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17)

96
玄宝
2017.05.09 16:09* 字数 3622
Tina Chow

文/玄宝

事情拉回到今天,陆匀之也只是发出幽幽一叹,她怕死别人欺她瞒她骗她,偏偏张存志一件事就把这些都做全了。

他说得很对,他们有过好时光。

若论爱情,她并不认为自己有多爱张存志,那是一种相对的陪伴,吃早餐也好,发呆也好,她只是不想一个人,这样生活好像太凄凉,张存志的出现实在太应景。也许有过一瞬间的心动,可是心动的时间太短,并不足以支撑她长久地爱他。说到底,她也不是什么好人。

如果没有许家明,如果没有再一次听到那首歌。那自己会不会装作不知道张存志结婚的事情,继续跟他在一起?毕竟曾经她也很擅长自欺欺人啊。

然而这一次,却狠下心来斩断一切。为什么要这么糟蹋自己呢?知道是错的,那就应该立刻改过来。终于学会了教训,这是她的进步。

那天之后,陆匀之再没有见过张存志或者许家明,他们两个好像都逐渐从她生活中淡出。这是最好的结尾,陆匀之有些寂寥地想。

天塌下来,只要没有死人,该上的班还是要去的。失去爱人失去纯真都不要紧,但是买不起一个新款包或者吃不起一顿饭,那是切肤之痛。都市单身女人,最有效的慰藉是什么?工作。只有工作是不会背叛自己的,她已不再是那个无助的孤女了。

今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新闻报道说北方在十月份就开始下雪了,南国的深市终于进入深秋,天终日阴阴沉沉,不见天日,欲雨不雨的样子,从太平洋刮来的风穿堂而过,从巷口入,从窗口出,不知不觉,竟刮碎了几许人的心。

最怕南方的冬天下雨,若是不小心淋湿,里面是热的,衣服外层是湿的,两层夹在一起,最难受的是皮肤,那种湿冷感,如跗骨之疽。

大街上都是穿风衣外套跟尖头靴子的摩登女郎。左手拿着咖啡纸杯,右手拎着手提电脑,步履匆匆的陆匀之也是其中一员。

朱尔尔最近不知道干什么,都快赶上拼命三娘了,看着快接近年底,就大规模地接单。她们手下的一堆人累成狗,在现场的时候逮到时间就睡觉,搞得大家怨声载道,财务发工资的时候,又人欢马叫,痛并快乐着。

L公司决定今年提前办年会,这个公司是陆匀之谈来的,后期工作自然是她跟。继上次欢迎高管酒会过后,这家公司基本上就没什么活动了,这次年会,L公司上头的意思是往大了办。

只要您老人家肯砸钱,就算要到月球上去办,我也能想办法。陆匀之微笑听客户方说话,暗自吐槽道。

一周后,方案出来了,加了几个有趣的环节,原本全是室内的活动,现在又加了几个室外的。接着客户又说要有亲子活动,好,再加亲子区。什么流行就玩什么,热闹好玩就行。

对他们来说,这些活动流程跟内容几乎大同小异,真要创新,又怕客户接受不了,只能中规中矩地交方案,有些刁钻的客户还说不够创意。幸而这个是良性客户,改了几个小细节,对方还算满意,便开始做执行准备。

L公司那边给他们发了二十多页邀请人名单,陆匀之翻了几页,看得头疼,把名单丢给刚毕业的小助理,让她去派邀请函,再跟L公司的接洽方安排晚宴的座位。小助理任劳任怨,一个一个发好邀请函,给客户回馈,约时间上门排座位。背后却骂陆匀之是小人,光让她干琐碎的事情。

陆匀之没心思去管这些闲话,排座位可不是什么小事,她已经有十多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每天赶场子跑,最近伺候的都是大公司,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无论在公司还是在现场,朱尔尔一再强调,专业专业!这两个字,把那帮牛鬼蛇神的下属们逼得个个开口闭口都是流程统筹,也是要疯了。

好歹,活动的当天,气氛非常好,说得上是其乐融融。

陆匀之来惯这家公司,只要前期的工作不出错,执行的时候一般不会有大问题,她再三确认过大家负责的工作流程,现在就等结束了。

见到许家明的时候,陆匀之正带着耳麦吩咐同事找颜色搭配一点的布把餐桌的桌角包一下:“小凤,你去找布,绑得好看一点。今天来的小朋友比较多,跑来跑去的,别让他们撞到头。”

陆匀之用指尖抹了一下那个稍尖的桌角,说完之后摁掉耳麦,一抬头就看到了桌子对面的许家明。

许家明好像一早就看到了她,抱着手臂,护在胸前,皱着眉头,像在打量某一位不说真话的当事人。

陆匀之愣了一下,不知要做什么表情作为反应,一时间僵在那里。

这算是阴魂不散还是再续前缘?

两人隔了一张长长的桌子,都没有朝对方走去,像是隔着万水千山在打量对方,并且都有着自己的思量。

许家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会被她的身影所牵引,似乎在他的世界里,陆匀之就是一团光,他的眼睛不自觉随着那团光移动。光在哪里,他的眼神就在哪里。

她瘦了一点,脸颊处有些凹进去了,应该是不按时吃饭的缘故,隐隐还能看到一点黑眼圈。总是多了一些气质的,远远看去冷冽清淡,竟然比原来爱笑了一些,只是隔得太远,不知她笑得是真还是假。

刚刚看她说话的时候,一手撑在桌上。很累吗?许家明想,看来她的男朋友并没有照顾好她,如果是他…他就不会让她这么累。

承认吧,许家明,你真的很想念她。

对自己坦诚之后,许家明竟然有一种很轻松的感觉,之前不停告诫自己要忘了她的那股力量突然松掉,输就输了,崩溃就崩溃了,这样的认知让他整个人都感到神清气爽,无论如何,她始终还是在他的视线范围内的。

那次在电梯口处见到她,应该是她跟男朋友闹分手吧?那么坚决,跟她的性格倒是很像,以前读大学的时候,他把她闹生气了,也要哄个好几天。

那天他是去找郑欣然的,她没有在戒毒所待,戒毒所的人打来电话,说是逃了出来,联系不上她,家里的门也紧锁,许家明敲了很久的门都没人来开。

郑言慧也头痛,说是亲人,但也并没有那么了解,她还没告诉奶奶,只在电话里再三谢过许家明,说是晚点跟英国那边商量了再做决定。

收人钱财,替人办事,许家明不打算做无用功,这种案子本来就是看在周慕南的面子上接的。听了郑言慧的话,他转身按电梯就走了。

时候不对,重遇陆匀之,他还记得她那张慌张的脸,盯着他,眼睛里闪烁着惶恐不安。她也不好过,跟他一样,许家明心里有些莫名的痛快。

但是看到她今天黑眼圈如此明显,难道是因为跟男朋友分手了,所以导致的休息不好。哼,还真是多情!许家明的脸顿时黑了下来。

陆匀之倒是没有许家明如此百转千回的心思,她知道许家明这个名字是一个不死的种子,在她心里落了地生根,经过沉淀还开了花结了果,一年复一年,花繁叶茂。她想起他的时候,从心底里希望他人生一直顺利,得偿所愿,幸福美满,许家明都值得拥有这样的人生。

没有遇到许家明之前,陆匀之想了许多话,想要跟他说,而如今,她只是想过去简单地打个招呼,毕竟也好久不见了,也许以后真的不会再见,或者有见面的机会,也是见一次少一次了。

她摘下耳麦,听不到那头同事的说话和忙乱声,正想挪动脚步,一个清秀面容的女人从她身边经过,径直走到许家明身边,亲昵地挽他的手臂,贴着他的肩膀,笑意盈盈。而许家明回报她的也是一张灿烂的笑脸,属于许家明式的笑容。这张笑脸曾经属于她,而现如今,也许再也不会为她再展露一次。

他们是情人!

陆匀之心里的钝痛忽然间袭来,嘴巴里酸酸苦苦的,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她双脚用力撑着地板,不让自己倒下,忍住想上去拉开那清秀女人的冲动,告诫自己要冷静理智,这里是工作场所,千万不能失去分寸!

他们两个终究没有说上话,即使有短暂的对视,都算不上是友好的,更多的是带着审视对方的意思,两人似乎都忘了礼貌,直勾勾的,恨不得从对方身上烧出个洞来。

一整个晚上两人似乎都在寻找对方的身影,找到了之后不说话,只是盯着对方看,带着不满带着嫉妒等等不可言状的情绪,就是没有久别重逢的惊喜,他们已经懒到连装都不装的地步了。

活动结束后,陆匀之累得在一旁休息,她要跟同事一起收尾,没有精力跟许家明玩这种他乡遇故知却是分外眼红的仇人的游戏了。

她很累,连着转的工作压力让她身心疲惫,黑眼圈大得即使是最贵的眼霜也救不了了,她自觉一把老骨头需要休息。

许家明在她身后不知站了多久,直到陆匀之前面那个人出声提醒她:“匀之姐,你后面。”

陆匀之才揉揉膝盖站起来,回头见是他,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张嘴想说什么,终究是没有说出来,愣愣地看着他,这几年想他的心酸委屈突然涌上心头,眼泪留在眼眶里,咬着嘴唇,拼命忍住,不敢掉下来。

许家明皱眉,他最讨厌她这样子,总是一副委屈得让人心疼的模样,偏偏她一哭他就心软得一塌糊涂,什么都依她。他想伸手去摸她的头发,还是努力克制住了,最终胡乱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故作粗哑:“这是我的名片,有事情可以找我,我可以帮忙。”

这是自大学毕业之后,他们第一次说话。

上次见面的最后一句话是许家明对她说:“陆匀之,你滚!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陆匀之接过那张名片,简单大方的印刷,是他的律师商用名片。

帮到她?他指的是什么,张存志的事情吗?陆匀之疑惑,抬眼看他,眼眶处红红的,有几根头发散落在鬓角处,小小的面孔惹人怜爱,许家明差点没忍住上前去轻抚她的眼角,但终究还是握紧拳头,转身就走了,没有多余的话。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16)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18)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今天这章,算是他们俩终于正式见面了吧~
不算虐吧?

今天感冒了,喝了很难喝的藿香正气水,大家保重身体啊~
感谢,每一位点开文章的你,比心❤
欢迎点赞点赞点赞+留言留言留言~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