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发自简书App

寒冬已更寒,盼望的雪似乎可以满足我的愿望,慰藉我的思乡之情。天气预报说这周暴雪来临,静等着苏州的2018年的第一场雪。

北方人,似乎都爱雪。雪,是冬日避不开的话题。记得每年春节,都会迎接一个短暂拥有一夜醒来似梦的王国。经过一夜的静静努力,各个地方,包括人到不了,看不到的犄角旮旯,都是白茫茫一片。

往往下雪的天,我起得特早,喜欢和雪见面,和雪交流。开窗,看向远方,无以言表的感动不知从何而起。总之,爱,毋庸置疑。

自古,对于雪的赞美不是一两句可说的完的。对于雪的把玩却可说的清的。堆雪人,打雪仗,滚雪球。记忆深刻的,是老妈将洁白的雪装进瓶子里,捂一个冬天,开春拿出来,用雪水来擦手,据说来年不会冻手。至于管不管用,我有没有试过,都已经模糊不清了。

我喜欢大自然的豁达与馈赠,这一幅幅美卷让人多赏心悦目。冬日的冷与无情似乎雪可以掩藏与弥补。走在雪上的咯吱咯吱响声,像雪的诉说,我们又见面了,你还好吗?

雪,也意味着冬日的厚积薄发,意味着春日的脚步更近了。无论地里的庄家还是人,一整个冬天都在懒洋洋的冬眠,被冬日的寒气与凄冷赶到屋子里,静待破屋而出的美好时刻。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喜欢冬日的梅,特别是被雪掩盖的梅。隐藏的香气,悄悄潜入鼻中,让人久久不能忘却。雪,多年未变,颜色一直纯白,总是在人们冬眠的时候,和人躲迷藏似的到来。那最初的初心是否依旧,就像这鲜亮的红在白中一直耀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