了站在厨房阳台,一脸憋着哭,一副绝望神情的宋青青。

估计自己只要下一句话撕破脸,她就会彻底歇斯底里,跟我同归于尽。

“说话啊,卡了么?你家网真垃圾。”表弟在手机里吐槽着一动不动的我。

正当我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宋青青扑通一声跪下了。

她服软了,彻底放弃和我正面对峙,只求别扒掉她最后一层遮羞布。

我叹了口气,决定给她留一些颜面。

“不去了,今晚有约,老弟你自己喝吧。”

表弟嘿嘿笑着,露出个男人都懂的表情“那悠着点,青青还想着把她闺蜜介绍给你呢,别还没结婚就不行了。”

然后,表弟挂了电话,这事儿总算告一段落。

我松了口气,将手机揣进兜里,准备再从宋青青嘴里问出些什么。

好歹那笔糊涂账要掰扯清楚,否则的话,那玩意儿这辈子都是颗定时炸弹。

“弟妹,现在我想咱们该好好谈谈了,你少耍花招,我虽然现在有点醉,但脑袋可清醒着呢。”

“不耍花招,表哥你问吧,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想问什么我都说,但千万别让他知道这件事,求你了。”

别让我表弟知道?你明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做,为什么非要在雷区蹦迪!

我打量着宋青青,今天她比日常家里穿的更加妖娆,火辣的身材加上粉色紧身裙,将整个人衬托地像走秀的模特。

我似乎目光停留在宋青青身上太久了,导致她抿了抿嘴,站起身开始靠近我。一边走过来,还一边双手后背唰的一下拉开拉链,那紧身裙松开束缚,慢慢下落。


04

我瞪直了眼睛,宋青青身上的衣服在快速滑落。

我咽了口唾沫,连连往后靠,甚至最后无路可走靠在墙上,摆弄起门把手想跑。

“表哥,别看了,你不是一个人特别寂寞么,弟妹陪你就是了。”

“狗屁!你别过来,老子要报警了!”

“那你想要什么,我什么都能给你,就只求你放我一条生路!”

最终,宋青青到底是绷不住情绪,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她的心理防线已经彻底被搞崩溃。

我没说什么,打开了厨房门,等宋青青情绪稳定一些后拉她出去,坐在客厅一边喝着热水,一边想问些问题。

“等会儿,表哥,我去卫生间方便一下,这个水杯借我用。”

宋青青拿着水杯去了卫生间,十几分钟后,那水杯里灌满了乳白色的液体,再次摆在我面前。

宋青青红着脸,我也臊着脸,这东西你怎么还有脸拿出来?!

“丢了怪浪费的,表哥你留着吧。”

“咳咳,先说孩子,刚才事情紧急我没反应过来。这都两百多天了,照理说你肚子不可能这么平,你解释解释这件事。”

“骗你的……”

“啥?!”

“那是我套路你的,半年多前我为了能找你持续借到钱,就把你灌醉拉去了我家里,你手上的那个套套包装袋是我放上去的,其实什么都没发生,我也没怀孕。”

宋青青的这番解释,我差点被气的昏过去。

合着自己半年来一直被她以发生关系为借口搞得团团转,像个傻憨憨一样。

我真想撒泡尿照照自己,到底长了个人脑还是猪脑。

“你用那么多钱干嘛?”

“升级权限。”

“什么权限?”

“网店现在卖的产品现在都是从一个国际保健品集团进的,叫天逸。天逸公司在国内渠道分很多等级,我和我老公现在是市代,利润不高,所以想多拿货囤货升级成省代。”

我越听越觉得不对劲,感觉这些东西似乎在哪地方听到过。

但一时间想不起来名字,这个模式到底叫什么来着?

“我猜猜后半段的事情,应该是你们两口子东西卖不出去,利润又不多,所以就把投资的钱的来路,打到我的银行卡上面了,对吧。”

“是只有我这么想,阿龙他一直在想找银行贷款,不肯朝你伸手。这些日子我管你借的那些,还有……我兼职赚的这些,我都骗他说是你主动借给我的。”

听到这里我终于忍不住了,想抄起巴掌狠狠给宋青青来一下。

但手挥到中途还是停了下来,没下得去手。

“钱呢?”我问宋青青。

“都变成产品了,屯在家里车库呢。”

“一毛都没了?”

“没了”

我点了点头,像是泄气皮球一样瘫在沙发上,连看弟妹一眼的力气都没有。

完了,老子那十三万虽然不多,好歹那可是自己辛辛苦苦攒的老婆本啊。现在自己老婆没娶上,钱还让弟妹花干净了。

不行,老子要捅了这什么鬼公司的老窝,把钱要回来!

我攥紧拳头,借着酒劲发狠,脑子里开始思考计划怎么实施,能要回来多少。

妈的,这钱要是真打了水漂,我这辈子都意难平!

“宋青青啊宋青青,你欠我的用什么还?你拿什么还?”我恨恨地瞪了弟妹一眼。

宋青青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她也有了反应,抿嘴咬牙,站起身子,一点点朝我这边靠。

“表哥,你要是不介意,我现在只能这么还..不知道你接不接受。”


05

只见宋青青快速靠近我,开始刺激着我醉酒后本就敏感的感官。

我一个老光棍要说女人的话,碰过其实不少的,毕竟哪个大老爷们没点花钱寻开心的经历。

但宋青青这样火辣妖娆的女人着实少有,她这番投怀送抱,差点又一次把我的理智送去西天。

“别扯淡,谈钱呢!我不要你的人,老子不是禽兽!”

宋青青被这番话也是激出了点火,瞪了我一眼,她拿不出钱,否则也不会出此下策。

我一用力将她按在沙发上,好好坐着,别再动歪脑筋。

我则找了个凳子坐在她对面,开始大眼瞪小眼。

宾馆里,我和弟妹四目相对,房间里格外的寂静,连石英钟的每一次跳秒都能听得见。

“你那是什么牌子,为什么那么难卖,我记得曾经你还找我推销过让我上架超市。”

“牌子就是天逸,在国外是百年老品牌了,特别高端,而且现在在拓展中国市场。”

“狗屁大牌子,你等我查查”

结果我去网上一查,马上知道真相了,那就是个直销,说难听的,就一传销。

得,这下彻底歇菜了,老子那十三万打了水漂,再也回不来了。

我无力地靠在椅子上,一时间感觉天旋地转,最终因为气性过大,一不小心……抽了过去,不省人事了。

“表哥!表哥你别吓我!”

我意识弥留之际,听见宋青青的呼喊,但这有什么用呢,你表哥已经快被气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嘴边有温热的触感,还有奶香味。

热热的,烫烫的……

“张嘴..啊..”

我下意识张嘴,听从这迷蒙中传来的命令,很快就有奶味的甜甜的液体进了嘴里,还有些烫。

我睁开眼皮,是穿着白色吊带的宋青青在喂我吃东西。

她伏着身子,左手端碗,右手拿勺,在一口口喂我。

至于那喝的是什么东西……

我瞪大眼睛,大叫着翻下床,感觉头痛欲裂,自己昨天喝的有点多。

“你喂我喝的什么东西!”我大叫着。

宋青青满脸羞红,但一味在做噤声的手势。

很快,卧室的门开了,表弟阿龙推门进来,他挠着头不好意思地看着我。

难不成,表弟知道昨天那些破事儿了?

我要完了?

“表哥,你说你也玩的有些花了,在酒店里嘎一下抽了过去,幸好昏过去之前给青青打了电话,我这才去救你。”阿龙嘿嘿笑着说。

我看了看宋青青,她一个劲儿地给我使眼色。又看了看阿龙,傻憨憨地笑。我很快反应过来,这是宋青青在编瞎话呢,想让我帮着圆过去。

“哎,没控制住”我叹了口气,帮了宋青青一把,给她圆了谎。

这事儿就算这么过去了,我没再去喝那个热奶,现在看到奶制品就反胃,去厨房里自己动手煮了个青菜豆腐汤充饥。

吃饱喝足之后,我坐在客厅,打量着阿龙和宋青青,决定不跟这两口子掰扯了,直接摊牌比较好。

“你俩还准备在传销里做白日梦做多久?做到我这个小超市破产么?”

阿龙听到这句话,脸唰的一下红地要渗出血来,握紧了拳头。

似乎只要我再刺激一句,他就会翻窗户跳楼一样。

毕竟,啊龙投进去太多了,不光欠我钱,还欠银行钱。哪怕在我点破之前已经醒悟,他也早已经没了退路。

“表哥,你骂我傻逼,甚至骂的更难听都行,但我回不去了。”

宋青青瞪了我一眼,赶紧去抱住阿龙,小声安慰着,唰的一下,阿龙这个大老爷们就情绪崩溃抱头痛哭。

他憋了这场哭憋了不知道多久,很快宋青青也哭了出来,两口子抱成一团。

“当初是我一心要做这个事情的,错都在我,是我败家……”宋青青痛诉着……

“表弟,把你老婆借我几天,我想办法把钱给你搞回来。”

“不行,哥咱们是亲戚,这是乱伦!”阿龙大叫着。

但宋青青却咬了咬牙,挣脱开阿龙的拉扯,走到我面前。

“表哥,只要能救阿龙,我怎么样都行!”


06

“怎么样都行?”我打量着宋青青。

“表哥你只要点个头,弟妹现在就脱。只要你说个办法!”

宋青青为了钱,套路了我,还出去当奶妈,可能还有更多见不得人的搞钱手段。

如今她已经穷途末路,不择手段,就为了弥补犯傻做的错事。但你..也不能越做越错啊!

我看了看跪在地上的阿龙,他要往厨房跑,他这是要寻短见。

我一脚将其踹翻,他趴在地上打滚。

“废物!我要宋青青是帮我做事,老子去捅了这传销老窝,把钱搞回来!你想什么呢!”

等这两口子重新整理好情绪之后,我带着他们两个开始筹划实行计划。

第一步就是我要把他们两口子屯的货全部吃干净,做给传销头子看,表示我是个大老板,喜欢这个牌子。

第二步,我就要用诱饵打入传销内部了,进行下一步的反诈骗,把他们两口子和我的钱都骗回来。

第三步就是反手一个报警!把这帮搞传销的全都送进去!

为了能实现第一步,我去银行搞了二十万贷款,把超市暂时抵押,吃光了他们所有的囤货。

这只是左右倒右手,没什么损失。

宋青青将漂亮的业绩单送去总部,还说我是个身价千万的大老板,很有意向参与这个项目。

很快总部就发来消息,要邀请我去总部参观,那帮传销头子上钩了,要宰我,殊不知谁宰谁呢..

我邪魅一笑,用剩下的两万块钱给自己弄了身名贵的行头,订好机票,准备去会会他们。

表弟这两天在家里,也用电脑不停地操作,给我打印身份证明和个人资料,所有事情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走吧,弟妹,去那之后,就需要你稍微做一些牺牲了。”

我拉着宋青青的手,把她拉出房间,带着行李箱前往机场,在上飞机之前,我突然有了个想法,便嘱咐宋青青联系天逸公司尽可能高层的人,给他发个信息。

宋青青打开手机敲了几下键盘,按照我说的意思发了几条信息过去。

几个小时的飞行后,飞机降落在另外一个城市,天逸公司的高层亲自开着保时捷来接我,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家伙叫王虎,自称是海外生物学经济学双料博士,美国科学院院士,天逸集团大中华区总裁。

狗屁院士!美国就没有院士这个头衔,当老子白痴么?

我表面笑嘻嘻,但心里已经骂了王虎这家伙十万遍。

来时候宋青青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她本就有些天生丽质,加上精心化妆,那气质和颜值简直回头率爆表。

王虎第一眼就看呆了,眼睛像是扫描机一样盯着宋青青来回打量,像极了个老色鬼。

“王总,终于见到你了,我可是对天逸品牌一见钟情啊。要不是自己财力不够,恨不得现在就把整个集团买下来!”

我夸下海口吹起牛逼,王虎对此很是受用,眼睛瞬间泛起光,哈哈笑着跟我勾肩搭背,高谈阔论起他这个狗屁品牌的未来蓝图。

在保时捷车里,我和王虎一人一句互相吹捧,时不时我就露个富,更加让王虎对我重视起来,说话恭恭敬敬。

“哎,这青青小姐不知道是……”

车子开到一半,终于王虎忍不住了,开始打听起弟妹来。

“嗯……这个”

我竖了个小拇指比量一下,暗示王虎说宋青青其实是我包养的嫩模,王虎瞬间秒懂,嘿嘿笑着锤了我肩膀一下。

我和宋青青被王虎带着去天逸公司所谓的一厂参观了一番,在大楼里走了一圈,总共也就十几分钟。

不是我不想看,而是他这公司也就这点门面,再看就露馅了,这点小九九,王虎不说我也清楚。

随后就是酒局,王虎安排了香格里拉款待我,还请来了所谓的天逸集团高层所有股东,说白了就是全部团伙。

“兄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这青青小姐在集团基层一直不温不火,我还真没发现。兄弟我吧..有点心动……那个..”

王虎支支吾吾,拉着我到墙角小声暗示起来。

还有 40% 的精彩内容
支付 ¥2.99 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二章 黑云压城城欲摧(下) (四) 大雪山。 桃源谷。 这是一个有如人间仙境一样的地方,在漫天风雪之中的世外桃源...
    狂龙秋劲风阅读 325评论 5 14
  • 中国兰花三千年 文/狼烟诗影 “中国兰”在我国历史上一直称之为“国兰”。是生长在亚温带兰属兰科植物。生长在中国的兰...
    狼烟诗影阅读 574评论 0 0
  • 川兰春剑的历史文化与传承 文/狼烟诗影 “国兰”名为“中国兰。”是生长在亚温带兰属兰科植物。生长在中国的兰属兰科植...
    狼烟诗影阅读 1,543评论 0 1
  • 阅读的作文 篇1 说起书来,我倒是有许多的感悟。 从人生中第一次看书开始,我便爱上了这种能让我哭、让我笑的物品。说...
    d61620eef96b阅读 204评论 0 1
  • 王维的诗词全集(全406首)txt、word、pdf免费下载 ​链接:https://pan.baidu.com/...
    夏梦冬眠阅读 7,995评论 0 5
  • 前言 Google Play应用市场对于应用的targetSdkVersion有了更为严格的要求。从 2018 年...
    申国骏阅读 60,291评论 14 98
  • 《来,我们说说孤独》 1·他们都在写孤独 一个诗人 如果 不说说 内心的孤独 不将孤独 写进诗里 是不是很掉价呢 ...
    听太阳升起阅读 3,985评论 1 7
  • 自幼贫民窟长大的女子,侥幸多念了两本书,枉以为可以与人平起平坐。可是人生从来都是接力赛,我们却天真的当成了百米冲刺...
    Leeanran阅读 5,013评论 1 5
  • 云舒老师,姓甚名谁,男的女的,多大岁数,这些我全然不知。之所以要写写云舒老师,完全是因为他写的文章,如一个巨大的磁...
    数豆者m阅读 1,994评论 6 9
  • """1.个性化消息: 将用户的姓名存到一个变量中,并向该用户显示一条消息。显示的消息应非常简单,如“Hello ...
    她即我命阅读 1,410评论 0 4
  • 陈xox阅读 1,187评论 0 3
  • 《女人,斧头和狗》我在三伏天里发抖,只因怀里没了炉火所幸依偎着,拥有阳光的窗 可是,窗外还有那个女人晾上的白裙,挡...
    唐喧哗阅读 734评论 1 4
  • 我们都是软弱的人,所以才会说谎。我们都是胆小的人,所以才要武装。我们都是一群笨蛋,所以才会互相伤害。
    所罗门的伪证_dc0a阅读 944评论 0 3
  • 为了让我有一个更快速、更精彩、更辉煌的成长,我将开始这段刻骨铭心的自我蜕变之旅!从今天开始,我将每天坚持阅...
    李薇帆阅读 860评论 0 2
  • 似乎最近一直都在路上,每次出来走的时候感受都会很不一样。 1、感恩一直遇到好心人,很幸运。在路上总是...
    时间里的花Lily阅读 62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