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是一只修炼了千年的白狐,世世代代都居住在无忧岛上,千年过去了,我已经成了无忧岛上的王。

尽管我已经上千岁了,但容颜还是保持在最美丽的时候,也许这就是世上这么多人都想修仙得道的原因吧,能留住人生最美好的年华,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我不爱说话,别人就以为我冷漠孤傲,对我敬而远之。我只待在自己的山洞里,孤独度日。

无忧岛实在无趣,我每天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听听山风,看看月亮,跳跳舞。一遍又一遍地回忆着很久很久之前的那个人,那些事。

有一只叫玉黎的小狐狸,才刚刚两百来岁,还不能幻化成人形。她时常跑到我的山洞里,让我给她说人间的趣事。

有一天玉黎问:“狐王姑姑,听说等到我们可以幻化成人形的时候就可以到人间历练,和人间的男子相爱了是吗?相爱是怎么一回事?好玩吗?”

她又有点忧心地追问:“可是听说世间男子多负心,很多狐族姐姐去人间历练一番回来,都不再相信爱情了。狐王姑姑你以前去过人间吗?有遇到心爱的男子吗?是不是也被他辜负了一番真心呢?”

她一直在好奇地絮絮叨叨,但是我的思绪已经飘远了。

七百年前,我刚刚可以幻化人形的时候,确实禁不住一番好奇去人间走了一遭。

世间流传着很多狐妖与书生的风流韵事。

因为我们狐族只敢在山野间出没。这绝美的容貌一到人间,就为世人所不容,即使是纯良无害的,也会被说成是妖物来蛊惑人心。

所以狐族第一次去人间,都只敢去荒无人烟的山野。

但山野也未必没人,书生们在进京赶考之前,总是找一些幽静的地方闭门苦读。

荒野山林,就成了我们狐族和世间男子姻缘的起源之地。

我无数次听到狐族姐姐们的爱情故事。书生只会寒窗苦读,她们能做的就是陪在那里烹茶,看书,抚琴,赏月,这是多么无聊的事情呢?

可我偏不。我想如果要去人间游玩,我就必定去那热闹的地方,瞧一瞧人间世事的繁华与趣味。

我直接就去了人间的皇宫。

狐族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我们去人间的时候是不能使用法术的,可我也不是那么循规蹈矩的人。

当我幻化成人,突然出现在一座宫殿里时,那里的宫女全都吓得晕倒了。

而只有他,冷静自若地望着我问:“姑娘,为何事而来?”

看他一点都没有惧怕的意思,我当时回答说,“我是来索你命的厉鬼。”但他只是淡淡一笑,“好。”

说完就继续低头看着他手中的竹卷。

我不禁有些气闷,不是说人类见到灵异的事件都会吓得魂飞魄散吗?

怎么他还能那么淡定呢。我玩心一起,手一扬,一阵风卷走了他手中的竹卷。但他还是淡淡看着我,脸上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我问:“你为什么不怕我?”

他一本正经地回答,“一来我没做什么亏心事,所以不怕厉鬼索命。二来你要是真要取我性命,我怕也没用。”

他这么一说,倒真是挺有道理的,我走过去坐到他旁边的软垫上,问:“那你是谁?”

“我是子谦。”

后来我知道了,他是这个王朝的四皇子。

那段时间我一直隐藏在他的宫殿,用法术给宫殿里的侍卫和宫女设了障眼法,他们看不到我也听不到我。

这个宫殿里就好像只有我跟子谦两个人。子谦常常让我变成小宫女,带我去皇宫里四处玩耍,在御花园教我射箭。

我时常也用法术带他飞离皇宫,带他去宫外的山野游玩。

我们在小溪边玩水捉鱼,在山上打猎烤肉。

他说他的生活从来没试过如此有趣。

刚开始的时候,我根本不懂世间男女之间的情事,只是觉得有了一个人族的伙伴,过得份外开心。

直到有一天子谦问我愿不愿意留在皇宫里,陪伴他一生。

我当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我说好呀,反正你也才活几十年,等你死了我再去别处玩去。

他欣喜若狂,用吻堵住了我的嘴。

一瞬间,我觉得浑身法力全失,有一种晕乎乎的感觉。那次之后,在面对他时,我便多了几分羞涩和满怀柔情。

但是,宫里慢慢多了流言。大家都说四皇子常常一个人自言自语,老是一个人傻笑,像是着了魔的样子。

皇帝知道了这件事,找来法师为子谦驱妖逐魔。

进皇宫驱妖的道士是夏云。他是我们狐族最熟悉的人,是我们眼中最善良的驱魔道人。

因为他总是说,“世上万物,心里存善便是仙灵,危害人间便是妖魔。”他对我们狐族非常友好。

夏云在子谦的宫殿里看到我的时候,“如果你没有非留不可的理由,还是离开这里吧,人间对不同于己的生灵,总是抱有敌意的。”

非留不可的理由吗?我细细的想了想,为了子谦我也得留下来呀!

夏云无奈地说,“那好吧,反正我知道你不会伤害他的,我就对皇上说,你已经被我的法术驱走,你以后在这里可要小心一点,别再让人发现了踪迹。”

“谢谢您。”我忍不住要抱一抱这和蔼可亲的老头了。

夏云离开之后,皇宫里果然是清静了一阵子。子谦为了保护我更加小心翼翼,甚至以要静心读书为由,遣退了宫殿里的所有侍卫和宫女。

本来皇上对他还心存疑虑,但看子谦表现已同以往一样,便放下了戒心。听了他的安排。

一天晚上,子谦抱着我问,“我们真的要一辈子都这么小心翼翼吗?我多么想告诉所有人,我是如此爱你,我多么想举行成婚大典,让你正式成为我的妃子。”

可是人间的仪式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只要能每天跟子谦在一起,我就很开心了。

但好景不长,半年之后,皇上要为子谦选皇子妃。

子谦死活不愿意,但圣旨已下,他没有反抗的余地。

于是那天晚上子谦对我说,“我们离开这里,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到山野林间,我们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再也不用怕别人异样的眼光。”

我也想这样也不错,于是当夜便带着子谦离开了皇宫。

我们就这样过了三四年美好的日子,像人间普通的夫妻一样,在一个小山村快活地生活着。

我就如同寻常妇人一样,每天愉快的忙活着一日三餐。

如果不是那一次意外,我想我们会一直这么幸福的生活下去。

那一个雨季,连续下了半个多月的大雨。山上的石块,山上的泥土被雨水冲刷的越来越不安稳。

那一夜,在大家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整座山好像瞬间塌了下来,滚滚的泥水往山村扑腾涌来。

我当时心里一急,在众目睽睽之下使用了我的法力,把泥浆挡在了村庄的前面。

那时候的我毕竟只有几百年的法力,为了挡住泥浆消耗了自己全身的力气,最后在大家的面前现了原形:一只柔弱的小白狐。

子谦心疼地把我抱回了家里。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他面色难看的很,我问,“大家都没事吧!”

他脸色更加僵硬,勉强扯出一丝笑意说,“都好都好。”

一直在家静卧几天,我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有一天子谦说家里没有食物,要出去买点存粮,临走前还拼命交代我千万不要出去。

我当时并不在意,等他出门之后,我休息了一番,然后走出家门。

隔壁王大婶的孩子们在屋前玩,我笑着跟他们打招呼。谁知道他们饱受惊吓地大叫,“狐妖狐妖,狐妖要吃人啦。”说着就跑进了屋里。

我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明明之前还在一起快乐地玩耍,怎么突然就变样了?

不多时,随着他们那一声声叫喊,引来了更多的村民,他们都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围了过来。

他们七嘴八舌九围着我在叫喊,“居然在我们村里隐藏了这么久,平常不知道干了多少坏事。”马上有人附和“对,也许我们丢失的羊都是被她吃了。”“难怪我儿子前段时间莫名其妙的摔断了腿,肯定是它在作祟。”

我当时听到这些言语,哭笑不得,他们说的事我都没有做呀,为什么这样误会我呢?

我还想着要辩解,他们捡起石头,拿起树枝,纷纷朝我扔过来,石头砸在我身上,挺痛的,但更让我伤心的是这些和睦相处了三四年的人,居然会这般对我。

子谦回来了,他看到我满身伤痕,什么也没问,默默地帮我擦拭着伤口。

晚上,他说“我们离开这里吧!”

当我们收拾好包袱要走的时候,一打开家门,就看到外面围满了举着火把的人,还有一个道士。

子谦被他们活生生拉走了,那个道士不知道用了什么法术困住了我。

本来经过上次的施法,我已经毫无力气,只能无助被道士绑在木柱上。

子谦不断哀求:“不要伤害她。”

但村民们还是把火把扔向了我。熊熊烈火,烧着了我的裙子,烧在我的腿上,身上……

这烈火焚身的痛,子谦似乎感同身受,他声嘶力竭地叫喊着,那着急无助慌乱伤痛的眼神,他居然流泪了,这让我更加心痛。

在此后的日子里,每每想到这一幕,我就克制着自己想去找他的冲动。

看到子谦的眼泪,我才知道他有多爱我,而我有多爱他。

在大家的围观中,我被烧成了灰,大家都以为我死了。其实我只是用尽最后一丝法力,把自己变成了一缕烟飘走。

我的魂灵回到了无忧岛,在上一任狐王的救护下,我慢慢恢复。

但是,我再也不去见子谦了。

因为我终于知道,人世间容不得狐族的存在,而我如果再出现在他面前,他就不得不为我,选择与世隔离的生活。

他因为我放弃了皇位,为我放弃了养尊处优的生活,他的才能得不到施展,只能屈尊在一个小村庄里当一名猎户,他的箭术那么厉害,他应该在战场上杀敌卫国,而不是只是在山林间捉几只小白兔。

他经历过一次失去我的痛苦,只要我再出现在人间,总会露出破绽被人发现,难道要他无数次为了护卫我被人伤害吗?

我终于懂了,为什么之前那么多狐族女子,最后都愿意放弃爱人,回到无忧岛。

原来爱一个人就是不连累他,爱一个人就是愿意自己默默忍着伤痛,去消除他的记忆,然后在自己心中留下一份回忆的甜,留下一份被人遗忘的苦。

在此后漫长的岁月中,细细回味着人间那一份刻骨铭心的爱。

每一份不得不被遗忘的爱情,都是狐王的职责,她们最后要做的就是去人间消除那一个男子的记忆。

我请求狐王去帮我消除子谦的记忆。

狐王回来的时候跟我说,子谦不愿意忘记,他只要知道我是安好的,就算我永生不见他,他也愿意等待。他只求我在他离开人世前,再去见他一面,为他再跳一支舞,他说他永远都忘不了,我曾经衣袂飘飘,快乐起舞的样子。

后来,才华出众的子谦成了下一位皇帝。他在位的五十年间,为王朝创立了太平盛世。

但他终身未娶,没有皇后、没有妃子,一心只醉心于国事,成了民众眼中的好皇帝。他退位时把皇位传给了侄子。

子谦临终前那一夜,他早早遣退了侍卫宫女和所有亲属,坐在古琴前安静等待着。

终于,我来了。

还是五十年前的一身白衣,我的容貌丝毫没变。

他笑容淡淡的,仿佛回到了那天,他抚琴,我在他的琴声中,轻轻起舞。

“我来了,我来为你再跳一支舞。”我俏皮地旋转一圈,时光仿佛从来没溜走。

他说,“好。”

然后,他双手颤抖着抚上琴弦,熟悉的乐曲响起,我衣袂飘飘,翩翩起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