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5读完]《人类“吸猫”小史:家猫如何驯化人类并统治世界》读书摘录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类“吸猫”小史:家猫如何驯化人类并统治世界》[英]艾比盖尔·塔克.中信出版集团.2018

犬类的犬齿数量其实远不如猫的多。猫科动物需要摄取三倍于犬类的蛋白质量,而幼猫则需要四倍。犬类可以将就吃素食,而猫必须摄入动物蛋白——它们自身无法合成脂肪酸。(p5)
科学家们现在才正式开始将人类在进化史中的角色作为猎物来研究,发现我们的视觉系统和深度知觉系统的进化目的最早是为了侦察蛇。(p9)
科学家们往往将动物驯化的过程描述了一场历经几百年的旅程,它们一路被人类引导,沿途发生了一系列极其重要的基因改变。(p24-25)
驯化动物的繁殖成功率之高前所未有,且享用我们为其准备的充足食物和强有力的保护,有些动物的数量甚至超过了人类:当今全世界鸡(野生丛林禽类的后代)的数量大约是人口的3倍,在某些国家绵羊(曾经的盘羊)数量达到了人口的7倍。(p25)
家猫并非是多个猫种基因混合的结果,而是单从Felis silvestris的一支演化而来,而且它们全部沿袭自lybica这一亚种——一个仍旧活跃在土耳其南部、伊拉克和以色列等近东地区的土著猫种。(p27)
家猫和人类的最初联系:大约是在10000年前或12000年前,肥沃新月地带的某个和哈兰古城差不多的地方。家猫就从这里开始踏上了占领整个世界的征程。(p28)
“家养综合征”(domestication syndrome):皮毛上色素沉积导致的斑点,牙齿短小,面部长相幼化,耳朵耷拉下垂,尾巴卷曲。(p35)
如果想要通过阉割来有效减少流浪猫数量,据统计包括所有母猫在内,71%到94%的猫群都要做绝育才行。一旦低于这个比率,猫群就不会减少:未被阉割的猫会补偿性地增强它们的繁殖能力,直到达到环境所容纳的最大值为止。(p100)
大脑是我们最重要却最脆弱的器官:脑部不会有任何免疫反应,因为免疫反应所引起的肿胀或是充水,在有限的颅骨内都会引发致命的伤害,因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先一步将入侵者挡在大脑之外。人类大脑和身体其他部分之间的界限被层叠缠绕的血管紧紧守护,毫无破绽,几乎无法进入。(p126)
尽管猫的捕鼠能力相当蹩脚,但却有一样东西能让它们在除害界立足:猫尿的气味对于啮齿类动物来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即使是一只世代生活在远离家猫控制的笼中实验鼠,闻到猫尿的味道也会私下逃窜。而被弓形虫感染的老鼠不仅不再躲避猫尿,它们似乎被猫尿所吸引(“致命的吸引力”[Fatal Attraction]——“行为操纵假说”[manipulation hypothesis])。(p127-128)
“社交缺陷”使得猫很难被驯化:惩罚对猫而言毫无意义,除了用它们心心念念的食物作为奖励,根本没有别的训练方法。(p152)
现代猫咪最严重的疾病其实是先天性膀胱炎,有时也被叫做“潘多拉综合征”,最主要的症状就是血尿或痛尿,且尿液往往排在猫砂外面。除了随地便溺这种小问题,猫类先天性膀胱炎还和一系列胃肠疾病、皮肤病和神经性疾病有关联,这就是它被唤作“潘多拉”的原因。(p159)
波斯猫的衍生物种布偶猫因其懒洋洋的气质而受人追捧,据说澳大利亚雾猫是专门培育出的一种适应室内生活、性情安静的猫。但似乎迄今为止,这两种猫并没有任何生理上的进化改变。(p182-18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