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06.食物

96
科幻经典
2017.07.11 15:58* 字数 1764

食物给人提供了能量。它使得无序的能量在进入人体,最终产生更多的无序信息。当人体不得不使用更多能量来支撑人体的时候,最终会到达一个极限——死亡。

远古时代,人食用的范围从天然植物到天然的动物。这些食品几乎不进行加工,除了加热。大自然给人提供了所需的一切。人在饥饿得到满足之后,对食物的要求越来越高。

饱已经不是对食物的基本要求了,而是美味。在现代的厨艺中,色香味和气氛都成了重要因素。食物除了提供能量之外,更重要的功能已经成了对生活的享受。这种享受植根于味觉,并延伸到视觉、听觉、嗅觉和气氛。

味觉的形成是什么呢?人小的时候,都喜欢吃甜的东西。甜究竟对我们有何种意义呢?很多事情都可以追溯到古代人类的生活环境。在当时,甜意味着大量的能量,可以提高人生存下去的概率,例如蜂蜜。

比较奇特的是苦和辣。苦是我们不喜欢的东西,那可能就是意味着对我们自身不利的。而辣实际上并不是味觉,而是痛觉。当我们吃下辣椒的时候,我们的身体会感觉到疼痛,那就是辣。

我是比较喜欢吃酸的东西。但是酸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或许在古时的酸,可能意味着食物变质了。

咸是人需要的矿物质盐的反映。这对人是一种有益的东西,但要适量。

现代餐饮中,苦并不常见,而其他的酸甜辣咸都已经成了一种享受。这或许也是一种提示,人的生理过程或许能被改变最初的意义。

这四种味都不能过量,它们的综合带来了极大的味觉享受。

味精是一种提炼品,呈现了一种鲜味。而这种鲜味,也是一种独立的味道。但类似涩味就是一种综合的味道了。
食物中出现了人造的凝脂,用来把两块肉粘合在一起。而通过把一系列自然的食物进行改造,形成更加错综复杂的口感,让人的味觉享受得到提升。

现在科学和厨艺已经在结合,有人出了现代主义烹饪的书,就是在讲味觉、厨艺和科学相关的部分。

既然食物是为了提供能量,而味觉只是甄别手段。那将来这两种方式可能结合的更紧或更松。可能有只为了提供能量的食物,也有只提供味觉而不提供能量的食物。

当然,这两者的结合也是最关键的。能否通过催眠式的引导或者大脑电波,让人感觉到特殊的味觉。而原子能和电能是否能直接传输给人体?有没有更加便携高效的手段?

我们的胃将通过什么方式保存呢,就如同今天的指甲,虽然不再具有功能,但还是会长出来。

舌头也没有必要存在吗?还是只是为了品尝恋人的味道。

我们人类是靠什么储存能量的,ATP吗?那么如何通过精确的电能或者原子能,将能量储存在人体里呢?

人的感觉有时候并不可靠,例如我们在地上行走,其实踩到地面的感觉是我们的主体意识,是由人体反馈给我们的。但是我们失去这种意识的时候,也可以行走,但是会比较别扭。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感觉不到我们在地面上行走,我们是在走吗?还是说像缸中之脑,只是我们的大脑在欺骗我们。

那么我们的味觉也是一样吗,如果我们感觉到自己吃了一个甜的东西,但是眼睛却发现自己的嘴从来就没有张开,我们的大脑应该怎么理解这种新的信息。

有没有一种方式,可以像录音一样,把美味的“声波”录制下来,然后在另一个人的大脑里播放,然后他就感觉到了同样的美味。

所有的信息都被转译为大脑的电波信号,如果我们将来有一天可以利用这种信号,除了VR那样的虚拟现实可以实现,那么人类的一切味觉都可以实现。我们可以品尝数万种美味而不会饱,因为其中并没有附带的能量。

而很奇特的一点就是,好像信息是和信息的价值分离的。也就是说,我们越多的品尝某种美味,它的价值就越低。而甚至一种美味在另一个的眼里,是一种特别的痛苦。

我从小就不再吃猪肉和鸡肉,这两种肉我品尝起来就好像是最难吃的东西,别人常常并不理解这一点,而是劝我吃肉。

也就是说,大脑的结构好像一个黑箱,信息和信息的评价被分为两层,这是一个很先进的结构。正如我们在远古时代,象征食物变质和新陈代谢加速的酸味,在今天居然变成了某些美味的象征,例如酸辣粉和老坛酸菜里的酸味。

大脑中的电波信号可以被植入的电极所录制,而纯化后的信号又如何播放给另一个人呢?也是通过植入电极的放电刺激吗?那是否意味着人类在身体周围要准备一个复杂的仪器,用来准备放电。

我们去吃饭的时候,只是跑去厨房的放电设备旁边,感觉了一下“美味的电疗”而已。

为什么要借助外部的放电设备呢?人不应该是在内部就有自动监控的芯片和能量输出的设备吗?那么人是否已经和机器融合为一体,人就是机器人,机器人也就是人呢?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