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延珍焦点网络七期洛阳坚持分享563天(2019.02.21星期四)

        开学了,从早上到校就一直忙,下午突然想到要接孩子,就给老师提前打了一个电话问孩子在吗?老师说孩子和她一块在县医院,孩子从滑滑梯上摔了下来,耳朵出血。顿时心里慌了,孩子现在怎么样了?怎么会从滑滑梯上摔下来?到底怎么回事?心理开始一个又一个预设。说是急那时快赶紧叫上老公往医院赶。路上老师打电话说不行的话就转到市医院。这下说的我心里更是乱了,孩子究竟摔怎样?严到什么程度?摔倒时老师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心急如焚的想见到孩子看看她怎样?此刻想做到不预设还真有点难。

      到医院?孩子刚做完CT,打上吊瓶(昏昏欲睡),医生说是头部颅骨骨折,需要明天观察。老师更是吓哭了出来,说是看着孩子,孩子怎么会摔下来呢?还没经历过这事,我说每个人都不容易,这种事情谁也预测不了,难得静下心来讨论这件事。这会儿,孩子醒了,照顾孩子,不写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