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命的大伯母

大伯母命苦,年轻时经常被大伯打,不久大伯父被爆出轨一个寡妇,还公然带着那女人回家住,大伯母受不了,想离婚,偏偏大伯父死活不肯,并扬言敢离婚就把大妹(他们的女儿)打断腿。

他的话唬住了大伯母,因为她相信他做得出。她只得忍声吞气,小心翼翼地带着两个儿子和女儿,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儿女身上。

但大伯父这种人怎么会让她好过?他跟那个寡妇掰了之后,开始不停的嫖,做的建材生意赚得不少,但他花销大,吃喝玩乐,嗜酒,还经常赌,最后能给到大伯母的生活费只能让一家人不至于饿肚子。

为了生计,没甚文化的大伯母去火车站附近帮人搬运,像个男人一样,大货车一卸下一袋袋猪料、面粉之类的货物,她第一个冲上去,半跪下来,才能把货拖到背上。九十年代末,她一天能挣25块钱左右。

饶是这样,大伯父难得回一次家,也是要搞得全家鸡犬不宁。他每每喝酒后,就开始骂人打人,从大人打到小孩。

大伯父作威了几十年,让妻儿也担惊受怕了几十年,终于在他六十一岁那年,得肺癌死了。

他的死,对于大伯母来说是解脱,她也以为从此能享点福,但其实不然。这次,轮到她的儿女们成了她的桎梏。

堂姐嫁的姑爷,好吃懒做,脾气暴躁。堂姐夫家没什么存在感,经常被婆婆和老公骂,只能带着经常回父母家住,生的儿子也不好,小小年纪就打人,被学校处分。

大堂哥娶了个蛮横不讲理的媳妇,把她的被褥衣服扔到屋外,让她别回来;大过年的她给点压岁钱给孙子,被堂嫂扔出去,说谁要你的臭钱,但不给,又被指着骂老不死的。

唯一好点的是二堂哥,娶的媳妇也善良,大伯母起始跟着他们生活。但后来,二堂哥一家外出旅游时,遭遇车祸,孙子去世,二堂哥堂嫂倒保住了性命,但因为太过悲伤,二堂嫂从此变得疯疯癫癫,二堂哥也一蹶不振,近70岁的大伯母反过来要照顾儿子儿媳一家。

大伯母开始种菜,拿出去卖,赚一些生活费。17年,骑着小三轮车回家被货车撞倒,大堂嫂想拔她的管,为了多赔点钱,被二个堂哥骂了才罢休。

但大伯母也没挨多久,就去世了。丧事还没办完,堂哥堂姐他们兄妹几个,就为了赔偿金的事,打了起来。

但对于大伯母来说,她终于解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