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借《都挺好》爆红后,为什么倪大红却想与“苏大强”撇清关系?

昨天双十一,为了凑单满减,折腾到晚上十点多才去洗澡,再上床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了。

躺在床上,本来是想看看最近有什么好电影可以看,却不巧翻到了许知远的《十三邀》,看到采访嘉宾是今年因为《都挺好》爆红的苏大强时,我也来了兴趣,点开看了起来。

1,黄金配角

演艺圈里其实一直有这么一种奇怪的现象,那就是一个人突然爆红以后,很多人都会突然想起,之前看的很多大剧、很多大片里都有他的影子。

倪大红也是如此,在今年三月突然凭借《都挺好》爆红以后,观众才突然想起来,原来在大剧《乔家大院》里,他饰演了孙茂才,原来他在《三国》里饰演了司马懿,以及豆瓣9.7分神剧《大明王朝1566》中他饰演了严嵩。

从倪大红上大学的时候拍的第一部电影《高山下的花环》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35年了,这35年的时间里,他当过主角,也当过配角。

每一个印象都让人印象深刻,但是更多的时候,他给人的印象还是一个“黄金配角”,更多的时候,他给人的印象还是一个“男二号,男三号”。

就像他在《活着》里曾饰演的龙二一样,人人都在夸赞郭涛、都在夸赞葛优,却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个出彩的配角,其实也曾经贯穿了这部电影的始终。

而这种角色的不出彩,像极了他人物的不自信。

倪大红从小就出生于一个话剧之家,父母都是哈尔滨话剧院的演员,长在后台的倪大红,可以说是从小就是受着艺术的熏陶长大的。

而在他长大以后,告诉父母也要成为一个演员的时候,同为演员的父母是举起双手支持的。

每次倪大红要去考试,父母都是10块、20块的塞钱给他让他好好去考,可是每一次倪大红都会因为形象不好而被拒绝,从78年的中戏失败,到79年的军艺失败,再到80年的上戏失败。

最后,甚至他的父母都放弃了,给他安排好了去学电工的手艺,能养活自己,也体面。

又过了两年,顶着亲戚和朋友的压力,他终于考上了中戏,但是考上中戏也并没有给他的人生增加丁点自信。

2,一个腼腆的男孩

前天看《演员请就位》最新一期的时候,赵薇评论一个男演员,说现在还像你一样容易脸红,容易害羞的男孩子其实演艺圈实在是太少了。

这很真实,也很珍贵,但是作为一个演员,首先要表现出的就应该是自信,而像你这种容易脸红,容易害羞的形象,很容易让导演觉得你不可靠,很容易让导演觉得你不自信,从而不会去选你。

倪大红可能就是赵薇口里那个不自信,又腼腆的男演员。

特别是在那个时代,男一号都流行什么脸?

都流行,国字脸,比如唐国强、比如《亮剑》里的楚云飞,和赵刚这种脸。

而恰好,“楚云飞”和“赵刚”这些大帅哥,还全都是他的同学。

长相不如人意,再看才华和家世,那时候姜文也在中戏学习,同是学生,姜文却早已经名声在外,让人羡慕。

姜文也不合群,也不怎么说话,吃饭的时候总是喜欢一个人在墙根里蹲着,当时倪大红就觉得自己找到了追赶的对象,可是他一瞅,瞧见姜文身上还有一件军大衣,可是他却没有,顿时他又泄了气。

提到他第一次拍谢晋导演《高山下的花环》时,还有这么一件趣事,电影中有一幕是他躺在草地上,脸上盖着书在睡觉,脚上优哉游哉的摇晃着。

别人都说他是演的好,第一次拍电影就能演出这么舒缓的状态,可是只有他自己明白,这是真的紧张。

也是这种腼腆和害羞,导致在他拍完了《高山下的花环》之后的好几年,都处于无戏可拍的状态。

3,59岁爆红

张爱玲说过:“出名要趁早!”

倪大红应该算是没有达到张爱玲的要求,考中戏考了四年,才考上,拍戏也只拍了一部就就此搁浅。

此后好多年,都只能演一些话剧,拍一些小角色,别说成名、别说爆红,就连为人所知都没有达到。

可是在今年59岁的时候,倪大红却突然凭借一部“作天作地作儿女”的家庭伦理剧《都挺好》突然爆红。

成了表情包,成了大众谈论的焦点,一下子所有的娱乐记者和舆论中心都打在了他的身上,甚至是从影35年以来第一次获得了“白玉兰奖”。

站在领奖台上的倪大红一副无所适从的样子,真的就像是他曾经饰演过的众多小人物突然被捧到了舞台中央。

说什么都有人捧着,演话剧,随便一个动作就能引来一群年轻粉丝的鼓掌狂欢,而一下子被裹进人潮里的倪大红,却说自己有点迷失了,却说自己有点慌了。

特别是在有一次去参加央视一档特别严肃的节目时,他回过头来一瞧,怎么这还是演的是“苏大强”这个糟老头子啊!

他慌,他说想杀死那个叫“苏大强”的角色。

在演艺圈很多人都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那就是因为一个角色太深入人心以至于自己都出不来,比如饰演孙悟空的六小龄童就是如此。

一辈子都披着孙悟空的马甲,到处宣讲,一辈子都披着《西游记》的名头,到处圈钱。

起初那些年,人们还捧着,人们还追着,可是日子长了,可是日子久了,你没有新的作品,你没有新的角色,就很容易被观众给遗忘,就很容易被观众给忘却。

“一辈子吃老本的人真的早晚会被时代给淘汰!”

而苏大强遇到的困难比起六小龄童来说还要难,因为他59岁了,再难接到更好的角色,再难超越自己的角色,所以他慌了,所以他纠结了。

他也想就躺在“苏大强”的美梦里,可是他也清醒的知道,这追着的,捧着的人潮终将散去,到那一天,他以什么角色,以什么面目,面对观众和自己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