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静穆| 《年轻气盛》影评


有些电影,我们屡次错过,偶然中欣赏完,会觉得Timing真的很重要,在最合适的时间,最合适的心智下来遇到了这部电影,五星点赞。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心流逐步上升,唯美的布景,安静的音乐,美轮美奂的自然风光,一次完美的心灵之旅。

一群上流社会的人,聚集在了瑞士阿尔卑斯山的一个高档酒店里。指挥家,导演,演员,社会名流,意识流的故事情节,没有剧情,因此每一个人在电影中所收获的感受不尽相同。

大部分的影评可能都是以这段台词出发: “透过这个望远镜,你看远处的山,如果你是年轻人,你会觉得这座山离你很近,那是充满色彩的未来;如果你已经老去,你会觉得这座山离你很远,你看到的是过去。”

很近的,是未来。很远的,是过去。从老年人的视角去讲述生命的意义,你会看到对生活的不一样的态度。


不服输的米克,永远都在用无尽的想象去创作他的电影遗作,充满激情的用力活着。看似乐观的他在被53年的合作伙伴兼御用女明星直言不讳的一顿奚落后,对生命开始怀疑。特别喜欢导演保罗.索伦蒂诺在此处的镜头安排,米克曾经执导过的那些形形色色的女性角色,在阿尔卑斯山的草地上一一现身,他的表情慢慢开始变得惊恐和痛苦,一切都成为过去,想抓也抓不住。对生活有着深深的无可奈何,对艺术和情感有着强烈不舍,也许不愿意就这么被人抛弃和失望,纵深一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由迈克尔.凯恩饰演的弗雷德则是另外一种生活状态。无欲无求,看似佛系。屡次拒绝了女王的演奏会邀请,只因那首成名作《简单乐章》是为心中的女人而奏。如今,妻子离去,乐章也从此封存。

看似悲观的生活态度,但是被一些细节所出卖。音乐永远是生命挚爱,手中不停在摩挲的红纸片代表了心中的节奏。面对无垠的草原,牛,羊就是演奏乐手,而它们胸前悬挂的铃铛就是一个个乐器,弗雷德就是指挥家,一抬手,羊跑,一落地,羊停,牛起。 精彩和谐的自然乐章,刻在了弗雷德的生命中。艺术家的代价也必然是用忽略家人的情感换来的,女儿的控诉,对妻子的愧疚,想必这也是弗雷德对于年轻的自己的一种忏悔。



保罗.达诺是一名演员。痛苦在于一生都困在了由自己扮演的“戴着面具的Q先生”,因为这是被观众唯一记住的一个角色。为了突破自我,在酒店的某一天,他将自己化妆成了希特勒,当他发现自己在用餐时,所有的人都是在惊恐和害怕中,远望。于是,有了上面这段和米克的对话。也许放下恐惧,将欲望用希望来代替,这才是生活的意义吧。


在电影的最后,曾经被弗雷德嘲笑过的“不可能腾空坐起”的僧侣飞了起来。这个镜头很美。

我们曾经觉得生活很平淡,但等到时间将年轻夺走,我们不知道怎么就老了的时候,年轻就成为了过去。而青年人正在经历老人们曾经经历过的年轻,生活仍需温柔以待。

每次在博物馆看到一副名作时,我们都会肃穆安静,向艺术致敬。同样,保罗.索伦蒂诺,电影中的艺术家,让我们从罗马的《绝美之城》中走过,在《年轻气盛》中慢慢思考,我的年轻,又经历了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