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8

七十年代,我有过的那些童年趣事


一、行了贼事,却一点儿也没有贼胆

78年以前,所有的田地土地都是属于生产队集体的,集体的土地上一年四季都挂有着时令的水果,那些时令的水果,随便一个品种都能够使得我馋涎欲滴,但能够让我唯一解馋的办法就只有去偷。所以那时候,我几乎每天都会去生产队的田头地头间转悠,看看能不能够瞅到个空子,觅得守护果园的人不在。

  记得有一次,大概是我五、六岁的时候吧!我先是围绕着生产队的果园转悠了好几个小时,但一直都没有得手的机会,果园的守护人一看到我,就知道我起的是什么心肠,他先是驱赶我,在驱赶我好几次都不见效果的情况下,便改为死盯着我,我走到那里他就跟到那里。

  无奈何!反正是偷不到手了,不如撕破脸来发泄发泄,于是我转过身,对着跟在我身后的果园守护人,朝着他开始狠狠的骂娘,骂得他动气要来动手打我了,才撒开腿往回家的方向飞跑。

  在回家的途中,正好路过一片连在一起的甘蔗田,甘蔗田的总面积有三、四亩左右,当时的甘蔗尚未成熟,但高度也已经超过了一般的成人,钻进甘蔗田藏在甘蔗田的深处,只要不是弄出大的声响,外面的人怎么也不会察觉。我瞅了瞅四下无人,便迅速的跳下田坎,迅捷的钻了进去。

  然而钻进去容易钻出来就难了,茂密的甘蔗群好处是能够起到掩护的作用,可坏处却让我看不见外面的情况,当我在甘蔗田的深处饱食了一顿甘蔗小心翼翼的钻出来时,恰巧我们生产队的会计正从不远处过来,他看到了我,高声的叫我站住,我吓得一动也不敢动。他问我:你偷甘蔗了?我回答:我没有。

  说实话,我不是很害怕这位会计,毕竟是同村隔邻的,毕竟我们两家的关系平常还不错,但他的有一句话可把我吓了个半死,他说我要是偷甘蔗了,民兵就会来抓我,还说我要是偷了甘蔗,回家只有藏在床底下,民兵们才会找不到我。

  为什么“民兵要来抓我”会把我吓个半死?因为我是见证了民兵们的厉害的。我们一生产小队有一个老神经病,年龄七十多岁了,时常会发一些神经兮兮的言论。有一次那位老神经病在家里磨刀,边磨刀边喃喃自语,说是把刀磨快了要去杀一个人。他的喃喃自语被邻居听到,这事儿就传开了,于是大家纷纷猜测,这老神经病要去杀谁?一传十,十就传到了民兵那里,民兵们就把老神经病吊起来,逼问他为什么要杀人?那情那景我是见到了的,老神经病双手被反绑着,吊在他家的屋梁上,痛的一声一声的大喊哎哟!裤带松了,裤子掉下来了,屁股露在外面,那东西也漏在外面。

  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就变的格外的沉重,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回放的,全是老神经病被吊起来的那个画面,我会不会被民兵抓起来?会不会像老神经病那样被吊起来?不!我一定不能够让民兵找到我。

  回到家后,我一声不吭,赶紧偷偷摸摸地钻进床底下藏起来了。连吃晚饭的时候,祖母到处找我、叫我也不敢回应,在床底下也睡着了好几次。一直到天黑了好久以后,全家人在外面找不到我,就在家里面到处找,小姑是第一个找到我的,叫我出来,我不肯。气愤的祖母于是拿着一棍子往床底下乱捅,把我捅痛疼了,捅的我在床底下实在藏不下去了,这才被逼着无奈的爬出来。


二、一块西瓜皮,能够引发成一场斗殴

  捡西瓜皮,可谓七十年代的一道特色,也算是七十年代的一道风景吧。在七十年代的农村,每家每户都规定有养猪的任务,而那个年代,人都是吃不甚饱的,那有余粮多出来喂猪呢?因此西瓜皮就成了一道猪的粮食。

  我在捡西瓜皮的时候,都备有一个简易而实用的工具,一根一米左右长度的铁丝,在铁丝的底部打一个弯。因为铁丝底部有弯的原因,西瓜皮就不会掉下去,这样我就可以把西瓜皮一块一块的由铁丝的顶部往下串。

  每逢赶集的日子,我就手拿这根简易的制作工具,在集市上转悠。可西瓜皮也不是那么好捡的,似我这个同年龄段的儿童捡西瓜皮的大把,捡西瓜皮也就极有了竞争性和挑战性。很多的西瓜皮,看到了,也不一定能够捡得到,候着的人多着呢,就看谁的手脚更快。那个年代,买西瓜的极少一个一个的买,都是西瓜商把西瓜一小块一小块的切开,一分钱或两分钱的一块,我实在捡不到西瓜皮了,就围着卖西瓜的摊位守株待兔。若有人在西瓜摊位上买了西瓜,我就把目光聚焦在他手上的西瓜上。

  有些人被我盯的不好意思了,会三口两口的随便敷衍几口就把西瓜皮丢给我;有的人买了西瓜不吃,我就跟着他,直到他把西瓜吃掉把西瓜皮扔掉;有些人在啃完西瓜后会善意的把西瓜皮丢在我的脚下;而有些人,则会故意的把西瓜皮丢的老远老远,以示对我的反感。

  每一块西瓜皮都有每一块西瓜皮自己的故事,西瓜皮只有一块,可盯着这块西瓜皮的人却不只是仅我一个,因此在西瓜皮落地的那一刹那,大家都会蜂拥着去抢,于是抢到手者欣喜,可没抢到者则会急眼,指责抢到手者为什么要跟他抢,是他先看到的,是他一直先在这里等着守候着,口角之后,往往也会演化成一次斗殴。

  我既被别人抢先过,也抢先过别人。所以我也就有过主动的去挑战别人,和被动的迎接着别人挑战的经历。


三、摆摊做生意,最先赚得的却是一场好架

  连环画是我小时候最大的喜好,但凡有了钱,我第一件想到的事,就是去供销社的门市部购买连环画,在十岁以前,我拥有连环画的数量不低于50本。

  一次我向祖母讨钱,祖母给我出了一个主意,说我可以把我的连环画拿出去在市场上摆个地摊,他人每看一本我的连环画,我就收费一分钱,这样我就不仅能够自己赚钱了,也自己有钱了。

  祖母的主意不错,我立即就釆纳了。摆连环画的摊位很简单,只须一张不大不小的塑料纸,把连环画整齐的铺在地上的塑料纸上面,再往塑料纸的两边分别放上两张长条櫈,这个摊位就算是成立了。

  第一次摆摊做生意,我心惶惶又心戚戚,总是担心和害怕没有人看。然而让我大喜过望的是,当我把摊位铺开以后,很快就来了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男童,悠然自得的坐在我那预备的长条櫈上,问也不问我一声,拿起连环画就开看,短短的四五分钟之内,就连续看了好几本。那个男童在长条櫈上大约坐了二十分多分钟,看过的连环画达十多本。

  可就在我正欣喜如狂着,思考着在收摊后以如何样的方式去向祖母报喜的时候,那个男童忽然站起来了,放下连环画就走,弄得我目瞪口呆。待我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走出有十多米远了。看了我的连环画竟然不给钱就走?我当然不能罢休。我立马赶上去,揪着他要他给钱,把他往摊位上回拉。他死活不肯,于是我俩就开始干架,相互抱着在地上滚来滚去。这一架的时间干的好长好长,我们在地上翻滚来翻滚去,翻滚了无数个回合,任谁也劝不开,惊动了整个集市,也惊动了双方的家长。

  原来看我连环画的那个男童是山里人,太早失去了父亲,今天是随同他的祖母外出赶集,不识得我铺在地上那“一分钱看一本”的提醒。在双方的大人都赶到后,祖母怜那男童可怜,让我算了,我不干,我坚持要两分钱,但看了我连环画的男童以及他的祖母,连两分钱也舍不得给,最后在祖母给了我两分钱以后,这事才得以了结。

  所以我的第一次摆摊做生意,实际上赚得的,就只有那一场好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身在重庆,热skr人的七八月份带来的除了不敢出门的怂劲,还有日益萎靡的食欲(关键是还不瘦)。“空调WIFI西瓜”已...
    wx落雪飞花阅读 43评论 0 0
  • 失忆 || 梨落如风(西安) 这是第四本书。穿过桥和城市。他面前的蜘蛛网,在暮色中快要皲裂。像极了一张枯萎的...
    北方的海洋阅读 58评论 0 0
  • 我是个胖子,我想瘦下来,我了解科学的控制体重的方法,我知道应该每天进行一定量的有氧运动,每天摄入的卡路里应该低于消...
    龙荒阅读 282评论 1 2
  • 要想提升自己的形象,一定要让别人记住你的名字。怎么让别人对你的名字记忆深刻呢?例如:自我介绍,我叫黎振民。一定很少...
    民知顾饭阅读 861评论 0 9
  • 俗话说世界不是缺少美, 而是缺少一双发现的眼睛。 就像昨晚的老鼠, 有时是一只, 有时成群结队飞速蹿爬, 顺着哪怕...
    美目如当年阅读 500评论 10 14
  • 十四岁为了生活离了家 从此一个人天涯 顶着雨淋日晒逆着风沙 烈日粗糙了你年少的脸颊 岁月炼出了你针不透的茧疤 干最...
    青瓦盛月光阅读 74评论 0 0