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17岁卖肾买iPhone的男孩,后来怎么样了?

文/愈姑娘

今年是iPhone诞生十周年,苹果一下发布了iPhone 8、iPhone 8 Plus、iPhone X三款手机。

中国官网的售价显示,iPhone8/8 Plus的起售价分别为5888元和6688元。iPhone X定价8388元起,被称为史上最贵的iPhone,很多人调侃,卖肾都买不起。

我公号的关注人当中,有三分之一是苹果用户。我周围的人,十个有九个用iPhone,有些是的确有能力负担,有些负担不起的就分期一年或两年购买。

他们都说,国产机卡得让他们怀疑人生,也有人表示,看着别人都用iPhone,自己不用总觉得有些丢脸。

不怕说出来笑话,我没买过一部iPhone。

也曾被朋友怂恿入手,后来仔细想想,手机对我来说,不过就是一个通讯工具,能接听电话、能登微信、能逛淘宝、能看视频就足够了,国产机的性能完全能满足我的需求,也就不盲目跟风了。

十年如梦,iPhone已经卖出12亿部。现在iPhone不再是可望不可即的东西了,如果不是买最新款,两三千就能拿下。

我们大概很难想象,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iPhone是很多人的梦。

手里拿着一部iPhone,走在街上,拉风极了,在别人面前似乎阶级都上升了好几度。更有人表示ios系统像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iPhone最火的时候要数iPhone4时代,那时候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做“肾机”。

说到名字的由来,不得不提那个17岁为了iPhone卖肾的男孩小王。

当时为了筹钱,小王联系到卖肾代理人,谎称自己23岁,一个肾卖了2万元,如愿抱着自己心仪的平板和手机回家。

一个肾只值2万元?国内市场行情就真这么抠。

2013年8月,武汉市公安机关侦破一起跨省地下贩卖人体器官案件,该犯罪团伙分工缜密,从联系肾源,到组织摘肾,再到移植提供一条龙服务。

买一只肾花费约40万元,其中负责手术的医生分赃13万元、麻醉师得3万元,而供体也仅分得区区3万元。

切除一个肾的小王,并没有像代理人说的一个星期就能恢复正常生活,术后,这个1米9的大男孩瘦到120斤,身体受到巨大的影响,终日卧床,需要人照顾。

小王的家人将5名黑中介和医务人员以故意伤害罪告上法庭,并提出329万刑事附带民事赔偿。

庭审现场,受害者小王的代理人将原来329万的赔偿要求改为227万,代理人称,是相关的服药费用减少。

227万再也换不回来一个年轻健康的身体,小王被鉴定为三级伤残,一辈子都得怀抱着空荡荡的左肾和药物,不得不说,对身体和人的尊严伤害都是致命的。

2014年,两名热爱“苹果”的“啃老族”顾某和向某想买iphone6,但是俩人均负债一万余元,于是想通过“卖肾”解决燃眉之急。

于是两人联系好泉州的卖家,双方商定一个肾45000元,便结伴到泉州卖肾。

两人兴致勃勃来到泉州卖肾,没想到收到买家通知:要他们先交保证金、体检费等钱,否则不见面。

此时,二人才知道被骗了,身无分文于是抢劫司机,被警察当场抓获。

无独有偶。

2015年9月12日下午3点,iPhone6S、iPhone6S plus开始接受预定。

90后小吴一直关注着新品的进程,眼看着第一批预定就要开始了,如果能预定成功就可以在9月25日首发的当天拿到最新的iPhone。

小吴对苹果有着近乎疯狂的热情,可惜口袋里的钱不足以为其支付昂贵的费用。

正在小吴一筹莫展之时,朋友黄某告诉小吴,自己也想买最新款的苹果,同样没钱,不如相约一起卖肾。

于是,两人在网上搜索买卖人体器官的信息,并且成功加入一个qq群,如火如荼的讨论起相关事宜。

对方告诉小吴,肾的价格是根据血型不同从10万到20万不等,并要求小吴和黄某到南京市一家医院做检查,具体检查血型和肾功能情况,然后根据具体情况再确定具体价格。

为了能在9月12日下午预定到iPhone 6S,小吴和黄某立即从扬州赶到南京。到了医院,两人才发现对方并没有如约出现。

小吴从医院人员口中得知,即使立即进行血型和肾功能检查,当天也不能拿到检查结果。

得知这一消息,小吴非常着急,这就意味着拿不到钱也就无法第一时间预定iPhone6S。

为了第一时间抢购到手机,小吴和黄某通过QQ向对方提出在检查之前先支付一些定金的要求。可是对方以先给钱,检查不合格会亏本为由,拒绝两人的要求。

到了晚上七点,冷静下来的小吴渐渐觉得卖肾确实不划算,打起了退堂鼓,便和黄某商量,要不然不要卖了吧,毕竟是自己身上的器官,肯定对身体有影响的。

而此时的黄某还沉浸在对iPhone的无限热情当中,根本听不进朋友小吴的劝告。

于是小吴拨打了报警电话,希望民警能帮助劝服他的朋友黄某。而黄某觉得小吴妨碍了自己卖肾,一气之下跑走了。

据统计,全国每年有近100万名依靠透析维持生存的肾病患者,2011年,国内合法进行的肾移植手术还不足4000例。

巨大的市场需求导致地下卖肾中介的兴起,他们通过各种方法搭建联系网,并从中谋取暴利。

寻找“供体”—提供食宿—安排体检—配型成功—签署协议—移植手术,这就是非法器官交易中介的典型流程。

曾经一则叫“内地卖肾者调查”的报道让人万分惊讶,报道中说,在地下肾脏交易市场中,尽管都是因为缺钱,但有些卖肾者的卖肾理由五花八门。

比如有的卖肾是为了换钱给女友打胎,有的卖肾是为了还2万元债。

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一个叫阿豪的19岁小伙子,他坚定不移地要卖肾,主要是为了购买他每天都在念叨的iPad2和iPhone4s,并给QQ充一年的黄钻。

卖肾中最大的谎言是:

人左右肾只有一个肾脏工作,只有三十岁以后才启用右肾,而左肾是不用的。在手术中你切掉的是用过的肾,留下你没有用过的肾。卖肾可以解决生活困难;卖肾手术3天可下床,10天蹦跳……

可怕的是,所有卖肾的人都对此坚信不疑。

更可怕的是,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一旦生病就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

其实,卖肾就像美丽的泡沫,短暂绚丽过后,一戳就破。

用自己的肾脏换一个一两年就要淘汰的手机,不仅仅是值不值得的问题,这背后折射出的是法律意识和医学常识的淡薄,更是人性深处的弱点。

人性贪婪,无法抗拒稀有之物,越是稀少的东西,越是觉得珍贵,便越想得到。

比如苹果的“饥饿营销”就利用人性这个弱点吊足用户的胃口,曾经将所有细节保密了长达30个月也是创下了纪录。

在其没有正式进入的市场时,通过个人携带和走私渠道获得的破解版iPhone在几个月内达到了一个令人吃惊的数量——40万部。

听说当前iPhone X的产量十分有限,日产量还不到一万部,短期将严重缺货,又不知道多少人要为之疯狂了。

人性的贪婪,还体现在希望不付出就免费得到,切除一个肾,比起累死累活工作几个月攒钱要轻松和快得多。

人性虚荣,人人都会有意没意与周边人对比,爱面子,爱攀比。

虚荣心其实是一种扭曲的自尊心,希望通过外物来补偿内心的欠缺。精神世界越贫瘠的人,越想抓住外物来证明自己的身份。

我相信这些卖肾买iPhone的人,大部分不是因为手机性能而买,而是虚荣心作怪。

有人手拿iPhone,背着Gucci包包,他不一定是个富二代,有可能他的左肾空荡荡。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