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一一好友已逝经年,夜梦儿时在稻田里捉黄蟮,故记之。

去了去了你已走了好多个年月,

你是否记起那年也是如此季节。

你提起煤油灯我揹着竹编鱼筐,

来来回回梭巡在稻田踏着月色。

那一晚我们捉满一筐多么喜悦,

浑身溅满泥槳忘却已子时午夜。

谁家的雄鸡一声啼叫把我唤回,

眼里的清泪伴着窗外一勾残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