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一百零五章)追问

字数 3040阅读 248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那小和尚战战兢兢的跑了过去,神色慌张的朝净玄道:“净玄师叔,这位女施主她……”

“我知道了,”净玄不动声色的打断他的话,“余下之事我会处理,你先回寺里。”

小和尚神情复杂的看了我一眼,继而俯身合掌向净玄行了一礼,逃也似的快步进了寺门。

我呆呆看着净玄额上的血色凄迷,手指颤抖着抬了起来:“你,你这伤…”

他目光如炬,极其冷冽的看了我一眼:“跟我走。”

还不待我有所回应,他便袖袍一挥,我只觉眼前一片恍惚,继而周围景象骤变,隐约可以感到四周空气的浮动,这才明白大约是进了他所造的一个结界里。

净玄的侧脸如冰,周身传来不怒自威的气息,一看便是在生气…我忽然无比后悔起来,其实他不过是不想见我,我为何会这样偏激?还有那火…我茫然的抬起双掌,我的体内明明只有很微薄的灵力,如何能召出烈火?

“迫人性命,烧掠寺庙,你的性子何时变得如此冲动?”他一开口便是斥责,言语中满是怒气。

“我…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越说越觉着心虚,“我只是担心你会有不测…果不其然…”

他叹息了一声,极慢极慢的正过身来,那眸光深不可测,又隐含哀伤。

“莫非,是封印的力量减弱了…”半晌后,他低低的道了这么一句。

“封印?”我满目迷惑,“什么封印?”

他望着我,又是半晌无话,片刻后,似下了决心一般,他道:“小鹤妖,有一件事,我一直未曾告诉过你。”

“...何事?”

“自那次我从浮屠金钵中将你救下,你就已非普通妖身。”

“这我知道啊,只怕这放眼天下,也没有几只妖如我一般这么不中用,灵力稀薄得连一张符咒都抵不过。”

“不,不仅如此,”他长睫微颤了一下,“你虽然失去了灵力,但你体内存在着另一股更为强大的力量。”

我愣了一下,只觉更为困惑:“什么力量?为何我平日从未感觉到?”

他静静望着我,菱唇微动:“魔。”

“……”

我心神皆是一震,不敢置信的望着他:“你是说,是说我体内有魔气,是说我踏入魔道?”

他犹豫了一下,终是轻轻点了点头。

我的语气已不自觉的微微颤抖:“这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拥有魔灵…这不可能…你在眶我是不是?”

他抿了抿唇,默不作声,却已经告诉了我答案。

我不自觉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呆呆的看向自己的双手,怪不得…怪不得我能召出烈火…我体内居然拥有这世间最为邪恶的力量…这真叫人匪夷所思…

“…大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日之后,发生了一些事,”他艰难的组织着措辞,“使你…使你走火入魔。”

我大为讶异,正欲回想,却忽觉一阵头痛,我下意识用双手捂住了脑袋,指尖不自觉越来越用力。

净玄见我如此模样,倒没有多少吃惊,仿佛这一切在他意料之内。他右手轻轻一挥,带来一阵清明,很奇怪,我脑海中的疼痛就这样瞬间褪去。

“走火入魔…走火入魔…那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

面对我的追问,他却只是目光闪烁:“现下再说这些,已是于事无补。”他朝我走近一步,带来一股无形的压力,“你只需记住,日后万不可动用这股力量。”

“为何?”我抬眼望他,“曾经我以为,在今后的百年里,我只能做一只废妖,任人宰割,任人鱼肉,”我眸光微凝,手心下意识的握紧了,“如今有了这力量,好歹我也能自保。有了这力量…我便可以保护我所珍视之人…”

“不行!”他一声轻叱,打断了我未说完的话,只见他眉头微皱,无限威严,“你以为我是有何缘故才替你封住这股魔力?那是因为这会带来无可挽回的后果!”

“...什么后果?”

在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脑海里突然传来一个恶寒又诡异的声音,那声音仿佛在我耳边嘶吼——我等着你,我会在地狱的尽头等着你!

——等你被世间折磨到绝情忘爱,等你与我一起笑看人间灭尽死绝!一起举目荒芜,遍地狼藉!

我一阵恍惚,这声音是谁的?与我有什么纠葛?为何这诅咒一般的话会突然出现在我脑海里?

“忘情绝爱,五灵尽失。”这句话的声音却是净玄的,他目光悲悯的望着我,口中念出的话语似乎十分遥远,又十分悲凉,“你会忘记所有恨过爱过的人,变成一个贪婪嗜血、狂暴残酷的魔鬼。并且,还会给人间带来毁天灭地的灾难。”

我原本紧握的掌心霎时松开了。

来不及去细想这其中有几分真几分假,净玄那冰冷的目光几乎要将我冻伤了。

“我从未想象过自己会成为一个那样可怕的人,也不想毁灭你所守护的众生,”我怯懦的摆摆手,“你莫吓我了。这力量,我,我不用便是。”

他似乎略略松了一口气,神色缓和了几分。

“好了,我的事情说完了,现下该谈谈你了罢?”我抬手指了指他额间那抹触目惊心的红,“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朝后退了一步,避开了我追问的目光:“无事,只是一点小伤。”

“小伤?这么大一个口子,也能叫小伤?”我止不住惊呼起来,“大师,你这人为何总这么爱逞强?上回在山里也是,你明明流血流得快要死了,却依然无动于衷。你还尚未成佛,不过一介肉体凡身,还当真以为自己是铁打的么?”

他沉默着没有回应,仿佛不愿我见到他的面容一般侧过脸去。

我在心底飞快的思量着,想到这必然不会是一个普通的伤口,且不谈普通人根本伤不到他,就算伤了他,凭净玄的法力修为,修复一个伤口又有何难?他害怕我见到他受了法力也难以修复的伤,所以打算躲在寺内对我避而不见,若非我无意间催动了体内的魔力,他今日断然不会见我。他害怕我知道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我灵光一现,脱口便道:“天眼!”

他听到我道出这二字,身体似乎一瞬间顿住了。

“你的天眼呢?”我急切的追问,“你是不是把天眼给了秋无矶?”

“.……”

“你把天眼给了秋无矶,作为交换…所以才能救得凌儿与楚儿的性命…”看着他额间的那抹刺红,我慢慢的将心中所想一字一句的道出,越说却觉着悲痛不已,“你告诉我…是也不是?”

他双目微垂,一直不肯吐露一字。可纵然没有回答,我也早已有了答案。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做这样的事?”我心间有一把沙砾在摩擦,刺痛非常,“你明明知道,天眼是多么宝贵的东西,敢问这世间又有几人可以看破别人的来生往世,又有几人可以凭此窥探天道?但你竟然轻易就将如此神物从自己额上剐出来,送予那阴险卑鄙的臭道士!”

净玄沉默了一会,任我为他心痛惋惜,为他愤愤不平,他却只是若有似无的笑了一笑:“无妨,看了太多世人的过往与未来,我也累了。”

我哑口无言,实在震惊于他述说此事时的轻描淡写。

“何况,”他双睫轻垂,“要让秋无矶心甘情愿的放人,便只有这一个方法。”

我愣怔在原地,心口忽然有一股暖流翻滚起来,呼吸变得越来越重。

“净玄,我有一事要问你,”我故作镇定的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所以你必须如实回答我。”

他微微转回半面脸,目有疑惑的望着我。

我犹豫了一会儿,咬了咬嘴唇:“你,你当真是为了救凌儿与楚儿,才答应秋无矶这样过分的要求?”

“不错。”他点点头,面上一派理所当然。

“若是没有我的缘故…你还会不会将天眼给他?”

他思虑了一瞬,接着又继续平淡如水的道:“这本来便是我答应过你之事,所以我不会食言。”

我手心渐渐冒出汗来:“你为我与秋无矶反目成仇,为我冒险救人,为我不惜剐出天眼…”我鼓起勇气抬起头,直直的望着他,“你敢不敢说,你对我没有半点私心?”

原本隐隐浮动的结界气息忽然停住,连空气也似乎骤然凝结了起来。

仿佛过了千秋万代,又仿佛只在一瞬间,净玄将那无悲无喜的目光移向了远方。

“没有。”

万籁俱静中,我只等来这两个字。

心口的翻涌渐渐冰冷下来。

“你说这话,可是发自内心?”我咬着下唇,声音微微颤抖,“你心里,难道就没有一点在意我?”

“...没有。”

我眼角隐约模糊了,却不敢掉下泪来。这答案仿佛出乎意料,又仿佛在情理之中。

是啊,我是傻了么,竟然会有这般痴妄。

他确实是一个重诺之人,也只是一个重诺之人。

“净玄,你剐天眼的时候,疼不疼?”

“.……”



感谢阅读,喜欢别忘点个赞噢~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