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夫传奇 (四十四) 无耻之徒

字数 3567阅读 212

第四十三章  高层有了大变化  回顾

第四十四章  无耻之徒

     当张俊跟黄建东说:“建东,公司要出任务了。”黄建东伤感了一下,这节骨眼上,如果出外勤,他可是分身无术,心中有点后悔加入国安了。可是随后听张俊讲完任务内容,他又笑了。

     原来,衡州特大火灾案真相被人掩盖,国安高层得到中央领导授意, 要派侦察员调查此件大案:以反恐的名义,深挖背后黑幕。这个任务交给了江南省国安,省里将这个任务派给了“桃源商贸”,黄建东正好在衡州,顺理成章地,这个案子张俊就派给他了,对国安来说,也不是什么高难度的case,正好可以测试一下这个新员工办案水平几斤几两。作为支持,张俊说将衡州小组的崇玲玲交给黄建东调遣,她负责经费支出和协助调动衡州地区的相关资源。

      黄建东心道,这正是想瞌睡有人递枕头啊,正愁以什么名义去常东县展开调查呢,这下可好了,私盐变成官盐了,可以名正言顺去常东县踢馆了,这种有组织作后盾有朝廷作后台的感觉棒极了,还可以顺便将曾雪梅带回去,看看有什么能帮得上的,他于是又觉得当国安侦察员也不愧是一个好差事。

     以他的性格,既然事情都撞一块儿了,就得好好捉摸一下,一起将事儿全办喽。接下来这新一天里,他打算精神抖擞地投入“工作”。

     黄建东来到解放路口“李军健身中心”的时候,崇玲玲已经到了,他将安全屋的钥匙还给了她。今天崇玲玲上身穿一件白色衬衣搭着一块高档的提花流苏披肩,下身穿一条破洞牛仔裤, 头发梳得自然流淌,看上去像一个周末要去乡下过休闲生活的白领。崇玲玲正式跟黄建东道了万福,她的掩饰身份是健身中心的健身教练,毕业于永安大学,年纪不大二十多岁,在国安服务时间也不长。健身中心门前停着一辆进口的黑色三菱帕杰罗越野车,普通民用牌照,是公司的用车,3.0L前置四驱,马力强劲,通过性强,适合下乡执行任务。

     崇玲玲开车,两人先来到朱蓉住的棕榈园接曾雪梅,今天是星期天,朱蓉不用上班,但是她打算开着她的帕萨特去见父亲——已经下岗的前市委书记朱徐荣。经过一夜休息,曾雪梅脸色好了很多,早上还吃了大主播做的早餐,穿了一套大主播的休闲服,虽然略微有些大,不过不碍事,女神的衣服,就算是闻一闻也是香的,何况送给她穿。

     “黄大哥,我想回常东。”曾雪梅说,她说话时仍然充满羞涩。

     “好,我送你回去。正好我们去常东办事。”黄建东顺水推舟道。

     “那......你们小心点,我就不陪了,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朱蓉道。

     黄建东厚颜无耻地对朱蓉说:“同学,借我一万块。”

     “干吗?”朱蓉道。

     “还钱给人家啊,她用了人家的钱,又没办成事,咱江湖道义还是得讲,还人家钱去。”

       朱蓉明白了,这是要帮曾雪梅处理麻烦啊。她拿出一张工行牡丹卡,递给黄建东,告诉了他密码,说你自己去取吧。

       黄建东跟朱蓉告别,带着曾雪梅上了欧兰德,去银行取了一万块,跟曾雪梅说:“现在我们去还钱给人家。谁给你的钱就还给谁!你带路吧。”

       曾雪梅非常腼腆,她已经将“客户”的一万块交到常东县人民医院去了,本来义无反顾地要去为金钱献身交货,在被那个瘦得能当烧火棍的男人亲脸的时候,她确实后悔了,但是她也没有办法,谁让自己家里穷呢?现在全家都指望她了,虽然嫂子不是很友善,但是自己的亲哥哥对自己的照顾已经够多了,她不挺身而出又能依靠谁呢?他知道黄亿的哥哥曾经托杨老师给过自己一千块,是个好人,他还有这么光芒四射的女主播好朋友,看来一切都有希望了,欠下的人情,以后慢慢还吧。但是那个给自己介绍生意的人她又不好意思说,那个人是她的老师,教政治的,老师的夫人是市教育局的领导,小姨子叫程小青,在华府娱乐公司上班,还是一个高级管理人才。她们是在高二下学期的一次文艺汇演后认识的,当时校领导宴请市教育局的领导,叫歌舞表演的几个高中女生作陪,曾雪梅也在其中,认识了一帮谈吐不俗的高人,也认识了程小青,后来......老师知道自己遇到困难,给自己做思想工作,经过程小青撮合,还帮自己介绍了生意。

     她对黄建东说:“黄大哥,我先打个电话行不?”

     黄建东将手机递给曾雪梅,她拨通了老师的电话,客气地说:“老师.......有空吗,嗯......我想找您说说,那个事......”老师却开始在电话里骂娘了,她听出来了,由于她的临阵脱逃,给老师带来了极大的麻烦。她不停地在电话里跟老师道歉。

     自从昨天黄建东从雷曼兄弟George先生麦董的怀中将煮熟的嫩妞抢走,还顺手牵羊拿走了祖母绿扳指,可把麦董气得够呛。沈熊熊华开江也觉得很没面子,一直安全得如同白宫的东洲岛会所,怎么会进来一个这么胆大包天的强盗呢?江面上追得快艇都抽筋了也没追上,新大桥码头遇到一对情侣带到附二医院只找到一辆摩托车,人已不知所踪,当曹霸告诉众人此人就是黄建东时,大家便将怒火迁怒于程小青——东洲会所的总经理,怎么介绍黄建东的妞呢?小青也急了,说一定给老板一个交待,便又带着黑子到姐夫家问情况。最后,黑子从老师手上拿回了一万“货款”,还诈走了两万块——虽然老板并没有叫他讹钱,好在小青以前跟黑子睡过多次,很有些情意,然后做做表面功夫,将这桩麻烦事暂时搪塞过去了。这下好了,那个不知廉耻的曾雪梅竟然又找回来了,还道歉!

       “道歉有个屁用啊?道歉有用要警察干吗?”老师在电话里咆哮。

        黄建东听不下去了,一把将电话夺过,说:“别扯了,你在哪?我们过来。还你钱!”老师听到还钱,有点惊喜,出了的血又可以回来了,于是报了一个地址。黄建东叫崇玲玲开车过去,曾雪梅开始忐忑不安。

       老师家住在江边一栋外观奇怪的公寓里,当打开房门,看到曾同学带着一男一女,那男人将他推进屋,说:“你,还是八中的老师?教什么的?介绍生意捞了不少好处吧?”说完还点一支烟慢条斯理地抽着斜睨着他。黄建东确实在鄙夷地看着这个小眼睛、穿着家居服趿着拖鞋的男人。

       “你是谁啊?没大没小!我当然是老师!钱呢?”老师依然很怒,身上散发戾气。

       黄建东用阴鸷的眼神盯着他,真想像不出这个人也是个老师,跟杨洪涛那种地道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竟然同为一个名称!老师被他看得浑身发栗,仍然声厉内荏道:“钱呢?”

       黄建东掏出一把钞票,甩在他脸上,说:“你这种人,也配当老师?赶紧买块豆腐撞死,这一万块,还清了,以后别找曾同学麻烦。”其实他也很无奈,不管人家多么猥琐,人家霸着学校的茅坑呢,最多只能恐吓恐吓。然并卵,老师还是发飙了:“浑小子!上过学没?还教训起我来了?这丫头不按规矩办,给我惹来一身骚,不行,必须得将生意做完!否则我没法跟客户交待!这些钱,只能作为我的精神损失费。”看到老师这么幼稚无耻,黄建东反而轻松了。还要再去把生意做完?这人真是极品啊!

       老师训完眼前这个愣头青,发现人家根本不理他,愣头青走到日立电视机跟前,将线扯断,高高举起电视机,轰的一声砸在地上,电视机碎了。接着,这小子拿起电视机旁的花瓶,又砸向空调挂机,推倒了一棵绿色植物,抄起餐桌旁的椅子,砸向了客厅的吊灯。这这这......这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老师急得要死,要冲到电话机旁打电话报警,崇玲玲很有眼色地移步过去挡住他,拔掉了电线话并扯断,将电话机和茶几上的一个手机拿到手里,拔出手机SIM卡,掰断。愣小子还在发泄荷尔蒙,砸完了吊灯,他又打开冰箱,找出一盒牛奶和一大瓶辣椒酱,打开盖子,全部淋在沙发上。沙发上一片红一片白地浸散。发现这小眼睛男人爱钱,黄建东就想好了破他的财,点他的穴。曾雪梅已很吃惊,在一旁掩着嘴不敢出声。老师歇斯底里地扑过去抓黄建东的手,却被他一脚踢翻在地,喘着粗气,气愤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做完了这些,黄建东悠闲地又吸了口烟,拿过崇玲玲手中的电话机,给老师的头上敲了一下,说:“你是老师,应该读过一点书,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恶人自有恶人磨,今天怎么样,有没有一点伤心?我希望你最好伤了心,这样也不枉我费这些精力教育你!想继续做老师,首先做一个合格的人!合格的人!懂吗?!”黄建东怒吼着给他的头又敲了一下,“我还有事,就先放你一马。收好钱!记住今天的教训......我随时会回来找你麻烦的!”

     说完,黄建东不顾老师的哀嚎, 一挥身,拉着两个女生,出门远遁。

     崇玲玲驱动帕杰罗,说:“黄建东,你这样会不会给曾雪梅添麻烦了。”

     黄建东坐在副驾驶位上,回头看一眼坐在后座百感交集的曾雪梅,收回目光,淡然地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像那些人,这一次全部要铲倒。”

     这两天的事情大大刺激了曾雪梅,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变强很多了,本来家境不好,这个高中也读得尴尬,她那自卑的人生,好像终于见到一点阳光了。这个强悍粗暴的大哥哥,毫无保留地帮助自己,让她备受感动,她能体会黄大哥这种单纯的善良,她甚至有点后悔自己投错了胎,不像同学黄亿那么好运,有这么牛的兄长。如今,真的就如哥哥所说,走一步看一步了,她原本就无法掌握自己和家里人的命运,有人挺身而出,就配合着吧。

     从衡州市到常东县城是走的国道,双向两车道的柏油路,一路没有红绿灯,驾车正常一个小时,路程刚开了一半,天上乌云陡起,下起淅淅沥沥的雨来。

下一章 第四十五章 巧计脱身

《匹夫传奇》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