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无法愈合的伤口

96
彩霞健康管理师
0.1 2017.10.20 09:15* 字数 1371

  父亲去三年了!这三年里,虽然离墓地不远,我却很少去祭拜。不去的原因很多,似乎都是理由,而在尽孝面前,似乎什么理由,又都不是理由。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二十年前,有一种信仰,叫基督,他的到来,征服了我们村许多人。其中有我的妈妈,妈妈性格倔强,口无遮拦,常常无意中伤人,当来到基督耶稣面前,十分虔诚。妈妈说:主是万能的,他是先知,我们美好的一切都是主赐的!她的武断与痴迷,和父亲僵持了好长一段日子,那时,父亲和妈妈是对立的。父亲常拿一些看似常态,却又不是常理的事情,让妈妈用神的语言去解释。妈妈读书虽然不多,但是因为执着,感受主的恩惠颇多。所以每次解释,都振振有词,弄的父亲无言以对。

  妈妈的信仰,在父亲的反对下,一直坚持。几年后的一个夏天,一场变故,让我生不如死。在那些黑暗的岁月里,有些痛苦,是必须要自己面对的。现在回想起来,还真佩服当时的自己,是什么力量,能让一个人,在漫长的黑暗中,熬过生死!其实,无助的时候,只需要一个肩膀,不用安慰。因为所有华丽的语言,在痛苦面前,都显得苍白。

  我忘了是某年某月,妈妈拉着行尸走肉一样的我,去了教堂。教堂里,一位德高望众的牧师给我受了洗礼。从那天起,我就成了一位真正的基督教徒。虽不是我愿,却也不是强迫。现在想来,信仰是什么,其实不要紧,要紧的是存留一颗善良的心。归根结底,万教归一,所有教人一心向善的道理,都是可行的。

  虽然,我没在每顿饭前祷告,虽然我没坚持,每个礼拜天都去教堂,但是信仰,一直都在。可是,十诫中的第二条:(不造相,不跪拜,不烧香。跪拜烧香是愚妄,莫把泥人当爹娘。)这一条,一直纠结我的心,跪,是发自内心情感的流露,比如跪父母,跪恩人……往往跪的时刻,是下意识的,是在本能下产生的,不是妄为。可是,偏偏又不能跪拜父母,这是我一直纠结的问题。

  其实,在逝去的亲人面前,一切都是小事。在生死面前,跪,又算得了什么,又有什么放不下的呢?那个给我生命的人,如果不能跪拜,那么,人又该何去何从?因为纠结这个问题,所以很少去看望已逝的父亲。

  却常常在思念父亲的日子里,脑海里清晰浮现,老人家在生命垂危的日子里,还那么关心家人和每个来送他最后一程的邻居,让我每每想起泪流满面、胸口隐隐作痛。

  说纸是钱,那是活人的意念,逝去的人收到的,只是家人对他的怀念。尽管如此,我依然摆脱不了诸多的非议:信主的人还去烧纸?不怕惩罚到你,也会惩罚到儿孙的。说真的,我怕了,人活着,有时候,不只是自己。父亲逝在七月,有可能是父亲的善心感动上苍,奇怪的事接二连三,出殡上午雾蒙蒙一片不见人,到送父亲下葬天突然晴朗,送别父亲刚入土,所有亲人刚到家就下起了瓢泼大雨,过了好一会忽然转晴,午饭中又下起了大雨,当我们再次准备祭奠父亲时雨忽然停了,天气很晴朗,所有的亲人邻居都在说:上苍为你父亲哭了送他最后一程,我永远记得父亲临终前对我的一席话:“我不要求你有多么富有,只希望你能幸福过一生”。为了这句话,我努力让自己和家人过上幸福生活而奋斗。

  有时对往事的怀念,对故人的怀念,是一件沉重的心事。心事多了,积压久了,便承受不起。曾经,无数次梦中和父亲相遇,幻想着小时候父亲总是抱着我,向他撒娇的场景,在走不动的时候总是背我,这些一幕幕,仿佛似昨天,每当累的时候总希望能在父亲温暖的怀抱里寻一丝安慰,如今,又是父亲的祭日,想的太多,做的太少,留下这些文字,让心,去对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