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光照不进来,我就成为你的光

(原创)

那是一个二百多斤的大胖子。

胳膊上的花臂,妖冶与油腻浑然天成。

还有他抬起眉眼时,露出大面积的眼白。

吊三角眼。

像个亡命徒。

半夜饿醒后,我去面馆吃了一碗牛肉面。

临走,被人拽住右边胳膊,声音冷厉地道:“站住!你踩到我的脚,和我道歉!”

我转身,迷惑地看着他……的脚。

一双黑色拖鞋露着带毛的脚趾头。

谁家脚如履平地?

找茬?

我是女的我知道,我是不是美女我不知道。

但是认识我的人,除了我追着跑的安比槐,都说我美。

道歉?

本着息事宁人,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的人生信条。

我擤了个鼻涕。

“不好意思,不小心踩到你脚了……”

花臂大胖子嘴角抽动,眼神里分明闪过一丝不悦。

端着拉面的老板喊一声:“面好咯!”

大胖子瞥我一眼,我赶紧狗腿似地让开,给老板腾地。

好让老板能给胖子顺利送面。

必须谦卑。

不然这胖子说不定要嫌我道歉态度不好,再次挑毛病找茬。

老板将我挡住,我已经看不清胖子的神情。

我压了压黑色棒球帽,内心虽然慌乱,但步伐却稳健的快速离开。

果然,女生在深夜不适合独自外出。

走到街上,我暗自发誓以后一定要准备点螺蛳粉,炸酱面,土豆粉之类的存货,以备不时之需。

越想越觉得自己没有硬气怼他,十分明智。

虽然憋着一股劲,但是像捡回一条命。

回到家后,踢了鞋子,瘫坐在米色沙发上,面对空无一人的房间。

脑子里一直亮着的灯泡突然灭了。

上班为了KPI已经很累了,明恋的财务总监也对自己忽近忽远,晚上饿的心慌去吃个面,还能被诬陷……

心态瞬间崩溃。

这就是九零后女孩的悲哀。

“间歇性神经里的冰……”

突然想起网红文字博物馆的字句。

“嗷呜……”

像个小炮仗一样,喋喋不休地咒骂那个胖子。

闭眼想起那双吊三角眼,简直像八亿少女的噩梦。

忍不住发飙,在朋友圈上面破口大骂。

“祝二百斤的花臂纹身男喝水打嗝一天一夜,公共场所放屁如雷鸣!”

还配了张自己吃拉面的图片。

自动显示定位。

我的拍照技术一向很好。

尤其是自拍照,基本每天都会发几张生活自拍照在朋友圈。

发完可见的心情后,又私下吐槽,便秘三天,腹泻三天,发烧三天!找茬老娘,你等着倒霉!

心情终于不堵塞了。

洗手间冲了个澡,喷了点睡眠喷雾,乖顺地躺在粉色三件套里。

扣上手边的电脑屏幕,按摩着酸涩的眼眶。

“嘀嗒。”

被粉色手机壳包裹的手机屏幕亮起来,弹出一条绿色对话框的消息。

“还没睡?”

男神竟然主动发信息给我!

拿起手机的我“腾”的一下,坐的端正笔直。

尽管我很激动,但是我绝对不能表现出来。

“嗯……饿了出门吃面碰见一个找茬的男人,挺可怕的。睡不着了……你不会还在加班吧?”

我并不知道他是否会加班,可是直接问他怎么也还没睡,会不会让他觉得自己有管着他的嫌疑?

“在加班。”

男神还是惜字如金啊!

“好辛苦啊!领导,我给你送份面过去?刚吃完,满满幸福感!要不你也尝尝?”

手比脑还快。

这条消息就“嗖!”的一声发过去,显示已读。

我其实也就是随口一说,意思意思而已。

“好。”

看到回复后,我傻眼了。

屏幕亮了又暗,年近三十的我,心里想了无数种可能。

半夜十二点,应一个女子的殷勤,若不是以我对他一年来的了解,我真的以为他是想“揩油”了。

我快速找出在短视频收藏的伪素颜妆容教程。跟着博主学着画了个伪素颜妆,涂了裸色的唇蜜,散开刚洗完还飘逸的黑长直头发。

茉莉花香。

骑着我的粉色kitty电动蛋蛋,再次返回安安拉面馆。

先环顾四周,不再见那个花臂胖男人,松了一口气。

“老板,来一份番茄牛腩面。”

热腾腾的面,红悠悠地汤底,冒着热气,香喷喷……

拿出我的粉色大饭盒打包好后,乐滋滋的去公司。

谁想的到,平日里卡点打卡上班的人,竟然可以半夜去公司?

在单独的一间办公室里,还有电脑亮着的光。

果然。

安比槐,他还在加班。

黑色的衬衣,白皙的脖颈和凸出的喉结……

无不彰显他的魅力。

无论衣品还是颜值,都是我抵抗不了的诱惑。

只是一个侧颜,我的心跳就如同小鹿乱撞,隔着衣服都能看到心脏的跳动。

嘣嘣嘣嘣……

“安比槐!”

我大声叫道,制造出刚到公司的样子。

其实我已经偷偷看了他很久,还静悄悄地给他拍了张照片。

他侧身扬眉,眸色深深。

“你真来了?”

我连忙走近,将粉色饭盒放在他的办公桌上。

瞟了眼电脑上面的文件。

安比槐察觉到这目光后,随手将屏幕熄灭。

我嬉皮笑脸的说:“不愧是我们领导,工作起来废寝忘食,不过还好有我这个生活小能手,来给你送温暖啦!”

粉色饭盒被我抱在怀里,用了各种姿势,竟然都没有拧开。

热胀冷缩?

我不好意思的对安比槐说:“还是你来开吧,我这饭盒太会发力了。”

安比槐的嘴角一咧,唇边泛起一抹极短极浅的笑意,一闪而逝。

“你在哪买的?”

安比槐在看见番茄牛腩面后,轻声问道。

我说当然是安安面馆了。

只见安比槐无波澜的眼底,有宛若溪流涓涓流淌。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我,我笑眯眯地看着他。

我一直知道一个秘密。

关于安比槐。

见他终是低下头安安静静地吃面。

模样乖巧。

思绪被拉回到十八年前的晌午。

那时的我才9岁。

父母带我到小区前面的人工湖公园玩。

他们将我和奶奶留在人造沙滩上去游泳。

我甩开跟屁虫一样的奶奶,飞快跑到湖边,一个蚱蜢跳到湖水里。

冰凉凉的水拍击着我的脸。

正享受着阳光浴的我突然听到一声呼救。

我循声看去,一个“萝卜头”在晃荡的水中起伏。

我就是他近在眼前的救命稻草。

他像个水草一样缠住我,气得我狠狠煽了他两巴掌。

“你放开我!不然咱们一起玩完!”

他清澈的双眼里充盈着雾气,脸上已经分不清是湖水还是泪水。

我将他夹在腋下,像只青蛙一样划水。

水中浮现金灿灿的东西……

我闻到一股臭味。

讶异地看他。

他说:“对不起,我拉肚子了……”

我只好憋着气,不敢吞下湖水。

好在我们离着岸边很近。

不然将自己的力气耗干,后果不堪设想。

他坐在金灿灿的沙子地,一脸惶恐的说:“谢谢你…… ”

我酷酷地甩手说这小菜一碟。

还让他告诉自己名字。

我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说出去,我能吹一辈子牛!”

“…… 安比槐。”

他声音稚嫩,却认认真真。

我虽然拿着这个事迹吹了十八年的牛,可没一个人信。

令我着实伤怀。

不过,在我每次吹牛时,安比槐这个名字被我多次重复提及。

竟然成了我心头的一颗朱砂痣。

只是十八年来,唯有我记得。

安比槐,竟然忘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刚到这家公司面试时,我见到安比槐,脸上的震惊,用同期面试的同事的话来讲就是:“你下巴都惊掉了…… ”

番茄牛腩面已经被安比槐吃了个精光。

我把湿巾给他递到手边。

他很自然地接过。

“谢谢。”

清冷疏离的声音。

我轻哧一声,微笑着说:“这面好吃吧,下次我直接带你去吃。”

他又一次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这次我避开他的眼睛。

收拾起饭盒,装到饭兜里。

起身就准备走。

在我转身的刹那,一道将我向后拉的张力,使我不小心跌入安比槐的怀里。

硬梆梆的胸脯子。

他真是比看起来还要瘦。

我不敢再想别的,直接弹坐起来摆手。

“对不起哈,你要是不拽我,我也倒不了。”

“宋南佳,东大才女竟然能在饲料厂干这么久助理,真是屈才了。”

我见安比槐用湿巾一边擦着嘴,一边故作遗憾般说。

心里叹口气。

“不屈不屈,西神理科状元安比槐都能在饲料厂干这么多年会计,我一点也不屈。”

他收拾起自己的电脑,说:“一起走。”

工作多年,他也没有买车,我让他跟着我的电动蛋蛋一起走。

他嘴角上翘,眼波流转,看上去很愉悦。

他个头在178左右,男生里,个头不算高。

瘦瘦的,很白嫩。

不说话时,像一只高冷的玄猫。

我心知肚明的问他家在哪。

他犹豫了会说:“先把你送回家,我离你不远…… ”

我没有回头,骑着车子。

想起同事交头接耳的议论:“听说他家是开面馆的,他妈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讨债的都去砸面馆了,警察都出面了,也没找见他妈人…… ”

“可怜他爹一个人连个帮手都没有,24小时经营着面馆,困了就趴在桌上睡……这样下去怎么受得了…… ”

“他也是的,整天穿的人模人样的,家里都这样了,也不快辞职给家里帮忙经营面馆……那不比朝九晚五赚钱多了…… ”

A市夜晚经常很寂静。

小城镇不像大城市一样,灯红酒绿,热闹非常。

我对着空无一人的长街大声唱歌:“笑,就歌颂,一皱眉头就心动……我为你着了魔,你必须奖励我……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 不是因为寂寞才想你,只是因为想你才寂寞…… ”

安比槐将手拽着我的衣襟,未说一句。

我将他的手分别拿到身前。

呈现怀抱腰间的姿势。

我放慢了骑行速度。

凌晨两点的夜晚,吹着晚风。

他的手不拿开,也不握紧。

我的心就像被猫挠了痒。

街灯闪烁,缤纷绚烂。

偶有车辆通行。

他突然开口,说:“慢点。”

我紧急刹住车。

“什么?”

他的手骤然收紧。

我如愿的被他抱紧。

嘴角得逞的笑意,再也无处隐藏。

他没有松手。

固执地看着我的眼睛。

问:“你真的愿意?”

我认认真真的靠着他,回头不再看他,而是看着不远处的丁字路口。

往左走就是安安面馆,往右拐,就是我住的公寓。

说:“你真的愿意先送我回家?”

“愿意。”

“好!”

我终于将我的意中人拐进了我的城堡。

他进门时,看到粉白色的房间,无从落脚。

我拿了双毛茸茸的粉色拖鞋给他,他将鞋子脱去,放在公寓门口。

他说:“我第一次进女孩的家。”

我给他一个猫爪杯,里面盛满柠檬水。

“进了我的闺房,就是我的人。”

他失笑。

定睛看着我。

“你很像我见过的一个人。”

我充满希翼的听他讲。

“有一个女孩曾经救过落水的我,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只记得她的眉心有颗痣。”

我哑然。

靠着眉心的痣来认救命恩人,难怪没认出来。

我早就靠着医美,将脸上的黑痣用激光吃掉,现在脸上和煮熟的蛋白一样干净。

“快,尝尝我的蜂蜜柠檬水。”我压着一只脚坐着,“我自己做的…… ”

他乖巧地喝完。

又疑惑地问:“你天天给我发你的自拍,干什么?”

我一个头两个大。

“这么明显的暗示你都看不出来?”

安比槐向后靠在沙发上。

避开我的贴近。

我见他的眼睛如海水一般将人卷进去,脸上却是尴尬的神情。

“算了……”

我突然觉得没意思。

将空杯子拿走。

从书柜里拿出自己的相册。

此时,已经凌晨两点半。

“你看看,这是我的相册,或许你能有所发现。”

我假意去洗手间,躲在里面看着手机上的监控。

看到安比槐仔细辨认着那张我九岁时留下的照片。

放大屏幕时,不慎触动监控的远程报警。

鸣笛声急促刺耳。

我慌乱的关上屏幕,赶紧出来将监控断电。

安比槐将相册还给我。

站在门口。

“你早点休息,我回去了。”

我接过相册,不甘心地问:“小公鸡没有认出小母鸡?”

他打开门,说道:“也许小公鸡眼盲……”

我点点头,嘁嘁然:“对,还有小母鸡心盲……”

第二日,我顶着黑眼圈来办公室,习惯性去看财务室。

安比槐不在。

第三日,我看着紧闭的办公室单间玻璃门。

同事敲我脑袋。

我回神。

看着人事经理。

他说:“别看了,你的男神家里有事来不了,有代班来顶替他……”

第四日,我去安安面馆门口。

玻璃门上贴着A4纸:本店停业,着期开放。

……

我发自拍给他,和以往一样已读却无回音。

只是这一次,我尤其惶恐。

那天晚上加班加点,是在做交接记录吗?

我蹲在小区的垃圾桶旁边,等着我喂养了很久的三花猫。

竟然也不见了……

为何一夜间,我又孤独起来了。

直到夜幕降临。

警车鸣笛渐起,我来到熟悉的安安面馆。

这里已经被围观的水泄不通。

啊!

一声惊恐的尖叫声传来。

我看到一个母亲捂住女孩的眼睛。

钻进汹涌的人潮。

我倒吸一口冷气……

血。

刺目深红。

染遍水泥地。

蜷缩在地的胖子,断了的花臂,倒在血泊中。

安安面馆的老板跪在胖子的身边,脖子上划了一道……

站在旁边的安比槐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脸色惨白,眼神空洞。

我心脏收紧,呼吸一滞。

胃里翻江倒海。

拼命捂住嘴。

心里不停地问: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我被人推搡,耳畔议论纷纭。

“恶势力催收害人不浅啊!只可惜……”

“……用刀剁了胳膊,老板就没想活!”

“早就被盯上了,天天都来找茬,老板也是受够了……”

我跌跌撞撞离开,在满是粉色的房间里吸取温暖。

打开水龙头用手去接自来水,水一滴一滴的顺着指缝流了出来。

脑海中一直回响着安比槐看着我说的一句话:“你真的愿意?”

是,我愿意。

纵使你被岁月无情摧残,但在我心中,你依然是那个清澈少年。

我愿意,守候你。

过了半月,我辞职了。

给安比槐发信息:“我失业了,你养我吧?我吃的少,也不乱买衣服,给口水喝也饿不死。”

很快,他就理我了。

“好。”

过了一个小时左右,他给我打电话。

他说,南佳,我折价卖了父亲留下的商铺和房子。

我微笑着说,很好,我有全款的公寓,全款的电动车,你带着钱来入赘我宋家吧。

见到他时,见他拎着行李箱,一脸的颓废与凄迷。

我轻轻拥抱他。

说:“去洗澡,我们干正事。”

他乖顺地点头。

我找出户口本,快三十岁了。

该把自己嫁出去了。

我想用最大的诚意告诉他:“我宋南佳不是孬种,你愿意找我,我愿意和你一起堵这一生,你敢吗?”

出浴后的安比槐,褪去一身纤尘。

神色凝重的看着我,低头吻住我的唇。

他的唇,不薄不厚,我很喜欢。

浅浅一笑。

他停下,呼吸相闻,声音沙哑:“你笑什么?”

我回:“吻了我,就是我的人。”

他又用实际行动表达自己,更深的吻下去。

风停雨歇,我们在沙发上簇拥着。

他从手机壳后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我。

说:“里面有三百五十多万,是我全部家当,我想娶你为妻……”

我一点也不含糊,立刻收起来。

“放心,这辈子,你都逃不掉了。”

他在行李箱拿出户口本,我也将户口本拿出来。

他说:“宋南佳,你真的想好了?”

我说:“安比槐,现在后悔来得及。”

他说:“我绝不后悔,我爱你!”

我说:“谢谢你,愿意被我接住……”

他的眉眼藏着大海一般的深情,却闪过一丝疑惑。

我们在领证前,又一次痴缠。

我说:“下次把你捆在身上!”

他摸我的小鼻子:“不用捆,也粘住了!”

我害羞低头,他吻了吻我的脖颈。

“走吧。宝贝!”

他伸手将我拉起。

当两个人被印在红本上后,我拿着结婚证翻来覆去的看着。

“安比槐,你真的是我老公?”

“老婆!”

他认真的在宣誓台压着我的肩膀。

“此生遇见你,是我之幸!”

在我帮他整理行李箱时,看见他之前在办公室经常用的笔记本,翻来看时,发现笔记本的扉页写着:“宋南佳,You're my sunshine!”

我在后面补了一句:光照不进来,我就成为你的光。

在大环境的影响下,我发挥了专业余热,每天在社交软件发布夫妻生活日常,成了某个平台的自媒体创作者,短短一年时间,我收获了百万名粉丝。

而我的男神,他成为一名百万粉的专业财会讲师,几堂课下来,收益颇丰。

我们终于实现即使不用朝九晚五,也能养活自己的目标。

两年后,我有了一个男宝。

父母终于舍得从新加坡回国,来和我抢着带娃。

我们从住的公寓搬到了市区CBD的四室两厅两卫。

日子一天天变好。

我们躺在新家卧室的大床上,全身放松下来。

我似睡非睡,半梦半醒之间,听到安比槐在我的耳边嗡嗡说:“谢谢你……南佳。”

我喃喃背着一句喜欢的词:“凭栏望,有东南佳气,西北神州。”

一个吻落于额间,好梦连连。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代入)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2,461评论 1 30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089评论 1 256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4,078评论 0 212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938评论 0 175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698评论 1 25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733评论 1 175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340评论 2 268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138评论 0 165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949评论 6 229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493评论 0 213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269评论 2 21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591评论 1 229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216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107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485评论 3 204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15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06评论 0 167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496评论 2 230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572评论 2 23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