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节 启动(下)

第三十三节   启动(下)

“按照我之前给你的申报名单,全成交了?”李中坐在房间,等着证券公司的员工把一沓子资料拿过来,他一面认真签字一面问道。

“回单都在这里。”工作人员是个十分干练的女子,语气里她跟李中应该颇熟悉,“我办事你还有什么不放心。这个单子你别签,是他的。”说着她抽出一张纸头,递给旁边坐着的老曹,“签这里。”说完还拿铅笔划了个淡淡的圈。

老曹倒是一点不马虎,他认认真真的仔细看了一遍,然后拿着桌上的水笔,工工整整的把自己的名字签好,回头对着电脑屏幕,登陆了交易软件看了一眼,果然自己账上的8000万资金已经只剩了个零头。

“谢谢小朱姐。”李中也查询签字完毕,他点点头,示意工作人员可以走了。

“明天还有?”小朱笑着问道。

“后天也还有,大后天周末。”李中俏皮的开着玩笑,“年底你们发奖金一定要有我一份,我简直是你们的编外员工。”

“你是我们的荣誉员工。”小朱也开着玩笑朝门口走,“再说你李大老板还在乎这点小钱钱?你又不是小胡子,穷的房子买到江苏移动覆盖的地方……”嘴里念叨着,她出了门。

李中看她出去,才转过头对老曹道:“第一天还算顺利。一会儿一起喝一杯?”

“好啊。”老曹似乎也十分疲惫,他用手揉着太阳穴,看着李中由衷的道:“我真佩服你的好精力。整整盯了四个小时,你就一点不累?”

“还好,我中午睡了一会儿。不过这边中午还是太吵,隔壁打个扑克跟吵架一样。”李中摇摇头,“今天第一天,有你的单子需要签名,明天就在别墅就行。”

“说心里话,原先我总觉得你运气好,不过今天看你交易的样子,不光是运气好。”老曹点了一颗香烟,深深吐口气,“果然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看着你们这拨人,起点可比我当初高太多了。真是前途不可限量,后生可畏。”

“曹总你也不老啊,干嘛说的自己跟要退休一样。”李中不抽烟,有点耐不得烟味儿,他起身推开了窗子,“今天大宗一共做了2亿,账面利润都超过了10%。明天应该是第一道难关。曹总你也盯了一天盘子,感觉如何?”

“抛压不重,”老曹字斟句酌的一边想一边道,“今天上午收盘前一波拉升很漂亮,你这个时机选的好,短线交易的很多人这个时候已经吃饭去了,你这样发力刚好少了跟风盘,明天抛盘的压力不大。下午一开盘就跃跃欲试想去百七,我当时还想提醒你要摁一摁,没想到你那么熟练,直接就砸回来了。”

“还没开始做,当然不能起大风,要加速也是最后一两天的事情。不过今天晚上的大宗交易信息一公开,估计明早低开4%妥妥的。”

“明早?”老曹笑出了声,“散户的记忆十秒都嫌多,明早你准备怎么干?”

“明天再说呗,今晚黄飞出公告,看了再说。”

李中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这会儿就去易公馆,一会儿人多。中午都没吃好,肚子也饿了。”说着就拉老曹朝外走。

夜色凉初透。老曹看着李中发动了自己的车,从路口转弯处消失。

他收敛起笑容,拿出了手机:“老弟,我刚跟李中分手。”

 谢顶正搂着KTV的小妹嗨歌,口袋里手机连震动带响铃。他看了一眼来电,旁边黄飞紧张兮兮的连忙凑过来,对面徐牧倒是坐的十分淡定。谢顶冲徐牧点了点头,嘴巴比了个“老曹”的口型,连忙走到门外。

“说话方便,你说吧。”谢顶带上房门。

“我这边已经完成锁仓了。”老曹的声音略有着急,“李中这人眼下并不简单。我刚跟他吃完饭分开。他这边还有一批锁仓的资金,明天开始上来用,规模不小,有30多个。其中,不少是领导们的账户。”

“领导?什么领导?李中说的?”谢顶皱着眉头。

“应该是,他没跟我细说,我几次套话这小子也很刁滑,没正面回答我。我不敢再问,生怕他戒备。我猜测应该是上海这边国资的领导们控制的账户,他那个合伙人,不知道什么来路,怎么会有这么多锁仓的账户。”

“我说你管人家那么多闲事干嘛?”谢顶打了个酒嗝,“让你参与锁仓,又不是让你当间谍。你踏踏实实干你的交易,管他资金什么来路呢,你反正站住了就行。哥几个车马费还要着落在你身上。我在外面忙着,挂了吧。”说完似乎想起点什么,又道:“你,记得见好就收,别锁个仓锁成了接盘侠。认识这么多年了,我可不想看你栽跟头,8000万,基本上你大半个身家了吧?行行行,那你就盯住,看死李中。”说完谢顶把电话挂了。

回到包厢,徐牧拿着话筒正唱歌,连看都没看谢顶一眼,黄飞凑过正要说话,谢顶笑道:“啥事儿没有,继续玩儿啊,今天不醉不归。嘿,徐哥这嗓音,典型的低音炮……”

李中躺在大浴缸里,热气蒸腾,他一头汗水,闭着眼睛,认真的把当天所有的交易细节都滤了一遍。

太平静了----这是李中的第一感觉。之前几天拉尾盘也好,压竞价也好,都能明显感觉到盘子里有多多少少的短线力量,要么在推波助澜,要么在做顶底价差。他其实并不在意这些参与资金在这个票里用T+0的方式割韭菜,但这股力量今天一天都没露头。这很反常。他想了想,起身擦了身子,拿着手机拨电话。

“黄总,我是李中。”


黄飞正扯着嗓子吼歌,电话响了,他只看了一眼,就有些慌,抬头望向谢顶和徐牧:“是李中。”

谢顶极其迅速的把音响关了,然后大声命令屋里几个陪唱的小妹:“别说话。”

“接,用免提。”徐牧淡淡的道。

“黄总,我是李中。”李中的声音略有些急,“说话方便吗?”

“你好,方便方便。”黄飞看了看徐牧。

“你让董秘把飞黄建设的前500股东名单给我一份电子档,如果可以的话,让他每天给我一份最新的。”黄飞紧张的看着徐牧。

“给他。”徐牧稍一沉吟,立刻轻声道。

“好,我这就安排董秘,不过这个名单,上市公司能掌握么?”黄飞不确定的问。

“应该可以。”李中回答道。

“只要有这个名单,我一定让的董秘给你发送,邮箱地址你电话里说。”黄飞从桌上盒子里拿过来一根铅笔,凑着便签纸写到:“好,8170814@QQ.com。记下了。就这个事情?”

“对,就这个事情。挂了。”

嘟嘟嘟的声音传来。 

徐牧捏着小便签纸,嘴角似笑非笑。

“真的给他?”黄飞不确定的问道。

“嗯?”徐牧像是从愣神中回复过来,“给什么给。”

“不给?”黄飞倒抽一口冷气,“刚才不是你说给他?”

“给个屁,”谢顶没好气道,“哪有这个名单。”他看黄飞还在疑惑不解,摇摇头大声道:“上市公司是有股东名单查询的权限,但查询起来很麻烦也是留痕的,你的董秘肯定知道,所以李中说的这种名单,怎么可能天天给他。简直扯淡。”

“这个小家伙,还挺鸡贼啊。”徐牧嘴角笑的更开了,“有趣,有趣。”

“我还是不太明白。”黄飞看谢顶又把音响开了,心里松了口气。

“你不用明白,明天让你的董秘跟李中回话就行。”谢顶把话筒塞他手里,“继续唱吧。”

徐牧一直捏着便签纸,眉头舒展,神色如常。

李中挂了电话,也顾不得穿上衣,就站着思索起来。

黄飞的答复挺让李中满意。他从头到尾回忆了一边通电话的过程:“那个庄,应该跟黄飞无关。看来凌俊锋的担心,应该不是事实。”

他想通了之后,直接后仰躺在了床上:“真他妈累!累!!”

“小苹果,你明天日内T照旧啊,有钱不赚你是傻B么?”谢顶电话里语气一点不客气。

“嗯?”被电话吵醒的小苹果一脸懵逼,“不是昨天你说别影响人家做盘子么?行,我知道了,明天割韭菜照旧。”

挂了电话,他嘴里不干不净的骂了一句:“真事儿多。打搅老子的春梦!长夜漫漫,我这可要孤枕难眠了。”

一阵微风吹进窗,窗帘呼啦啦直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前几天,领导喝多了,讲起了他不幸的的婚姻生活,在想想自己看到的他俩的相处模式,我觉得造成两人现在状态的最主要原因就...
    伊予yisheng阅读 159评论 0 0
  • 在星光雷声里沉沦 躺倒在黑白的歌声里 行走在色彩斑斓的梦里 那一夜我睡在自己的青春里
    Everrrrrr阅读 83评论 0 4
  • 来源:供应链金融 “保理”一词来源于英文Factoring,它同人类早期的商业活动有着紧密相连的渊源关系,现代国际...
    番茄吵西红柿阅读 214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