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大师的幸福白米粥(我在会所的那些日子17)

文/蔡海山

往期回顾目录


H老师入职的前一天,我这个还算是与佛有缘的凡夫俗子,终于抑制不了内心的冲动,去问了一下M先生,需不需要净水泼街,黄土垫道,或者早上点根香什么的,再或者把轻柔的钢琴曲背景音乐换成大悲咒什么的。

M先生哈哈大笑,随后我从他充满杀气的目光中读出了‘有多远滚多远’几个字。是啊,我们这里是会所,又不是道场,是H老师入职上班,又不是高僧大德来开示,是我想多了。

H老师是名虔诚的佛教徒,还未到会所任职,这个消息已经如星星之火一般传递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和心里。

H老师踏入办公区的那一刻,我不早已按耐不住,低下头假装系鞋带。目的很简单,就是想看看他是否是脚踏祥云而来。

确定是脚踏实地进来后心有不甘,又抬起头来往H老师头顶望去,并没有想象中的金光灿灿的佛光普照,只有屋顶上的日光灯照射到他剃的光亮的头上的反光。

我倍感亲切,因为从此会所里就有了两个光头,一位是徒有虚名的我,一位是货真价实的H老师,从光头的角度来讲,我从此不再孤单。


-1-  包厢里的梵文大悲咒

经过一段时间小心翼翼的观察与相处,发现H老师除了不吃肉这点和我们不太一样以外,没发现任何其他特殊的地方。

再相处一段时间,细微的差别终于被我敏锐的发现了,他什么时候都是乐呵呵的,好像永远没有烦恼一样。看来同样是光头,人家是特意剪去了三千烦恼丝了却了烦恼,而我则是因为遗传基因的作祟,年纪轻轻脱发增添了烦恼。同样是光头,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如何可以像他一样没有烦恼的生活,我打算主动找他指点迷津,我轻轻敲了敲办公室门,H老师抬头看了看我,还未等他说话,我先行了个道家的单手礼,随后是双手合十,最后快速的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无量天尊、阿弥陀佛、阿门在心中默念。

H老师愣在了那里,不知道门口站的是哪路神仙,万万没想到,一位前来请教如何不给自己增添烦恼的人,竟然给他平添了一丝烦恼。

说明以来后,H老师起身拍着我的肩膀说:

“晚上去哪家KTV唱歌去?”

我愕然了,莫非大师这是要用现身说法的形式,让我深入了解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在大家一再要求和坚持下,H老师在KTV包间里开唱第一首歌。音乐响起,字幕淡出,《梵音大悲咒》。H老师手拿麦克风,在包厢中闪烁的霓虹灯下,用梵文为大家开始演唱。

准确的说那不是演唱,应该是把一种铭记于心的世界自然的表露出来。在红尘中的策马奔腾的我们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恨不得都齐刷刷的跪下来向着电视屏幕忏悔。大悲咒动人的旋律以及似懂非懂的经文,洗涤着我们在场每一个人的心灵。

以唱龚琳娜老师法海你不懂爱,雷峰塔会掉下著称的店长,一直躲在包厢的角落里低头不语,脸颊上好像划过两行亮晶晶的什么东西。

一曲唱罢,没有人敢接过麦克风,没有人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曲风才能接得住。从来没有想过,本来一个来放松心灵的事,一下就变成了洗涤心灵的事,每个人倍感亚历山大。

H老师看出端倪,将麦克风递给我,我赶忙双手合十低头不语,H老师再次将麦克风递给我,而我则一下跪倒在地:H长老,您收了神通吧!

H老师看到这种尴尬的场面,面不改色心不跳,心还是跳的,还是平时的频率。他自助点了一首老狼的《恋恋风尘》,然后又是一首王杰的《她的背影》,唱得委婉动听,绕梁三日,嗓音像极了王杰。


歌曲老是老了一点,老的和他那辆一打火就冒黑烟的老捷达一样,但是至少已经入世了,已经步入红尘了,而且还恋恋红尘。

他都这么虔诚了,他都这种境界了,为什么不去出家呢?我们大家一致有这样的疑惑。或许一曲恋恋红尘完美的解释了这一切,这个红尘还有什么可值得留恋的呢,或许就是她的背影吧。

既然H老师也在红尘中策马扬鞭,那我们也就都从刚才的境界中走出,开始共享人世繁华。

不过从此以后我们也烙下了病根,每次去唱歌,如果H老师不用大悲咒开场,我们在包厢里心里总觉得空唠唠的,唱什么歌都是高音上不去,低音下不来。


-2-   辟谷和幸福的白米粥

H老师真正被我们尊称为大师,是从他辟谷那天开始的,他一辟就辟了21天。

什么是辟谷?这是知识点,做个普及吧。“辟谷”源自道家养生中的“不食五谷”,是古人常用的一种养生方式,说白了就是不吃饭。

友情提示一下,如果没有老师带领和指点,千万别自己瞎练,把自己饿死了,真是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给社会主义抹黑。即使饿不死,饿出个胃溃疡也是极不好的。

H老师辟谷前三天,精神抖擞神采奕奕的给我们讲了很多关于辟谷的好处,《洗髓经》《庄子·逍遥游》《淮南子·地形训》等等,引经据典讲的我们云里雾里,深感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

第四天H老师明显说话少了,我在QQ上问他有空吗,能否在给我普及一下传统文化,他快速的给我回了一句:话说多了是费气的。我秒懂了,不去打扰他的好,还是打字吧。

第五天,H老师扶着墙进来的,嘴里说着什么,我赶忙把耳朵贴过去,隐约听到他反复嘟囔着:现在是关键时刻,必须要挺过去。

办公室的美女们都怕胖,但是都爱吃零食。也不知道她们是不是故意的,H老师辟谷的关键时间段,她们的零食出奇的多,而且都是那种一咬就嘎嘣嘎嘣脆响的那种。

有位美女心软是出了名的,看到流浪的阿猫阿狗挨饿都会流泪,都会跑去小超市买点吃的来喂,对于饿肚子这件事她是深恶痛绝。如今一个大活人,一个大家尊敬爱戴的H老师饿肚子好几天了,她看在眼里比谁都着急,比见到挨饿的小猫小狗都更着急。

她双手像捧着哈达一样捧着散发出诱人味道的蛋糕,送到H老师的鼻子前。趴在桌子上的H老师一下就坐了起来,用从来没见过的贪婪的眼神看了看蛋糕,咽了口口水,又看了看捧着蛋糕的美女,又咽了口口水。

美女身后我们无数双眼睛盯着,好像都在盼着大师犯戒一样。H老师修行还是比较高的,他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一样趴到了桌子上,随后紧紧的闭上了双眼,口念六字真言。

美女不甘心,急的快哭出了眼泪:

“H老师,您就吃点吧。”

H老师闭着眼睛摆着手缓缓的说道:

“拿走~~拿走~~”


这个场景不禁让我想起了看了无数遍的《西游记》中,悟空给唐僧拿人参果吃的场景,唐僧也是紧闭双眼,摆着手缓缓说道:

“拿走~~拿走~~”

我想H老师当时一定觉得,身边这些把零食嚼的嘎嘣脆的美女们,就是老天派下来考验他的,有点唐僧进了盘丝洞一样,又有点像唐僧进了女儿国一样。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H老师经受住了考验,我们暗挑大指不住点头,H老师骨骼惊奇,天赋异禀,想来是百年难得一见的辟谷奇才,维护世界和平就靠你了。我甚至有种冲动,非常想把收藏多年的《如来神掌》一书亲手送给他。

据说H老师当晚小小的破了一下嗔戒,和嫂子小怒了一把。因为他扶着墙走进家门的时候,嫂子勤奋的做了一桌子的好菜。

挣扎中渡过难关后,按照老师的指导,H老师开始喝一些红枣水,貌似有了一些精神,进办公室不再扶墙了,话也明显多了起来,不断跟我们分享自己如果通过坚强的意志渡过难关,突破自我的。

最终二十一天的辟谷结束,H老师终于可以正常吃饭了,当他喝下那一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大米粥时,他竟然热泪盈眶,说活了这么长时间,从来没有吃到过这么好吃的饭。

其实粥还是那碗粥,饭还是那碗饭,菜还是那盘菜,我们天天吃的人没有任何感觉。但是经历过了,心境不同了,那碗粥,那碗饭,那盘菜的味道竟然神奇的变了,变成了人间最美的佳肴。

我们手捧白米粥觉得素淡的难以下咽,而H老师则幸福像个孩子,向着服务员兴奋的大声说道:

“再来一碗白米粥。”


-3-  与佛结缘

二十一天辟谷之后,H老师被改称呼为大师,这个称号响当当,响得当里个当。

有天一大早,H老师突然把我叫到茶室,茶桌那边端然的坐着一位出家人。H老师向我介绍:

“这是昌平法师。”

我连忙合十行礼,坐下喝茶。昌平法师和H老师聊了很多我似懂非懂的话,我也插不上话,只得静静的听着。那种安逸的感觉让我神清气爽,忍不住走神,当时的思绪云游到什么地方我现在一点也想不起来,但是昌平法师的一句话把我吓了一身冷汗。

“你这头型是典型的大和尚的头型,你出家吧。”

“我......”我内心万马奔腾。

“我家孩子还尚小,我的尘缘未了,我六根不清净,我罪孽深重,我罪该万死,我......我......”

我已经语无伦次。脑子里全是新白娘子传奇里,法海强行将许仙拖进金山寺的画面,我当时特别想从裤兜拿出手机偷偷给老婆发条信息:娘子,救命啊!把会所用水漫了吧。

昌平法师和H老师哈哈大笑,爱开玩笑的昌平法师,或许是想用这种方式让我和佛结缘吧。反正我当时是拿出手机假装接电话不方便仓皇逃跑,昌平法师走的时候也没敢出去送,怕真把我当大和尚带走,怕我家娘子来不及水漫会所。

H老师再后来又请到了西藏某喇嘛庙的主持尼麦堪布,会所很多会员都特意过来磕头顶礼,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这些开豪车的会员,一个个竟然如此的虔诚,或许这就是一种福报吧。

在一家汽车服务会所里,能请到活佛来开示,来和会员结缘,H老师也算是第一人吧。

顺便提一下,我还加了尼麦堪布的微信。去年的时候,我艰难的耐着性子看完了索甲仁波切的《西藏生死书》,看的恍恍惚惚的。于是在朋友圈里发布自己看完这本奇书的感想嘚瑟,没想到很快尼麦堪布用语音给我回复,说这本书特别好,讲的都是真的,说我能看到就是缘分。

这让我惭愧难当,我看《西藏生死书》纯属好奇,而且根本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而且半信半疑,当时发到朋友圈就是纯粹的为了嘚瑟。

写得严重跑题了,不过如果不是有信仰的佛教徒H老师,我肯定没有这样的经历,这些经历,这些亲眼见过、交流过的高僧大德,就像一盏明灯一样照耀着我前进,就像一面镜子一样提醒自己要不断修正自己的行为,举头三尺有神明或许就是这个道理吧。

关于H老师有趣的事情还很多,看来还得再写一篇了。




在会所这七年经历了太多的事情,每件事都让我成长,都让我升级,用文字记录下来,给自己一个美好的回忆,给曾经一起战斗的伙伴们一个回忆,同时感恩所有生命中的贵人。

(我已委托“维权骑士”为我的文章进行维权行动,转载请注明或私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