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自飘零水自流

很早就想写写我身边的大龄单身女子们。这些被人们戏称为剩女的女子们,像一株株风格各异的花树生长在属于自己的土壤里,她们兀自地美丽着、绽放着、亭亭玉立、香远益清。

1
M是一家管理咨询公司的女老板,我和她并不熟悉。是她主动找到我,而我和她几乎没有共同的朋友,对她的情况自然一无所知。M人高马大,风风火火,身兼数职,又做管理,还兼销售,还做咨询,同时又是讲师。一次和M聊天,我们谈起她的公司的青少年项目,全面放开二胎可能带来巨大的市场。我顺便问她:你准备生二胎吗?她说:我还没有结婚呢?这会儿,轮着我有点囧了,没结婚,我看着她那不再年轻的面容,暗暗地想。年近四十的她看上去一点也不着急。她大方地说:我还没有男朋友,其实,也无所谓了,如果老爸老妈不总提这事,还真是挺好的活法。我常年做培训咨询业,接触了太多层级较高的职业人和各类专家,对他们的思维方式和做事方式可以说一眼就能看个八九不离十。说句实话,自己虽然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荡,但是眼光却被训练得很毒了。人家是毒舌,我是毒眼。一般的人看两眼就全无了感觉。更别说恋爱结婚了。我惊诧于她的直率和坦诚,附和道:现在的女子,有事业和成就的,都是特别优秀和努力的,对男人的要求自然也比较高。自己觉得好最重要,不必为了恋爱结婚而恋爱结婚。

2
Y是我的同行,十多年前,认识她时,她刚刚才二十五岁。Y毕业后当了北漂,一年后,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在一个灰色的早上,她带着灰色的行囊回到了沿海二线城市的家中。我想她是懂自己的,她懂得再炫目的繁华、热闹和她并无关联----她不需要;我想她也是有决断力的,她懂得何时行动和如何行动。在别的女孩削尖了脑袋往大都市钻的时候,毕业于名牌大学,条件优越的她毅然逃离北京。后来,几次接触之后,我发现她简直是优秀极了:她的文笔极好,文章漂亮且有思想;她的英语极好,还通过自学精通了日语;她还是一个非常棒的讲师,也曾满世界地飞;她的毅力了得,游泳、瑜伽……无论做什么,她都是严要求高标准,做到最好。我常常诚心实意地请教她:你是如何做到如此优秀的。她说哪里是什么优秀啊,不过是不像你们有夫有子,一天忙个不停。我有的是大把大把的时间,不过是去打发时间罢了!一个如此低调素朴的女子,我想对于恋爱和婚姻,也许她也一直遵循着内心的高标准,如果没有合适的人,也决不凑合。也许,这让她无法松懈下来,让自己和寻常女子一样做折衷的选择。她是如此寂寞,寂寞地学习着、寂寞地工作着、寂寞地任青春流逝着。

3
H是我认识的另一位大龄未婚女子。记得那是一次读书活动,我给书友分享《习惯的力量》,分享结束后,一个身材窈窕、面容清丽、裸妆精致的旗袍女子笑意盈盈地对我说,“我非常认同您的分享,关键习惯对人的工作和生活方方面面具有辐射作用,具有巨大的推动作用。我是一个马拉松爱好者,我深有体会。”知性、美丽、娇小,马拉松、体能训练?我有点恍惚。后来,我偶然得知她未婚,又知道她已经年过三十奔四了,她主动找我为她做过恋爱婚姻方面的教练。后来,我还得知,她一直如饥似渴地学习精进,她取得了心理咨询师、职业规划师,她通过自学考试取得了北京外国语学院的英语本科学历,她在儿童教育领域做着很多公益活动,她还在坚持马拉松的同时,挑战铁人三项……当我打开她的微信时,我看到她的签名如下:未婚女子一枚,在寻找如意郎君路上。我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她的精神世界。我想她一定是渴望婚姻的,与此同时,她也是缺乏足够的安全感的,她用别人难以想象的自律和毅力,不断地强大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我相信这样的一个女子,一定也会是一个优秀的妻子和母亲。我曾问过她是否愿意降低如意郎君的标准,她说决不妥协、宁缺毋滥。我不清楚当优秀成为一种下意识选择,优秀是否也会成为她寻找如意郎君的阻力?第一次感觉到优秀那份沉甸甸的重量!

4
认识Q是九年前的事情了。记得那是在春节休假中,一个朋友带我去她的茶轩喝茶。我现在实在是记不得那个朋友是谁了。但是,Q和她的茶轩的初相却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
茶轩在海边的一片别墅区里,那是一个幽静之所。茶轩周围有竹林环绕,在褐色的外墙的衬托和冬季变得萎黄稀疏的竹林的掩映下,隶书“静雅茶轩”暗绿色的招牌,显得低调而朴素。走进茶楼,正对大门的一组杨木切割的茶台和坐墩,看上去有些简陋。左面是收银台,右手边是用彩色碎石修砌的小小鱼池,里面游弋着几条红色的锦鲤。顺着右手墙边修砌的鱼池有一条小过道,走过去是接待客人的主厅,主厅是主要的茶品、茶台、茶具展示区。再往里走,环绕着主厅是四五个小的茶室,除了主展示厅比较雅致,其他的房间都很简单,设有棋牌桌。
Q面容清秀、身形小巧,上着修身的对襟小褂,下着中式的长裙,仿佛从民国的大宅院中走了过来。简单几句交流,却发现这个女子言谈举止精明干练。对客人,她保持了有限度的热情,礼数周全、无可挑剔。但是,与此同时,你会感觉她一直都会和你保持主人和客人的距离,让人感觉到她的不卑不亢、特立独行。
这些年,我几乎每年都过去看看,每一次都有令人欣喜的变化。眼见店面越来越精致、独特,每个细节都精益求精。进门玄关精心装修,“天雅一方”的几个大字在颇为明丽的橘黄色背景墙上熠熠生辉。小鱼池没了,入门向左走进入大厅,大厅方正,大厅内侧是一张精致的木质茶桌和四把茶椅。茶台上是多年前那个熟悉的黑色的石质茶台。大厅的对面是一面墙,上面用方正的宋体写了这样一行字:如何泡好一壶茶,下面是一把古琴。在灯光的照射下,白色的字和褐色的琴彼此相映。大厅的两侧是精致的茶具展示柜,大厅中央是各色茶礼盒。从大厅向里走是悬挂着字画的走廊。每一间茶室逐间地进行了细致用心的装修,棋牌从茶室中永久地撤出,客人也进行了自然的筛选过滤。由于她一贯的清冷却务实的风格,也免去了很多无谓的干扰。她说,我只能做好茶,我也只想做好茶。我坚持用最传统的方式寻茶、制茶、卖茶。我不求做得多大,只求做到最专业。她说到了,也做到了。茶轩就如同她的名字,是安静的幽雅的,也是清冷的寂寞的。
Q的装扮也越发复古了,全然不见了明艳亮丽的彩色,常年是中性色的布衣长裙。一头长发变得灰白,挽成一个发髻悬在脑后。咋一看,那灰白甚是扎眼,让人心中有隐隐的痛。她便淡然地说其实头发早就白了,只是现在不想也无必要再染了。

5
我知道她们的心中自有一道道风景,这道风景无需与他人道来,无需与他人分享。而在我们这些走在寻常人生道路上的人看来,她们却恰恰是一道道美丽的风景。
我承认我有点替她们着急:匆匆间,青春将逝,容颜变色,而身边无伴、膝下无子。大凡像我这般庸常平凡的女子,总会隐隐觉得女人这一生若无生养,生命便会有遗憾。不知她们是否也有这种焦虑而无奈的感觉。
也许,一开始,她们并非不想结婚,但是或忙于事业,或坚持初心,最后,举目四望,曲终人散,只留下了形单影孤的自己。回望人生,也许发现还真有不少令她们心动的人儿错过了,也许就此错了了一世好姻缘……又或许,看到姐妹们那鸡飞蛋打、一地鸡毛的现实,顿觉抱守一个并不和谐的婚姻,与一个并非与自己心心相印的男子朝夕相处,才是对岁月的辜负呢!便心中暗自庆幸:还好,没有一脚迈入围城,也免去了一箩筐的麻烦,甚是明智。又或许,揽镜自照,虽生皱纹和花发,但事业有成、气韵天成、精神富足,却已明白了万事自有因缘,修出了一份悅纳一切的自在和随喜。
满目春光也罢,满目荒芜也罢,每个人都自有自己的命运和归宿,这又岂是他人可以与语的?结婚与否,生育与否,也许并非最重要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单身是一个人的修行,婚姻是两个人的修行,但归根到底,生命还是一个人的孤独修行。
花自飘零水自流,更与何人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