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旅行-杭州西湖

                                                                                                                          2017年4月8日-4月9日

一、旅行的意义

有人向往走遍山河大川,也许有很多次在脑海里幻想过带着最少的行李、最丰厚的自己,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我就是这样的人,无数次地设想:可能是周末,可能是假期,可能是某个心血来潮的早晨,也有可能是在实在不堪忍受工作或者生活给予的重重压力之时,不需要进行周密的计划,也不呼朋引伴,就自己一个人,带上必须的物品,直接买票然后赶往火车站,在去往火车站的途中订好旅店,不给自己留任何后悔的机会。

我想成为这样干脆利落又潇洒的人,然而我又以为这世上有很多的事情阻止我成为这样的人。比如,工作后的困倦、生活的不如意之处往往让我身心俱疲,周末和小假期基本在睡懒觉和刷剧娱乐中度过。又比如我实际上有个晕车的毛病,而且是那种想想要坐车就可能会恶心的重症,那么我该怎么到达目的地呢?

更何况还有一点让我很迷茫,以至于每思及此就会放弃出行的计划。那就是为什么要去旅行呢?以往也有不少次跟朋友出行的经历,无非就是在一个地方看一看风景,吃一吃当地的特色食物,或许想暂时摆脱平时一成不变的生活模式。总之是抱着娱乐的心情,奔着放松身心的目的而去。过一段时间,剩下的是相机或者手机里的图片,还有旅途奔波之苦的回忆。不知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我想应该不止。以前听一个到很多地方旅游的人说过,旅游没啥意思,就是看看山山水水的。

然而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体会到旅行的真正乐趣,但是心里那股想要旅行流浪的渴望却无法遏制。这个念头像一点小火星,只等一股东风,便可成燎原之势。

二、目的地杭州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挡不住这种渴望,但它真正破土而出的时机又来得挺理所当然。

周五的下午,坐在办公室里的我有点头疼欲裂。文件一遍一遍地被打回来修改,还有那一堆没来得及做的事情。朋友圈里都是谁结婚了谁生娃了,让我一只单身汪觉得有点怀疑一直以来坚信的单身主义。在其他人等待下班的躁动和喜悦中,我看着聊得起劲的、气氛热烈的人群,突然间感受到了一种孤单、无人理解的萧索。

我觉得应该做点什么来遣散这种突如其来的孤独感。突然想到了出去走走。正是人间四月天,久闻“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一直因为各种原因未能成行,不如就去久负盛名的杭州西湖吧。于是立刻订了旅店,订了周六清早的车票。手机付完账后,突然间愣了愣:就这么决定了?既不是法定假期又不可能请得到假,只有两天的时间,什么都没准备就这么去?然后又有点开怀:我不正干了一直想干的事情嘛,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啊。

明天一早就出发,龙井,西湖,断桥,白娘子,美丽的地方,不朽的传说,我来了!

三、旅途中

五点出门。此时天光才微微亮,晕黄的路灯还未熄灭,我骑着自行车奔向火车站。路上人烟稀少,偶尔有几辆车从旁边经过,环卫工人在扫着昨夜落下的香樟叶子,不知躲在哪个枝头的鸟儿叫上几声,路旁的不知名树木开了满满一树的花朵,在薄雾中显出氤氲的一片淡粉。我呼吸着清凉的空气,不禁感慨:这样静谧的魔都真是难得一见。骑过一座桥的时候,所有的路灯都悄无声息地熄灭了,抬手看看了表恰好五点半,原来平时都是这个点天色开始亮了。上班时都是七点多起床,竟然从来没有体味过上海这样微凉的笼罩在雾气里的清晨。此时觉得也不枉这早起了三个小时。

地铁里也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人,跟平时摩肩接踵、无有立足之地的情况大相径庭。火车出发的时候已经六点半,跟路上和地铁里相比,搭乘这一趟火车的人倒是多得很,目之所及座位上都是坐了人的。对面开始是两个学生模样的人,听他们交谈应该是去嘉兴游玩的。斜对面靠窗的应该是一个上班族,正支着左手打盹,右手放在桌上,手边放了一本大冰的《乖,摸摸头》,大冰是一个还算有名的背包客。我本来想借来看看,但看他一直在睡觉不好出声打扰。隔了三四排坐了一对母子,年轻的妈妈正在教小孩儿念“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窗外路过一丛一丛开得正好的油菜花。

真是一个平凡的早晨,人们各行其是生活着;又是美好的一天,阳光正好,照在我的脸上,也照在我的心上。

到达杭州不过八点多,在车站附近吃了一碗酸辣粉,有什么比旅途后一顿热乎乎的早餐更让人觉得满足了呢!在地铁站办了一张交通卡,有点纳闷的是上面居然是一只憨态可掬的熊猫,真是怪哉!熊猫不是四川的标志吗?九点时的杭州地铁里相比上海上班高峰期地铁人数真是不遑多让,挤得我差点踮脚站一路了。后来又乘了四十分钟的公交到达旅社。

四、杭州第一天

第一站去的是龙井村。从旅店出来直接坐87路到达龙井泉,跟着导航往龙井村走。路上是形形色色的旅人,路旁是坐在门廊下炒茶的师傅。几乎家家户户的门口都晾着新采的茶叶,用直径一米有余的竹篾圆盘摊开;门口挂着“问茶喝茶”之类的招牌或者旗帜,颇有“水村山郭酒旗风”的意味,不过卖的不是酒,而是极负盛誉的“西湖龙井”;石砌的围栏上摆放着缤纷多姿的时令鲜花盆栽,姹紫嫣红,朝气蓬勃,与茶芽之绿相映成辉,也与茶之雅相得益彰。路上不时碰到三五结队的采茶工,头戴尖尖笠帽,肩挎着一个竹篓。我尾随其后不久就看到了大片的茶园。

到达茶园的时候天气正热,汗湿衬衫,幸有微风拂面。沿着青石铺就的阶梯,我慢慢往一侧茶园的最高处走去,偶有采茶的娘子会好奇的盯着我问道:这么热还往上爬呀?我答:久闻龙井村风景优美,就来看看。她微笑着点点头不再言语。也许是见多了我这样猎奇的游人,况且每日在这茶园工作,已经不以为奇了。也是,对我们来说是旅游,对她们来说,这是再平常不过的生活。上到没有路的地方俯瞰这一方土地,一垅一垅的茶树正像绿海生波,绵延不绝,令人心旷神怡。两片依山而植的茶园面面相对,中间的低谷是一片楼房,犹如绿色的盘子里盛放着一颗珍珠,套用刘禹锡的一句诗,正是“翡翠盘里一珍珠”了。

下得山来见到路旁一颗红桎木开得灿烂,拿出手机将这红绿相映的景象拍了下来。旁边一个大妈热情地指着身后的“龙井村”碑石说:姑娘,拍照站到那上边去,我来给你照。交谈后发现大妈是这一带的茶农,种着对面山坡上一大片的茶园,三四月要雇好几个采茶工。在我婉拒去茶庄喝一喝她家的龙井茶后,毫不介意地告诉我明前茶味道淡、明后茶味道浓一些,明前茶只有不到一个月的采摘时间,喝茶的时候每次要留半杯茶汤然后加水,晾茶不好暴晒。真是个热情的人。

告别大妈后不知不觉走到了一条道上,据说以前的货郎只能靠脚力走过这一条路,箩筐旁挂着的铃铛“叮铃叮铃”地响,故有“十里琅珰”之名。让我不禁想起了小时候的货郎,箩筐里简直就是个百宝箱,我妈至今还拿曾经因为没给我买零嘴所以揪着货郎的箩筐不让走的童年糗事来笑话我。在交通闭塞的年代,这“叮铃叮铃”的声响有多少次回响在小孩的梦里呢?

这时手机已经接近没电了,而有点路痴属性的我只能跟着人流往前走,本以为是返回公交车的地方,结果越走越觉得景色陌生,路过“九溪十八涧”,接了一瓶山泉水,经过“九溪烟树”时坐在樱花树下吃了一块巧克力,恰巧有人支着相机取景,不知道是不是误入镜了。一直往前走,人越来越少但也总有几个人相向而来,时不时也能见到茶娘。待到从杨梅岭出来到了一条柏油马路上,才发现不知不觉地绕完了一个大圈,我终于知道沿着这条马路往下走可以到旅店。

五、杭州第二天

从昨晚半夜雨水敲打着窗的声音一直未歇可知第二天是个雨天。七点多退房,挥别旅店老板,在老板“真是风雨兼程”的调侃声中向苏堤出发。今天一整天都留给西湖,这是早就决定了的。

从“揖湖”长廊走到牡丹园,红粉紫白各色牡丹在雨中亭亭而立,花瓣因下了一夜的雨都垂首向下,颇有分量的感觉,真是应了“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这一景了。

经过“花港观鱼”后终于踏上苏堤,我对这一段以苏轼的名字命名的长堤向往已久。这时雨渐渐地小了,才走一小段苏堤后彻底地停下来,但是从西湖刮过来的风还是很大的。我把撑开的伞遮在身前好歹不那么凉飕飕地了。左岸隔着一片湖水可以看到远处的山色,可能是六合塔那一片景色,烟雨朦胧、尖尖高塔、绵延青山、湖水微澜,好一幅泼墨山水画。走在苏堤,的确有人在画中游之感。不禁对苏轼在词赋卓绝之外的为官之能也佩服起来了。苏堤两旁夹杂种植着垂柳和桃花,素有“间著桃花间著柳”的说法。撑着伞,呼吸着夹带雨丝的空气,悠悠地走在如画山水中,让我想起了苏轼的“一蓑烟雨任平生”豁达的人生态度。在苏堤上随处可见拍照留念的人们,还有一个大叔、一群阿姨让我帮忙给他们照了相。我手中的手机也“咔嚓咔嚓”不停,真是不得不感叹风景如画,处处可入镜。

路过“平湖秋月”时倒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可能既不是秋也没有月的缘故。白堤相比苏堤显得有点单薄,可能是没有那么多高大的柳树的缘故,视野更开阔一些。其上的桃花算是一绝,姿态各异,深红、粉红、粉白,可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看地图上白堤的尽头应该是著名的断桥,但不知是否是我恰好心不在焉的缘故,竟没注意到这西湖一绝,直到走过去了老远才想起怎么没见断桥呢?可惜可惜,不过所谓“断桥残雪”,可能冬天下雪时再来看更有一番风味。不知白娘子和许仙相遇的地方是不是在断桥?

一路快步疾走,武松墓、苏小小墓、楼外楼、西泠印社、柳浪闻莺等,匆匆一览而过。直到清晰地看到了对面一座圆圆的宝塔和顶上金色的塔尖。根本不需挣扎,脑海里蹦出了“啊,这就是雷锋塔!关押白素贞的地方诶!”还记得小时候看“白蛇传”,那时候并不懂爱情,只羡慕白娘子和小青会变法术,甚至恨不得自己也是这么神通广大的妖怪;白娘子明明是个好人,法海为什么要收她呢?还有那一首“前年等一回”,不管是谁都可以信口哼上几句:“前年等一回,等一会啊啊.....是谁在耳边,说,爱我永不变”。现在看到雷峰塔,突然间想到的是,天道到底有情,法外毕竟还是开了恩,水漫金山的白娘子到底只是被镇压在雷锋塔下,多年后还可以一家团圆。

四个小时,绕西湖一圈,回到苏轼的雕像处。

烟雨中的西湖也很美丽,正合“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六、返程

周日晚八点,返回上海。累,心却从未如此地开阔。可能是终于来了次一个人说走就走的旅行,可能是在行走和思考的过程中,得到了某种不可名状的慰藉。

回来细算了一下费用:车票往返49、住宿50、第一天午餐、晚餐、第二天午餐总共50、巧克力加软面包作为两天的早餐17。办了一张100块钱的公交卡,还没用完。总共花费266.

嗯,作为囊中羞涩的上班族,完全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晚安,好梦,梦里可以计划一下下次去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