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水流年轻染尘 时光荏苒白发生

上次落泪是什么时候,我已记不清了。

两行清泪,一把浊涕。是因为心酸,心酸之中,有一件事是确定的。仅不到半天时间,之后,我应该在去往西安的火车上。不,我并非伤别。我向来是以诀别而非相逢对待人生的。半年前只身去上大学,直至归家那刻,我都未曾有过一丝伤感。也许是因为独处太久,也许是天性使然。

然而,当我发现父亲开始忘了很多东西;当我发现家里多了各种各样我毫不知情的药;当我发现他们的学习能力已经不足以照料好自己;当我发现从小扭到大的父亲已经不会再给我专断地做出什么决定;当我发现他们就一些问题会征询并重视我的意见;当我顶撞到他们时,却愕然发现本该大发雷霆的他们只是默默低头离开... ...那一瞬间,那一瞬间没有任何想法,有的仅是一种感觉罢,可这感觉却像钉子一样,狠狠地扎进每一个神经回路... ...

当我发现我已经不忍面对这个曾经一直被我无视的话题,我才终于发现,爸爸老了,他们真的老了。

看着眼前熟悉却有点陌生的家,想到远方那个陌生又有点熟悉的城市,想象着离开后他们的生活,长期抽离的情绪瞬间弥漫出来,强烈的心酸似是心脏在抽搐,湿润模糊的视线终于化作两行热泪

逝水流年轻染尘 时光荏苒白发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